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再起 专家:受伤最深的是新闻自由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4.03.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美角力再起 专家:受伤最深的是新闻自由

在美国国务院周一 (3月2日) 宣布减少中国官媒在美可雇用的中国籍员工名额后,中国外交部立即于周二 (3月3日) 提出强烈谴责。 专家认为,美国虽然尽量以不伤害新闻自由为前提的方式做出回应,但此举动仍可能使外国记者在中国报导时,面临更严峻的挑战。

China Peking Neuer Außenministeriumssprecher Zhao Lijian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Wong)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二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美国限制5家中国媒体在美国雇用的中国籍员工数量一事做出回应。 他说,美国基于冷战思维与意识型态偏见,以莫须有的理由对中国媒体驻美机构进行政治打压。

赵立坚强调,中国媒体驻美记者严格遵守美国法规,以客观公正的原则在美国从事新闻报导。 他批评美国的措施「毫无依据、毫无道理」。 赵立坚说:「美方一方面标榜新闻自由,另一方面却对中国媒体在美正常采访进行干扰、横加阻挠,暴露出美方所谓"新闻自由"的虚伪性,是赤裸裸的"双重标准"和霸权欺凌。 」

他强调,美国的这个举动将替中美关系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与损害。 赵立坚呼吁美国纠正错误,并重申中国保留做出反应和采取措施的权利。

USA Außenminister Mike Pompeo (picture-alliance/AP Images/J.L. Magana)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降低中国官媒在美员工数量

以牙还牙或是相互尊重?

虽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一强调国务院此举是为了达到互惠,但仍有不少国际组织抱持担忧的态度。 总部位于纽约的保护记者委员会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 表示,美国此举开启了以牙还牙的危险循环,认为这么做可能在各国新冠病毒疫情流行之际,影响到信息流通。

部分专家则说他们对美国的作法并不感到意外。 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总监瑞凯德 (Keith Richburg) 告诉德国之声,过去几任美国政府其实都曾考虑过是否对中国官媒进行约束,但他们最后都未采取实际行动。 他说:「过往几任美国总统都说,他们希望能向中国展现美国尊重新闻自由的决心,同时也不希望步上以牙还牙一途。 」

但是自从特朗普当总统后,他的政府在各方面都采取很交易性的方式来做决定,所以瑞凯德对于美国国务院决定以缩减中国官媒在美人员的方式来响应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三名记者一事,并不感到意外。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我一方面认为中国确实一直以不平等的方式对待外国媒体驻华记者,所以中国在许多方面确实应该采取更互惠的方式与美国互动。 但我同时也了解,美国应该不会想要去模糊新闻自由的意涵。 所以我是以复杂的情绪看待美国国务院的作法。 」

China Start von CGTN - Eröffnungsveranstaltung (picture-alliance/Photoshot/Ju Peng)

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在美国被定义成"外国使团", 而不是新闻机构

美国奥克兰大学新闻系助理教授苏巧宁则认为,各界应该认知到美国将在中国官媒工作的中国籍员工视为「外国使团」成员,而非记者。 在她看来,美国国务院的响应,是华盛顿对中国近年来在全球各地推动大外宣的一个反制行为。

她告诉德国之声:「从之前美国教育部对高教机构员工收取外国赠礼一事展开调查,到二月初美国将五家中国官媒判定为「外国使团」,我觉得这都是一种表态。 只是说美国国务院在华尔街日报的记者被驱逐之后,便宣布限缩中国官媒在美中国籍员工的名额,这个巧妙的时间点很难不被视为一种报复行为。 我不认为这是单一事件,而是美国对中国锐实力的一种反击。 」

受伤最深的还是新闻自由

虽然瑞凯德与苏巧宁都认为中国对外国记者来说,是其中一个限制很多的国家,苏巧宁表示,美国国务院的作法,一定会导致美国记者在中国的处境更加困难。 她向德国之声表示:「当中国借新闻自由之名行外宣之时,这还算是言论自由吗? 但是当美国要约束这种做法时,中国便会去限制外国记者在中国国内的报导自由。 最终,我觉得受伤最深的还是新闻自由。 」

苏巧宁指出,美国将这五个中国官媒重新定位,便是希望某种程度上降低对新闻自由的伤害。 但是如果要完全不伤害新闻自由的话,美国就必须诉诸道德高度,改以声明的方式去谴责中国驱逐华尔街日报记者的行为。 不过她也对这种做法的实际效益,抱持怀疑的态度。

她告诉德国之声:「面对中国锐实力的崛起,其实很难做出完美的响应。 各国只能尽可能在不伤害新闻自由的前提下,试图与中国的锐实力抗衡。 」

香港大学的瑞凯德认为,中国与美国应该先找到方法降低双方的紧张关系,而非以较劲的方式来处理两国间的歧见。 他告诉德国之声:「虽然现在似乎不少人希望中美关系朝一个更紧张的局势发展,但我认为两国政府应该重回到一个既能保有自身发展模式,也能互相批评指教的关系。 两国不该让双向关系在任何议题上,都濒临瓦解的地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