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淪「血奴」:柬埔寨網路賭博下的犧牲者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03.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國人淪「血奴」:柬埔寨網路賭博下的犧牲者

柬埔寨「血奴事件」在中國引發熱議。日前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稱,據柬警方初步調查,「血奴」事件純屬編造。但不只許多中國網友對此懷疑,根據德國之聲採訪柬埔寨賭博業人士,西港與博弈業有關的社會新聞層出不窮。通過訪問,德國之聲揭露非法網絡博弈產業鍊如何在當地遍地開花?

Kambodscha Sihanoukville

金獅紀念碑是西哈努克港的城市標誌。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極目新聞》及柬埔寨《柬華日報》等媒體日前揭露,自2020年以來,陸續有多名中國人赴柬埔寨金邊、西哈努克港(西港)從事詐騙工作,後來因與公司有爭議而被限制自由、電擊、毒打及綁架勒索等。在當地從事相關行業的台灣人向德國之聲表示,類似情況早已成為西哈努克港的「日常」,媒體所披露的個案只是冰山一角。

2月中旬,中國《極目新聞》以「血奴」的斗大標題報導稱,來自蘇州的李林鵬(化名)在西港被多家「網路投注」詐騙公司多次「轉賣」從事非法工作,但因他不願參與詐騙,自2021年8月開始被抽血7次。中國駐柬埔寨大使館2月28日發佈消息稱,據柬警方初步調查結果,「血奴」事件純屬編造。

中國《央視》週二(3月1日)更評論該案件是「用刺眼扎心的謠言,刺激社會柔軟同情的神經,消耗大量社會公共資源,消費公眾善心善意——無論造謠者出於什麽動機,都已突破法律和道德的底線」。

不過,有部分中國網民仍對該事件抱持質疑態度,因為「血奴」有關的報導一開始由《湖北日報》旗下的新媒體《極目新聞》報導後,官媒也都有引述並加以追蹤報道。

事實上,根據德國之聲採訪柬埔寨賭博業的業界人士,西港與博弈業有關的社會新聞層出不窮。更早前,據中國《鳳凰週刊》旗下的新媒體《觀像臺》2月2日的報導稱,數十名中國勞工被騙到海外從事網絡詐騙、賣淫等活動,共有60多名未成年人獲救,其中最小的僅14歲。

綁架、勒索、殺害成日常

「血奴事件」乃至於中國人遭到綁架勒索、電擊鞭打的情況或報導,在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層出不窮,路上遭搶劫或被槍殺事件也屢見不鮮,且大多是中國人針對同胞的犯罪,光是今年2月就發生至少兩件相關案件。

根據《柬中時報》報導,最新一起綁架案,是一名在西哈努克港擔任老闆助理的中國男子,2月初被同胞綁架並勒索4萬4,000美元,直至16日才在金邊一家旅店被警方尋獲並逮捕中國籍嫌犯;2月12日晚間,也有名中國男子在西港乘坐汽車到某處,被當街射殺。

Kambodscha | Sihanoukville

過去是觀光勝地的柬埔寨西港,如今因非法網絡賭博業者而卻屢屢傳出綁架及槍殺事件。

在該區域從事網絡博弈業(屬非法行為)的台灣人,今年28歲的陳維弘(化名)通過電話告訴德國之聲:「在這裡只要有錢什麼都可以做,在西哈努克港內,業主會賄賂司法單位,然後光明正大做非法行為。」陳維弘表示,類似的綁架、勒索事件在西港「見怪不怪」。

他並解釋,通常在柬埔寨經營網絡博弈業的公司,其實都不是在經營賭博事業,而是詐騙,像是若賭客贏錢也不會發給獲利獎金。詐騙對像不限於中國人,受害對象遍及全球。

陳維弘透露,身邊也有朋友被其他公司騙到柬埔寨後,遭扣護照或毆打,他說:「這些都是『家常便飯』。會來西港的人不是龍就是虎(指出入份子複雜)。」

柬埔寨裔、任教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副教授索帕爾.厄爾(Sophal Ear)向德國之聲說:「賭博業帶來許多犯罪(像是洗錢和其他犯罪行為),但不幸的是這也是當局明顯莫不關心的事。」他指出,當地許多綁架嫌犯可能是政府的「朋友」或幫兇。

