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罗布泊核试验受害者奔走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6.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为罗布泊核试验受害者奔走

罗布泊核试验受害者至今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公正对待与赔偿,安尼瓦尔•托赫提始终为此奔走。他在日内瓦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组织的"东突厥斯坦、西藏、南蒙古:人权、民主、自由--中国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挑战"国际研讨会正在日内瓦召开。来自英国的安尼瓦尔·托赫提(Enver Tohti)博士在会上做了演讲,指出中国罗布泊地区核试验对当地居民生命健康造成重大损伤,受害居民至今没有得到中国政府的赔偿,呼吁国际社会予以关注。

安尼瓦尔·托赫提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安尼瓦尔•托赫提先生,你是怎样开始研究罗布泊核辐射问题研究的?

安尼瓦尔·托赫提:我是维吾尔人,出生在哈密,长在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现新疆医科大学第五附属医院)做了13年肿瘤外科医生。1994年,我留意到前来就医的癌症病人越来越多。经过调查,我发现除了汉族之外的当地民族,肿瘤发病率很高,高出全国平均水平35%,其中以淋巴癌、血癌、肺癌为主。这三种癌症都与核辐射有关。

Internationale Tagung zur Menschenrechtslage in China unter der neuen politischen Führung

安尼瓦尔·托赫提(Enver Tohti)博士

德国之声:你的资料从哪里得来?你是否对患者进行访问或跟踪调查?

安尼瓦尔·托赫提:我想办法弄到一些秘密材料,但我现在不能告诉你详情。我没有条件进行当面访问和跟踪调查,我对患者的档案进行了统计和研究,发现患者大多是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周边的居民,或者曾经在那里工作。然后我跟内地的相关数据进行比较,比如中国人口最多(大约1亿人)的省份河南省肿瘤医院的床位数为800个,而只有2千万人口的新疆同级医院的床位数多达2000个,是中国最大的省级肿瘤医院。

德国之声:为什么汉人的患病率更低?

安尼瓦尔·托赫提:因为他们来得晚。从1964年到1996年,中国在罗布泊进行了至少40多次核试验。根据我的调查,1970年以前到新疆的汉人,发病率和当地民族一样,高于全国平均数35%;1970-1980年来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5%;1980-1990年来的,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5%;1990年以后来的,就和全国一样了。

德国之声:有没有其他研究佐证你的结论?

安尼瓦尔·托赫提: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只有日本有相关研究。有一位叫高田纯的日本学者,研究了苏联建在哈萨克斯坦的实验室记录,推算出直接死于罗布泊核试验的人数为19万,间接死亡者100多万。他写了《中国核试验》一书,有日文版和英文版出版。

德国之声:你向媒体披露了你的研究?

安尼瓦尔·托赫提:1997年我在土耳其学习语言,有两个英国记者找我谈新疆的医疗健康问题,我向他们透露了这个情况,他们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决定拍一部纪录片。随后,我陪同4名英国记者回到中国,花了40多天进行采访拍摄。1998年10月9日,当时的英国首相布莱尔访问中国的第二天,英国电视四台(Channel Four)播放了这部纪录片(《魂断丝绸之路》(Death on the Silk Road))。

Internationale Tagung zur Menschenrechtslage in China unter der neuen politischen Führung

"东突厥斯坦、西藏、南蒙古:人权、民主、自由--中国新一代领导人面临的挑战"国际研讨会在日内瓦召开

德国之声:中国官方对于你的研究有过正式的回应吗?

安尼瓦尔·托赫提:没有。但是截至2009年,中国国务院专门针对参与核试验部队的退伍军人发布了16个文件,进行了特别的赔偿(中国政府称之为"补贴"),这就变相承认了核辐射的危害。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给当地老百姓予以赔偿呢?癌症化疗费用十分昂贵,而当地居民的收入很低,患者家庭往往陷入困境。

德国之声:你离开中国跟这个有关吗?

安尼瓦尔·托赫提:纪录片播放之后,我就知道我回不去了。在土耳其呆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到了英国。我被迫与家人分离,直到9年之后,才见到我的女儿。现在我是英国一名公共汽车司机。

德国之声:在工作之余,你仍然为此事奔走?

安尼瓦尔·托赫提:是的,我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呼吁,希望得到国际社会关注,让罗布泊核辐射的受害者得到公正的对待和赔偿。

采访:张平

责编:谢菲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