乌克兰离国男子: ″我不是叛国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31.07.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乌克兰离国男子: "我不是叛国者”

自俄罗斯入侵战争爆发起,乌克兰政府禁止成年男性公民离境,只有少数例外。如果想逃避战争,乌克兰男子可以找到很多途径,比如网上平台,但其途径并不合法。

Grenzübergangsstelle Medyka zur Ukraine

乌克兰、波兰边境

(德国之声中文网)安东(假名)是一名商人。2月24日,他携带妻子和两个孩子驱车前往边境,试图躲避俄罗斯的侵略战争。一段平常只需几小时的旅程,几乎花了他们一整天时间。就在他们逃离途中,总统泽连斯基发布命令,禁止18至60岁男子离境。这样,只有妻子和孩子得以出境,进入欧盟。 

安东随即开始设法和家人团聚。他认为,"对家庭的责任优先"。他驱车前往与罗马尼亚接壤的一个村庄,准备渡过泰斯河( Theiß )。当时,他们有几个人,但遭当地住民告发,被抓住了。安东告诉说:"我们连河岸都没抵达。后来我听说,走私团伙通常以5000美元人头费把一批4人带到河边,告诉他们在哪儿过河。" 就在当地,安东被征召入伍;但在部队,没有适合他干的任务,于是,他回了家,设法再次出逃。 

社交网络  

出国禁令不适用于单亲、有3个以上孩子的人或残疾人。在国外大学就读的学生、人道主义援助运输工具司机、有国外永久居留权者亦免于禁令。 

不属于例外但仍想离境的男子则会寻求其它途径,例如,经由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一些人在外国大学注册,一些人找一份志愿者司机工作,也有人尝试徒步穿越绿色边界。 

社交网络上可找到相关开价和提示。Instagram平台 "Ausreise für alle"(大家出境)有超过1.4万名粉丝。在那里的私人聊天室,人们分享信息,介绍如何在10天内以980欧元的价格补办波兰或其它欧盟国家大学的入学手续,而且入学日期注明是在战争爆发前。 

安东也得以离国--通过朋友们办的一个慈善基金会。他告诉说:"基金会出面申请了出境许可。车子把我们带出了国,然后,满载人道主义援助物资返回乌克兰,但我留在了欧盟。" 有人称他这样的人是叛徒。安东就此表示:"我不害怕前线,如果没有孩子,我早就上去了。可我们有孩子,不能让妻子孤独一人把孩子拉扯大。"

Polen Przemysl | Ukrainische Flüchtlinge erreichen die Grenze zu Polen

波兰边防站检测入境乌克兰难民

人们对出境的兴趣显然极大:Telegram频道 "Legaler Umzug ins Ausland"(合法移居国外)有5.3万多追随者,其支持频道 "Hilfe an der Grenze"(边境帮助)的追随者超过2.8万。根据这些频道,花1500美元就可获得一份因健康原因而免于兵役的证书,或者,作为运送援助物资的货车司机离境。据称,经由这一途径,一天能有10人走出国门,付费2000美元。 

在Telegram上有据称经此成功离境者的帖子:"我作为援助者乘上车,一切都比我想象的更快、更容易";"感谢你们帮助了我的儿子,他现在意大利";"我到了保加利亚,非常感谢"。

德国之声致函其中一些用户,只有一个人回复,且写道:他不想 "冒任何风险,说任何话"。

乌克兰难民统计数  

据联合国统计,自2月24日以来,已有超过900万乌克兰人逃往国外。德国之声想从乌克兰边防机构了解,其中有多少是男子,尚未得到答复。3月1日,乌内政部报告说,约8万名适龄男子返国,其中大部分是在2月24日之后, "为了捍卫主权和领土完整"。 

迄今为止,波兰和德国接收难民最多。据华沙政府称,2月24日至6月7日,该国接收了360万乌克兰难民,其中有43.2万名18至60岁的男性。在德国,从2月底到6月19日,乌克兰难民登记数为86万7214名。根据联邦内政部3月份所作的一次调查结果,至当月,抵达德国的乌克兰难民中,48%是带有孩子的女性,14%是单身女子,7%是带孩子的男子,3%是单身男子。 

Ukraine-Krieg - Polen lange Autoschlangen

乌克兰开往乌波边境的车队

出境禁令引争议  

今年5月,敖德萨律师古米罗夫(Alexander Gumirov)启动一项请愿行动,要求解除对男性的出境禁令,同时招募志愿兵。几天内,就有2.5万人签名,因此,国家总统必须加以审查。泽连斯基对此作出强烈反应。他说,请愿书应该写给为国捐躯的军人们的父母。 

古米罗夫律师却认为,出境禁令毫无意义。他说:"若有人想捍卫他自由的、挚爱的祖国、他的家和家人,那就无需出境禁令;而若有人不想保卫自己的祖国,则这样的禁令毫无意义。"  

古米罗夫说,目前,许多男子找不到工作,既不能养家糊口,也不能向国家交税。此外,禁令还导致了腐败。作为一名律师,他每天都收到询问或有哪些 "空子 "可钻,以规避出境禁令,而所有这些"空子"都和贿赂相关。 

基辅律师布萨诺夫(Dmytro Busanov)指出,根据宪法,对公民离境权的限制只能经由立法,而这尚未发生。因此,他认为目前的禁令属于非法。他说,"我收到很多投诉,但人们不想提告。" 他称,他甚至认为,此事或可投诉欧洲人权法院。 

Alexander Gumirow | Anwalt aus Odessa

敖德萨律师古米罗夫(Alexander Gumirov)发起批评禁令的请愿活动

受同胞谴责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律师说,离境乌克兰男子常受到那些参战者的妻子们的谴责。她丈夫自愿上了前线。她说,她原则上支持古米罗夫律师发起的请愿行动,但请愿书在措辞上或有不妥之处:"它传达给人这样的信息:让我们都离开,让志愿者去战斗吧。这不公平。" 她强调指出,志愿者太少了。她和孩子目前在欧盟。她丈夫愿意为国服务,但也想看到孩子。因此,她要求允许士兵短期休假并出境。 

安东早已同妻子和孩子生活在了一个欧盟国家,学习语言、寻找工作。他不排除在乌克兰获胜后回国的可能性。他说,他是一个爱国者,"在和平时期,我一直说,乌克兰是最好的地方之一。我希望战争尽快结束。我给军队寄钱。现在我们远远离开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是叛国者。" 

“如果俄军再次进攻基辅 我一定会参加战斗”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