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红不择手段?德国博主编造犹太家族史被揭穿 | 文化经纬 | DW | 07.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为红不择手段?德国博主编造犹太家族史被揭穿

一个犹太家族受害史,其中22人列入亚德瓦谢姆(Yad Vashem)大屠杀纪念馆“名字堂”申请名单——多年来,德国博主、历史学家玛丽·索菲·兴斯特(Marie Sophie Hingst)借此招摇撞骗,沽名钓誉。如今真相大白:她提供的家族故事多属子虚乌有。

Reiseland Israel (picture-alliance/Dumont/E. Wirba)

Yad Vash大屠杀受害者“名字堂”

(德国之声中文网)"亚德瓦谢姆的一项使命是,在以色列汇集献出了生命、抵抗纳粹敌人及其帮凶的所有犹太人的史料,他们的名字及对他们的纪念应传诸永远。……"这句话赫然印在以色列纪念大屠杀罹难者的中央纪念馆--亚德瓦谢姆纪念申请表的最上端。

每个人都可以在线下载申请表,填完后用邮寄或网信方式发往以色列。表中须填的栏目包括姓名、居住地及职业,其目的是,保持记忆文化,至少还给约600万大屠杀遇难者中的部分人以真实身份。

2013年9月8日,来自德国的兴斯特女士也填了该表。只不过,她未据实填写。比如,这位生活在爱尔兰的有博士头衔的历史学家称,她家族中的大多数成员死于大屠杀。她共填写了22份亚德瓦谢姆"名字堂"申请表,要求将22个家庭成员的名字刻在名字堂壁上。

根据最新一期新闻杂志《明镜》的一篇报道,这个犹太家庭的故事全属臆造。

《明镜》周刊在斯特拉尔松德(Stralsund)市档案馆的调查结果显示,兴斯特出生于一个福音教家庭,其祖父是一名福音教牧师,并非如她所说曾被送入奥斯维辛集中营。

《明镜》报道说,其他21名所谓的大屠杀遇难者也未在任何一份文档中留下蛛丝马迹。

然而,谎言既出,兴斯特一发不可收,更通过各种途径传播自己编织的这一家族罹难史:在犹太人社区所作的报告中、在自己的博客"Read on my dear, read on"上(通常有近24万访客,或许因为遇上了麻烦目前无法打开)、在与同行的对话中。

出人头地是动机?

她对《明镜》说,在都柏林的头几年让她颇感艰难:几乎无人相知,处于孤独状态。就在那时,她开始发表博客,由此建起了某种形式的"替代性家乡";同时,作为所称的大屠杀罹难者的后嗣,比起其他"德国佬"来更让人感兴趣。

Marie Sophie Hingst soll Biografie vorgetäuscht haben (OBS/Die Goldenen Blogger/H. Andree)

凭借编造的故事,兴斯特2017年获得年度最佳博主

通过其作品、讲述假造的犹太先人们的惨痛经历,兴斯特广受认可与尊敬。2017年,她被评为"年度最佳博主"。翌年,在《金融时报》主办的散文征文竞赛中,她获得"欧洲未来奖"。兴斯特女士在授奖致辞中也讲到了她自编的犹太家庭,并将该家庭的历史与如今在欧洲海滩落难的难民的命运相类比。她的致辞引来雷动掌声。

唯一佐证

2017年授予兴斯特"本年度博主奖"的"金色博主"团队推文通报说,在有人提出指责后,曾恳请获奖人表态,澄清事实。一名亚德瓦谢姆发言人上周日(6月2日)对德新社表示,已将兴斯特填写的纪念申请表教由专家做进一步审定。

他还指出,一般情况下,填写后的纪念申请表格本身就是某位大屠杀罹难者存在的唯一证据,收到表格后,只做泛泛审查,确定一些基本信息,比如生平、地理数据。他表示,原则上,纪念馆方面相信,申请表的填写人态度诚实,毕竟,填写人对所呈交的表格内容的真实性负最终责任。这位发言人承认,"这一程序不是百分之百可靠……"。

Gefälschte Holocaust-Autobiografie Überleben unter Wölfen Misha Defonseca (Getty Images/AFP/O. Laban-Mattei)

伪造的自传《与狼为伴》

"文学创作"

兴斯特本人对丑闻曝光的反应令人大跌眼镜。通过其律师,她告知《明镜》:她的博客文字"在很大程度上是艺术自由之产物","这些文字乃是文学,并非新闻或历史记述",此外,她"在与真实生活数据有关的文字的框架内,未在任何时候传播过有关其家族史的不实之词"。她说,她虽将一份"出自祖母遗物的22人名单"交给了亚德瓦辛姆,但自己没有考证过。

无论是出于金钱理由还是为引人重视,试图从二次大战期间犹太人惨绝人寰的受难经历中获益,兴斯特绝非唯一事例。

例如,长年担任石荷州平内贝格(Pinneberg)犹太社群主席的赛博特(Wolfgang Seibert)同样也臆造了自己的犹太血统:虽然他的养父母是犹太人,但生身父母并不是。相关丑闻去年年底爆光。

例如,比利时人瓦埃勒(Monique de Wael)。1997年,她化名德芳塞卡(Misha Defonseca)出了一本书,取名《与狼为伴》(Surviving with Wolves),讲述一名8岁犹太少女穿越比利时、德国和波兰一路逃难、遭遇狼群、终被狼群接受的经历。而这一经历也是编造的产物。最后,作者本人被判罚2250万美元,付给她的出版社。或许,瓦埃勒曾设想此书能给自己带来物质上的好处。

与赛博特和德芳塞卡不同,兴斯特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行骗。但这三人都欺骗了公众,都证明了他们对记忆文化缺乏尊敬,都嘲弄了大屠杀的遇难人。

观看视频 01:35

纳粹时期勇敢的德国影星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