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到底有没有生物武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7.05.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乌克兰到底有没有生物武器?

自入侵乌克兰起,俄罗斯便一直指控基辅在美国授意下开发生物武器。德国也受到间接指控。对此,了解乌克兰实验室内情的专家们有何说法?

Virenalarm

生物武器——令人毛骨悚然的名词

(德国之声中文网)基辅是否在美国授意下秘密开发生物武器?这是俄罗斯用来为入侵乌克兰辩护而提出的指控之一。上月底,普京总统称,乌克兰是“西方生物实验室网络”的组成部分,是俄军进入该国所要消除的威胁之一。俄国防部称,已在乌克兰境内找到该国研制“有五角大楼直接参与的生物武器部件”的证据。基辅和华盛顿均予否认。  

自1975年以来,依据《禁止发展、生产和储存细菌(生物)武器国际公约》(BWC),生物武器在全球被禁。然而,专家们告诉德国之声,军事和民用研究之间的界限模糊,致使指控容易、辩驳困难。俄方指控涉及鼠疫、炭疽或白喉等病原体。  

英国化学和生物武器专家格思里( Richard Guthrie,)指出,此类指责在宣传方面并不罕见,因为,涉及生物武器,重在“心理效应”。他强调,这种武器的主要目的不是要让大量的人致病,而主要是为迫使人们离开某些地区,因为,出于对可能遭污染的担心,相关人员不再敢饮、食当地的水或食物。   

Niederlande Den Haag | Dr Richard Guthrie

英国生化武器专家格思里博士

为汉堡和平研究与安全政策研究所(ISFH)分析俄方指控的几位德国生物武器问题专家也表示,这是“假信息”,警告不要在民众中引发恐慌。 

杰雷米亚斯( Gunnar Jeremias )是其中之一。他指出,乌克兰确有若干生物实验室,得到美国、德国等国家的支持。不过,这些实验室并不从事秘密使命,而是“非常透明”。

华盛顿资助了什么   

曾参与在包括乌克兰在内的前苏联核查工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方核查员吉尔伯特( John Gilbert )表示,俄方“不是故意撒谎,就是有意歪曲事实。”吉尔伯特目前为华盛顿非政府组织——“军备控制与不扩散中心”工作。他指出,西方国家和乌克兰在相关领域确有合作,但只涉及民用。他解释说,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作为“以合作减少威胁计划”的一部分,美国政府一直同前苏联地区的一些生物实验室合作。该计划亦被称为纳恩-卢格法案( nunn-luger act ),其初衷是销毁前苏联遗留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其中一个目标是研究病原体和疾病的传播,他强调:“俄罗斯非常清楚这种合作的存在。”   

Milzbrand Anthrax Bacillus anthracis

显微镜下的炭疽杆菌

格思里指出,2005年以来,基辅和华盛顿之间的合作一直受到一项新协议规范。其背景是2001年在美国发生的炭疽袭击和2003年的第一次SARS疫情,此后,华盛顿扩大了与各国生物实验室的合作,实际上由美国国防部资助。 

德国合作研制生物武器?  

此间,俄外交官也指责德国在乌克兰开展“自己的生物武器计划”。这可能是指联邦外交部2013年推出的德国生物安全计划。该计划旨在“帮助控制生物安全风险”——特别是在非洲、中亚和东欧国家——应对“滥用生物病原体”或大流行瘟疫。  

应德国之声问询,德国国防部发言人指出,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位于慕尼黑的德国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自2016年以来一直与乌克兰哈尔科夫( Charkiw )兽医所合作,共同研究炭疽病、地中海热(布鲁氏菌病)、魏氏病(钩端螺旋体病)或非洲猪瘟的病原体发生情况。所有这些动物疾病亦可传给人类。 

联邦国防军微生物研究所所长韦尔费尔( Roman Wölfel )教授表示,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指责全属“凭空捏造”。他曾亲自到过乌克兰,完全了解哈尔科夫实验室。该实验室的研究对象是牛和猪等农场动物疾病。德方积极参与咨询服务和研究。他透露,他的研究所为乌方年轻专家们提供有关现代分子诊断法应用的培训。他解释说,联邦国防军研究人员参与一民用项目,是为传授能对疾病爆发作出快速反应的特殊技术。 

“种族武器”?  

russischer General Igor Kirillov

俄军将领基里洛夫

俄对乌的一项指控是,基辅正帮助华盛顿研制所谓的“种族武器”,即专用于特定族裔群体,如俄罗斯人的武器。俄罗斯核生化武器防护部队司令基里洛夫( Igor Kirillow )将军便有此说。专家们确信:这绝无可能,至少现在是这样。  

韦尔费尔教授表示,“现实情况是,不同人群之间的相似度远高于一般想象,尤其是种族群体。研发专门针对某些特定群体而不影响另一群体的武器是完全不现实的。”他指出,类似计划在南非种族隔离时期有过,但从未实施。英国专家格思里告诉说,自1970年代起便有关于种族武器的磋商,不过,目前,人类距离这一武器还“非常遥远”。 

邀请外国专家?   

格思里认为,莫斯科当局是利用乌克兰生物实验室问题做宣传,且“相当有效”。他指出,尽管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提出了有关问题,但并未援引《生物武器公约》第6条正式申诉。  

此前不久,莫斯科也对格鲁吉亚有过类似指责。美国政府在那里资助了第比利斯的卢加尔( Lugar)实验室。2018年,格鲁吉亚政府邀请国际专家视察该实验室,其中包括俄罗斯专家,但被莫斯科拒绝。视察结束后,一份专家报告指出,该实验室符合《生物武器公约》相关规定。专家们建议,乌克兰也可如此处理。不过在战争期间,这恐怕难以实施。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