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国学生数理化拔尖 合作表现却平平? | 文化经纬 | DW | 23.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为何中国学生数理化拔尖 合作表现却平平?

在经合组织(OECD)的PISA研究中,中国学生在数学和科学方面名列前茅。不过在最新的 “合作解决问题”评估中,中国学生则位居中游。PISA负责人施莱夏观察到,在中国学校竞争的气氛要浓厚得多。

德国之声:PISA最新的"合作解决问题"国际学生评估报告中,中国学生在52个国家中位列第26位。过去,在数学和科学方面,中国学生位居前列。为什么有这样的差别呢?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单从数据很难看出原因。但比较中国与日本,两国学生在学术技能方面都很好,但日本学生在合作解决问题方面表现格外优异,中国学生则不同。那我们看看教育体制方面,在日本,以合作的方式学习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在设计教学方法时,总是很强调学生相互合作,较强的学生帮助较弱的学生。在课程设置方面,有时候是跨学科的。而一天的课上完,老师和同学一起打扫教室。所以,人人都有参与。而在中国,学习过程中,竞争的色彩要浓厚得多。比如,在体育课方面,日本较为重视团队运动项目,中国则以个人运动项目为主。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解释,但可以作为一种假设。

德国之声:为什么PISA将"合作解决问题"单独列出来进行评估呢?为什么对于学生而言,这也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能力?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您知道世界的确改变了。社会合作技能已经非常重要。在工业国家,对于员工社会技能的要求越发重要。在现代的工作环境中,您需要与和您的想法不同的人合作。所以合作已成为一个人成功很重要的部分。所以我们希望在PISA研究中把合作能力包括在内。尽管研究才刚起步,但向各教育体制发出一个信号,这很重要。不能错误地认为,学术能力强的学生,合作能力也一样强。对于合作的学习,必须予以专门的重视。

延伸阅读:PISA国际学生测试 团队精神哪国强?

OECD-Bildungsdirektor Andreas Schleicher (picture-alliance/APA/picturedesk.com/H. Neubauer)

PISA负责人施莱夏

德国之声:您觉得中国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改善?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首先,我觉得PISA研究中调查的中国四个省市(编者注:北京、上海、江苏、广东)在学术能力方面表现很好,在社会能力方面也不错。我并不认为存在很大的问题。但我觉得,可以在某些方面进行思考。比如,在课程设计方面,更多以合作为中心,让学生发挥更大的主动性,来决定如何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让学生与老师也有更多的互动。研究显示的不单是学生的合作技能,还有学生在团队合作中、在与他人的关系中重视哪些价值。比方说,在中国,女孩子比男孩子在合作方面的得分更高。--在多数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教育者和家长都可以发挥作用。体育课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学生学习对自己和他人承担责任。在团队运动项目中,让人人都能参与。

德国之声:除了体育课,还有没有其它具体的例子?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比如说,即便在科学课上,如果学生有更多的机会提问、表达自己的观点、与他人讨论、动手做实验,更主动地学习,那么他们对于团队合作、对于人际关系的态度更积极,而这种态度塑造了他们的社会能力。所以,不单是在体育课上,实际上所有的学科都可以设计得更有合作的氛围。日本的例子证明,社会技能并不会削弱个人的学术能力,而是相得益彰。

您想看看PISA对合作技能评估的样题吗?(外部链接,英语)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让课堂有更多的互动,而不是简单的老师讲、学生听的被动学习模式……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没错。如何合作是可以学习的,正如同我们学习科学知识一样。需要提供机会,让学生来互动、讨论、与老师交流。老师可以鼓励学生相互帮助,共同参与一个项目,以如何解决一个问题为中心让学生展开团队合作。

德国之声:中国一直比较强调集体主义,看来这与合作学习存在差异,您怎么看?

施莱夏(Andreas Schleicher):我对中国教育的经验是有限的,但我所访问过的中国学校,我觉得竞争性都相当强,经常是注重个人成功,以此为中心。我不觉得集体成就在那里所扮演的角色,与在比如日本、新加坡或一些欧洲国家一样重要。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外部链接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