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驱逐叙利亚难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8.04.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丹麦驱逐叙利亚难民  

让寻求庇护者数字归零:这是丹麦政府的目标。新近以来,丹麦敦促境内难民尽快离境,甚至要让叙利亚难民重返该国,理由是大马士革是安全的。此举招致批评。

Dänemark Schülerin Aya Abo Daher

中学校长斯托克霍尔姆(Henrik Vestergaard Stokholm)致力于让学生达赫(Aya Abo Daher)能在丹麦留下来

(德国之声中文网)达赫新近刚拿到写有自己名字的毕业帽。再过个月,六月底,她就要和朋友们一起去丹麦尼堡参加毕业庆典了。可是,4月的一个周末,她收到一封当局的电子信。此信改变了一切。信上的话大意是:"你的居住证将不会延长"。20岁的告诉说:"我很伤心,恍如陌生人,好像我在丹麦的一切都被夺走了。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因为我睡不着,一个女友半夜开车把我送回了家。"而的父母也得到了同样的消息——和其他许多来自大马士革周边地区的叙利亚难民一样。     

"大马士革没有战斗不意味着这个城市安全"  

 自丹麦有关部门去夏将叙利亚首都重新定义为安全地区以来,来自该地区的几百名叙利亚人的居留证已被取消或不再延期。丹麦难民援助会(DRC)秘书长斯伦特(Charlotte Slente)批评道:"尽管战争既未结束,也未被遗忘,但丹麦当局认为,大马士革的条件已经够好,可以把叙利亚难民送回那里"。她指出,丹麦是唯一这样做的欧洲国家。        

  

Dänemark Charlotte Slente

丹麦难民援助会秘书长斯伦特表示,丹麦政府的决定不负责任  

斯伦特认为,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决定。她强调,逃离后返国的叙利亚人将承受 "残酷袭击和迫害的风险。大马士革未发生战斗的事实,并不意味着该市对返回的难民来说就是安全之地"。哥本哈根政府的难民政策不只在丹麦难民援助会或大赦国际等人权组织那里引起不解。   

丹麦与叙利亚合作关系  

 与弗雷德里克森首相的社会民主党少数派政府在许多领域合作的议会左翼政党也抗议这一政策。左翼自由党(Radikale Venstre)融入事务发言人赫加德(Kristian Hegaard)表示,驱逐像达赫这样的女生的决定 "冷酷而毫无意义"。他在脸书上质问:"丹麦怎么能认为叙利亚是一个安全国度?"他指出,正"由于局势不安全,丹麦关闭了自己在那里的大使馆"。 

左翼政党的一个论点:丹麦不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合作,所以,眼下本就无法实施驱逐。正因此,不再拥有居留许可以及不愿离开丹麦的叙利亚人,先会被送入所谓的出境中心。  

校长认为达赫处境危险   

政治家赫加德指出,"要等叙利亚情况改变,他们在这里可能要呆好多年,人都会变得不正常," 他表示,因此,应让他们做出贡献,工作,接受教育。这对丹麦的好处更大他批评说,融入事务大臣特斯法耶(Mattias Tesfaye轻信有关部门的评估,不会女生达赫破例。    

Dänemark Integrationsminister Mattias Tesfaye

丹麦融入事务大臣特斯法耶(Mattias Tesfaye)

达赫所在的那所丹麦中学的同学们发表公开信,呼吁特斯法耶大臣不要遣送这个说一口流利丹麦语并希望回馈丹麦社会的女孩。然而,同学们的要求对特斯法耶大臣未产生任何效果。他在丹麦媒体上表示,他相信有关部门的评估,不会因为某人在电视上出镜就破例。     

校长斯托克霍尔姆也很快加入了声援自己学生的斗争行列。他指出,达赫是一个 "渴求知识、勤奋好学"、目标明确的女孩。他担心,20岁的达赫如果回国就会有危险。他指出,因将被征召到阿萨德军队,女孩的两个兄弟比家庭其他成员早一年逃到丹麦,享有更多的保护地位,目前没有被驱逐出境的威胁。 

Dänemark Nyborg

对于达赫来说,尼堡(Nyborg)就是新家

达赫说,"我们在这里共同建起了生活,驱逐出境会让我们的家庭再次支离破碎。" 她强调,没有什么能吸引她回大马士革:"我来自那里,但我在那里有过太多不好的经历,那里对我来说已无安全可言。如果我现在回去,阿萨德还在那里。当局怎么能把我送回一个它们知道对我来说很危险的地方呢?"  

"丹麦树立了一个可悲的榜样"    

斯托克霍尔姆校长告知:两兄弟逃亡后,仍在叙利亚的达赫一直受到盘问,要她说出两兄弟的行踪,发放口粮时,她和父母被告知要等兄弟们回来才能领取。他指出,达赫也参加过示威活动。他称,迄今,欧洲还没有哪个国家想到要把达赫这样的人遣送回叙利亚:"在这里,丹麦真是树立了一个可悲的榜样。"    

 外国人法中关于总体加快驱逐难民速度规定的基础是2019年出台的法律修正案。在此,社会民主党与右翼民粹主义者一起,同意了前政府关于只签发有期居留许可证的计划。根据该计划,只要难民母国情况允许,其居留证就被撤销或不再延长。    

政府不想看到寻求庇护者   
Dänemark Premierministerin Mette Frederiksen

弗雷德里克森首相要遣回来自大马士革地区的叙利亚人 

 

在社会政策上,现任首相弗雷德里克森偏左,但在移民和庇护政策上却相当右。她的长期目标是,不再有任何寻求庇护者进入丹麦。为此,哥本哈根政府向自愿离开丹麦的难民提供资金。当局极力劝阻难民——使用严厉言辞——不要在丹麦寻求庇护。  

害怕被驱逐出境的同时,达赫希望至少还能在今年夏天和同学们一起庆祝高中毕业。她说,"我一定要完成学业,因为,我做梦都想当牙医。" 她已就遣送通知书提诉。" 斯托克霍尔姆校长说:可能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做出决定,"我希望她能在6月份时,戴上毕业生帽"。 

观看视频 02:49

战火下的孩子们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