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同伊朗继续谈判?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为什么要同伊朗继续谈判?

同伊朗的核计划谈判已持续了近10年。其间,战争恫吓没有间断,制裁手段更是一波接着一波,但这一切却不见成效。人们要问,为什么还要继续谈判?

Bildbeschreibung: Sergei Lawroe, russische Aussenminister spricht in Tehran mit saaid Jalili, Sektäter der höchste iranische nationalen Zicherheitsrat über das Atomprogramm. Stichwörter: Iran, Land und Leute, KW24 /12, Lawrow, Jalili, Politik, Atom Quelle: IRNA Lizenz: Frei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德黑兰会晤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长贾利利

同伊朗核谈判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核心问题是浓缩铀:伊朗声称,浓缩铀旨在民用;而许多国家则猜测,伊朗实际上是在提炼核武器使用的铀。负责调查这一事实的组织是国际原子能机构,然而他们在伊朗境内的调查工作却不断受到阻碍。

所谓的5+1小组(即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加上德国)同伊朗进行谈判。这个小组提出的要求是,伊朗政府应允许广泛的调查与监督并停止将铀提炼到20%的浓度。这一议题是周一(6月18日)和周二两天在莫斯科举行的谈判的核心内容。

Herman Nackaerts (R), head of a delega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 arrives from Iran next to delegates Raphael Grossi (L) and Laura Rockwook at the airport in Vienna February 22, 2012. The U.N. nuclear watchdog said on Wednesday it had failed to secure an agreement with Iran during talks over disputed atomic activities and that the Islamic Republic had rejected a request to visit a military site. The team from the IAEA had hoped to inspect a site at Parchin, southeast of the capital Tehran, where the agency believes there is a containment chamber to test explosives, suggesting possible weapon development. Iran has denied the charge that it is developing nuclear weapons. REUTERS/Herwig Prammer (AUSTRIA - Tags: POLITICS)

2012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一个调查小组未被允许察看德黑兰附近一个军属设施

人们对这次会谈应报以怎样的期待?

期待不要过高。经过一年多的中断后,今年5月底在巴格达举行了新一轮谈判,但却没有谈出任何结果。德国政府也不认为莫斯科谈判会带来突破。德国外交部一名发言人说,"巴格达是实质性谈判的开始,接下来在莫斯科应迈出能够经受考验、并建立信任的步骤。"

为什么达不成一致?

可能的一个答案是:因为这一议题太过复杂。柏林自由大学的政治学者图什霍夫(Christian Tuschhoff)说,"《核不扩散条约》的含义本身就很复杂",因为这个条约虽然禁止军事领域开发核能,却允许和在民事领域和平利用核能。尤其在浓缩铀方面进行两者的界定难度很高。

另一个问题是,伊朗义无反顾地开发核武器。虽然,伊朗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而该条约明文禁止军用核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不在研究核武器。"图什霍夫说,"如果退出这一条约,才更难掩饰核武活动。"

FILE- In this April 8, 2008, file photo released by the Iranian President's Office, Iranian President Mahmoud Ahmadinejad, center, listens to a technician during his visit of the Natanz Uranium Enrichment Facility some 200 miles (322 kilometers) south of the capital Tehran, Iran. Iran said Wednesday, Feb. 15, 2012 it is dramatically closer to mastering the production of nuclear fuel even as the U.S. weighs tougher pressures and Tehran's suspected shadow war with Israel brings probes far beyond the Middle East. (Foto:Iranian Presidents office, File/AP/dapd)

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在听取浓缩铀汇报

存在着伊朗研制核武器的证据吗?

没有证据。但浓缩铀本身便是值得怀疑的。位于汉堡的和平研究所所长布罗茨卡( Michael Brzoska)分析认为,"对伊朗而言,为民用核能计划而自己浓缩铀,是毫无意义的。"国际原子能机构2011年11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有迹象显示"存在着开发核弹头的活动"。而伊朗的做法也加深了人们的不信任,因为浓缩铀行动一直没有公开。目前,国际原子能组织的检查员不能前往帕尔欣(Parchin),也就是人们猜测可能进行核弹试验的地方。卫星照片显示,最近一段时间来,那里一些房屋被拆除,而这更让人升起企图毁掉证据的疑心。

为什么伊朗非要研制核武器不可?

"一个原因是对美国的恐惧",布罗茨卡这样认为。"人们从伊拉克的例子看到,当美国不喜欢一个政府时,它也会采取干预手段。"此外,伊朗周边都是一些核武国家:俄罗斯、以色列、巴基斯坦、印度,还有美国常驻海湾的第5舰队。

双方都做出妥协是可能的吗?

布罗茨卡相信,通过谈判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当然这里西方要向伊朗作出更大让步。"可以同伊朗签署一个内容广泛的监督协定,允许伊朗将铀提炼至19.8%。"虽然这样的话,伊朗能够在一年之内造出自己的核武器,但这个过程是瞒不住的。"在双方的眼里,这都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解决方案,但在目前的利益格局中,却是一个最佳的办法。"

ARCHIV - Iranische Kampfflugzeuge bei einer Militärparade am 22.09.2009 in Teheran. Angesichts israelischer Angriffsdrohungen haben die iranischen Streitkräfte am Montag (20.02.2012) ein viertägiges Manöver zur Verteidigung von Atomanlagen begonnen. Die Führung in Teheran hat wiederholt mit massiven Vergeltungsangriffen gedroht, sollten die Israelis die Atomanlagen angreifen. Die iranischen Raketen könnten jeden Winkel Israels erreichen, hieß es. Foto: ABEDIN TAHERKENAREH dpa +++(c) dpa - Bildfunk+++

伊朗空军演习保卫核设施

中东问题专家里德尔(Bruce Riedel)也持这一观点。这位美国前中情局成员说,人们最多可以说服伊朗领导层,能够具备制造核弹的能力,但放弃核试验以及制造核弹。他说,"如果我们失败了,也应该知道,这并不就是世界末日"。"我们曾经历过斯大林领导的核大国苏联以及毛泽东领导下的核大国中国,如果必要的话,我们也能同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朗共存。"不过,在以色列,许多人却不这么看。他们担心伊朗的核计划导致新的大屠杀。

会爆发战争吗?

多年来,美国不断强调不排除军事打击的可能性,但外交解决的方案仍然是主导方针。今年春季,以色列政府多次发出信号,正在筹划军事打击伊朗核试验基地的准备。但以色列空军是否具备了空中制胜的能力,各方专家看法不一。但在一点上,人们取得了一致,即军事打击最多只能延缓伊朗实施核计划,而它的后果却难以逆料。积极的预测是,平民伤亡有限,伊朗放弃反击;负面的预测则是战争蔓延至整个地区。但外界并没有把握确信,以色列的军事打击说法是当真的。也许,以色列是想让国际社会向伊朗施加更大的压力。

作者:Dennis Stute 编译:李鱼

责编:叶宣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