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防長6月有望會談?雙方不同調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05.202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美防長6月有望會談?雙方不同調

中美關係難回溫,據報美方有意促成兩國防長6月在新加坡會面,卻被中方回應「可能性很低」。專家指,中國若再婉拒美方邀約,恐使周遭國家不安;而美國態度如此積極,也可能失去外交優勢。為什麼?

美國近期多次欲與中國重啟溝通未果(資料照)

美國近期多次欲與中國重啟溝通未果(資料照)

(德國之聲中文網)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希望6月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對話會」(The Shangri-La Dialogue)上,會見中國新任國防部長李尚福。英國《金融時報》週四(5月11日)報導,中方表示,由於美國對該部長實施制裁,兩國防長舉行會晤的可能性很低。這是美中高層試圖展開對話以來所遇上的最新障礙

2018年,時任將軍的李尚福尚未擔任中國國防部長,並因協助中國進口俄羅斯武器而遭美國制裁。時至今日,美方表示該制裁並不阻礙奧斯汀在第三國與李尚福會面,但一些匿名知情人士告訴《金融時報》,拜登政府並無意取消制裁,而要中國在此情況下同意舉行會談,幾乎是不可能的。

白宮並未回應《金融時報》的置評請求。

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4月曾赴莫斯科與俄國防長會談

中國國防部長李尚福4月曾赴莫斯科與俄國防長會談

「香格里拉對話會」是由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運營的年度安全論壇,經常成為美中國防官員會面的場所。奧斯汀去年即在同場論壇上,與中國前任防長魏鳳和進行了雙邊會談

倘若北京接受此次會談提議,這將是中美關係因2月偵查氣球事件而跌落冰點以來,雙方最高級別的面對面會談。

氣球事件後,奧斯汀及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將軍(General Mark Milley)曾多次請求與中國的對應官員通話,均遭中方拒絕;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hony Blinken)、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等高層的訪中計畫,也被迫取消或推遲。拜登一再呼籲中美關係需要緩和,也都被中方駁斥「沒有誠意」,各界殷切期盼的美中元首通話,也遲未實現。

對此,五角大廈表示美方希望「與中國國防部長等中國軍方領導人,保持開放的溝通管道」,但「決定無視、拒絕或取消美國多項高層溝通請求的,是中國」。

中國駐美國大使館則表示,兩國正在進行「必要的溝通」。該使館發言人劉鵬宇補充,中美「不應為溝通而溝通」,呼籲「美方拿出誠意……以實際行動創造溝通所需的條件和氛圍」,才能助中美關係「重回正軌」。

然而,能否促成這場正在研擬中的會談,對中美雙方來說都成了騎虎難下的尷尬局面。

美國防長奧斯汀(資料照)

美國防長奧斯汀(資料照)

中國拒會談恐使週邊國家不安

《金融時報》報導,美國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的中國問題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稱,美中競爭激烈,加之兩國高層缺乏對話,令東南亞國家感到越來越不安,倘若奧斯汀和李尚福各自出席了「香格里拉對話會」、兩人卻沒有舉行會談,這些國家將會非常「震驚」(shocked)。

葛來儀說:「問題是,他們是會責怪美國,還是中國?我的感覺是,該地區的多數國家都明白,美方一直在尋求與中方接觸,卻遭到阻撓。」

美國CSIS智庫的中國問題專家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則認為,這場爭端顯示,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能否穩定,取決於「雙方的政治互動」。他說:「北京不與美國會面越久,歐亞就會有越多國家覺得中國冥頑不靈」。

美國顯得太過急切殷勤?

彭博社11日報導,拜登政府雖持續遭中方拒絕重啟溝通,但仍不斷嘗試促成中美雙方不分基層、高層對話的積極態度,是為了安撫「擔心美國在緩解緊張局勢方面做得不夠」的歐亞盟友。然而部分輿論也擔憂,這樣的策略可能會讓美國顯得懦弱、仰中國鼻息。

「歐巴馬國家安全委員會」(Obama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前亞洲高級主任梅代羅斯(Evan Medeiros)認為,這個「既聰明又冒險」的策略雖可助美方取信於歐亞國家,但也可能強化中國宣稱「西方世界更需要中國」、中美議程由中方掌舵的論點。

美國中情局東亞和太平洋地區前副助理局長懷爾德(Dennis Wilder)也表示,此舉可能讓中國領導人認為「他們在偵查氣球被擊落後關係凍結的策略奏效了」,並判定中方在兩國外交角力中,取得了戰術優勢。

美國眾議院「中國問題特別委員會」主席加拉格爾(Mike Gallagher)10日批評:「我就是搞不懂拜登政府為什麼要為了(與中國)召開會議,做出這種的急切又殷勤的追求者表現。」加拉格爾認為,此舉顯示了拜登政府想競爭其在世界其他區域地位、參與區域事務的意圖,卻讓美方的整體戰略顯得混亂而無頭緒。

(《金融時報》、彭博社)

© 2023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