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约旦河西岸的局势也突然恶化?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为何约旦河西岸的局势也突然恶化?

新一轮中东冲突也延烧至约旦河西岸。在那里,示威活动的矛头不仅指向以色列,也开始指向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的领导人。

Westjordanland West Bank | Nahostkonflikt | Demonstranten

周五在希伯伦(图),巴勒斯坦示威者与以色列安保人员也发生了冲突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过去较长的一段时间里,约旦河西岸相对平静:这次的新冲突开始于东耶路撒冷。在那里的谢赫杰拉(Sheikh Jarrah)城区,以色列扩建犹太人定居点,巴勒斯坦家庭被要求搬离。这成为本次冲突的导火索。伊斯兰恐怖组织哈马斯随即从加沙地区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以色列空军也对巴勒斯坦方面进行轰炸。在以色列核心地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的犹太人发生了激烈冲突。德国阿登纳基金会(KAS)在约旦河西岸办公室的负责人霍夫纳(Steven Höfner)说:"此前,(约旦河西岸的)拉马拉的感觉就像置身事外的观察员一样."

这一切在上周五(5月14日)发生了变化。周五祷告活动结束后,约旦河西岸多地爆发暴力示威,其中包括拉马拉(也译作拉姆安拉)、希伯伦、纳布卢斯和杰宁附近。巴勒斯坦示威者使用了燃烧物和弹弓等,以色列安全部队动用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实弹。据巴勒斯坦卫生部门通报,当天有10名巴勒斯坦示威者丧生,大约150人受伤。

Westjordanland West Bank | Nahostkonflikt | Demonstranten

5月14日,在约旦河西岸的拉马拉(也译作拉姆安拉)也发生了示威和激烈冲突

观察人士表示,这次是 "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以来最严重的冲突。"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于2000年开始,延续了五年,造成约1000名以色列人和约3500巴勒斯坦人丧生。

法塔赫不希望冲突升级

在约旦河西岸,掌权的是法塔赫,该政党隶属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而法塔赫在许多地区与以色列进行合作,也有自己的国际关系网络。对于外界而言,其领导人阿巴斯(Mahmud Abbas)是最主要的巴勒斯坦外交窗口。周六(5月15日),美国总统拜登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以及阿巴斯通了电话。

Mahmud Abbas ist seit 2009 ohne demokratische Legitimation an der Macht

阿巴斯(图)自2009年以来一直在没有民主合法性的基础上执政

阿巴斯曾多次推迟选举,这让他十多年以来一直在没有民主选举的基础上执政。这次因为东耶路撒冷冲突,阿巴斯再次临时取消了原定于5月22日举行的选举。法塔赫也面临着威胁:根据调查,如果选举,哈马斯的胜算并不小。被欧盟、美国等多方确定为恐怖组织的哈马斯,否认以色列的存在权,并于2007年以来主导加沙地带。

不过德国阿登纳基金会的霍夫纳表示,应该不会出现哈马斯占绝对多数、约旦河西岸发生权力更迭的情况,而法塔赫主要受到内部分裂的威胁,三个内部派别会分散选票。

约旦河西岸的安全局势也进一步给法塔赫带来负面影响。"自加沙地带等地的冲突升级以来,支持哈马斯的声音越来越多--主要是声援哈马斯,站起来、拿起武器反抗以色列的政策。在约旦河西岸,这种看法也越来越受欢迎",霍夫纳说。对于法塔赫而言,可能存在这种危险,"示威的矛头不仅指向以色列,也指向其自己的领导人",因此法塔赫的领导层会试图控制示威活动的规模,并继续与以色列进行安全合作。

经济增长缓慢

尽管约旦河西岸的生活水平高于加沙地带,但是在法塔赫的领导下,这些年的经济进展不大。在2018年时任特朗普政府削减了对巴勒斯坦的援助金后,情况更迅速恶化。今年1月上任的新总统拜登希望恢复援助金。目前,该地区的经济仍严重依赖以色列。

距离实现真正的巴勒斯坦自治,约旦河西岸还有很长的路也要走。尽管早在1995年签署的《奥斯陆2号协议》已经确立自治权,但这只适用于西岸的部分地区。61%的地区都被划为"C区",在这些地区以色列对安全和行政事务拥有完全的控制权。这不仅包括检查站、道路和犹太人定居点,还包括几乎整个约旦河谷。对于以色列而言,约旦河谷在地缘政治上具有重要意义。

以色列非政府组织"被占领领土人权信息中心"(B'Tselem)在其网站上写道:"对于巴勒斯坦人而言,在C区……获得建筑许可证的机会微乎其微。"与此同时,近几年来,经常有信奉正统犹太教和民族主义的犹太定居者涌入。

Schon als Abbas Ende April die Wahlen absagte, kam es in Ramallah zu Protesten mit vielen jungen Teilnehmenden

早在阿巴斯4月底宣布取消选举时,就有很多沮丧的年轻人走上街头

失望的年轻人

年轻一代尤其对现状感到沮丧。霍夫纳表示,目前的一个示威群体是"年轻的巴勒斯坦人,他们对法塔赫的政治领导感到非常失望,因为他们看不到实现独立、改善生活条件的战略和愿景。"因为选举已经被推迟了数次,即便是约旦河西岸33岁的成年人,也还从未有机会在大选中投票。

霍夫纳表示,年轻人群与现行政治已经 "完全脱钩",年轻人主要活跃在Facebook上,像TikTok、Instagram这样的平台也越来越受欢迎。然而,法塔赫的领导层,尤其是年长一辈的精英阶层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并没怎么参与到这些平台上来。他们一如既往地通过公开的新闻声明、喉舌媒体的报道进行宣传,接触不到年轻人群。

与此同时,哈马斯则活跃于社交媒体上,在那里,关于巴以冲突恶化的内容也迅速蔓延。社交媒体上的大量帖子是否会引发约旦河西岸发生进一步冲突,目前无人知晓,但霍夫纳表示,可以确定的是, "冲突持续的时间越长,哈马斯就越强大,因为法塔赫本身没有应对的战略,也没有给出其他解决冲突的选项。"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