Infografik Karte Kambodscha CN

網絡賭博淪詐騙

不同於其他國家——比如在菲律賓,取得政府執照就得以合法營運網絡賭博公司——在柬埔寨從事網絡賭博屬於非法行為,實體賭博(比如賭場)則屬合法。

柬埔寨當局是在2019年宣布禁止網絡賭博活動,已獲得執照的網路博彩公司則必須自2020年歇業。 《高棉時報》2020年曾報導,在實施線上博奕禁令後,有超過44萬名中國公民因此離開柬埔寨。

不過在新法上路後,部分曾經獲得執照的網絡博彩公司並未因此關閉,反而轉為地下經營。長期研究湄公河組織犯罪問題、澳大利亞「北澳戰略政策中心」(Northern Australia Strategic Policy Centre)的主任柯尼(John Coyne)指出,受疫情影響,當地實體賭場經營不善,很多業者轉為經營網絡賭博,這也使得線上博奕業更為蓬勃發展。

Kambodscha | Sihanoukville

近年来,许多中国合法投资的赌场进驻西哈努克港,但却隐藏许多非法的网络赌博公司。

柯尼向德國之聲表示,柬埔寨政府腐敗嚴重,因此執法非常困難。他並指,柬埔寨對中國公民寬鬆的簽證規定及當地網絡順暢,也使西哈努克市成為中國幫派的天堂。

警方消極取締,柬埔寨網絡博彩公司的招募工作也從未停止。陳維弘指出,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網絡博弈公司大部分由中國人經營,中國員工佔多數,但台灣人也至少超過100人。相關招聘信息在兩岸的部分招聘網站及臉書社團都能找到。陳維弘透露,台灣人通常會清楚告知工作內容及薪資待遇,但中國公司常以不實的高薪吸引人赴柬埔寨,後續就會引發許多爭議。

德國之聲查詢相關招聘網站及臉書社團,發薪招聘信息通常會明確寫出工作地點位於柬埔寨,並標榜職務內容為高抽成高獎金的「遊戲客服」、人事工作。據業界人士透露,這些職位事實上可能都與網絡博彩業相關,月薪都至少1萬人民幣起跳。

中國媒體報導,淪為「血奴」的中國受害者稱,當初是在中國的分類信息平臺「58同城」取得招聘訊息。對此,「58同城」否認有刊登相關信息。

度假勝地成犯罪溫床

近年來,來自中國的大筆投資改變了西哈努克港的樣貌。 2018年德國之聲記者曾實地走訪該城市,當時中國遊客不斷湧入,中國人經營的餐館客人絡繹不絕,但部分柬埔寨人經營的餐廳生意卻一落千丈。而賭場則猶如雨後春筍般一間間成立,四處大興土木蓋了許多豪華公寓。

來自台灣的部落客Mr.KJ向德國之聲表示,他親眼看到西哈努克港過去五年來的巨大改變。 2016年他到西哈努克港時,路上都是歐美遊客,當地建設還不完全,因許多馬路都未鋪設柏油,坐在車上十分搖晃。 2021年底,他再次造訪西哈努克港,發現許多沙灘變成鋪上柏油的筆直馬路,眼前清一色都是中國人,四處都是中國餐廳,講中文就可以通,讓他很驚訝。

Kambodscha | Sihanoukville

几年前,西哈努克港是个吸引国际游客的观光胜地。(资料照片)

他向德國之聲說:「真的完全不一樣!原本住的民宿都變成賭場,變成一個『中國城』。我都懷疑到底是不是我認識的西港?」據Mr.KJ觀察,當地治安變得很差,白天走在路上都會感到害怕。他說:「在車上停紅綠燈時,親眼看到一個胖胖的中國人,被五、六個柬埔寨追著走。」

2012年至2019年曾旅居柬埔寨長達七年的另一名台灣人也向德國之聲表示,2019年底他到西港觀光時,發現原本的度假勝地風華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建築工地和中國人開設的賭場、旅館和中國投資客。

柯尼說,通常當一個地方的經濟體快速擴張,而法治和執法力度有限或非常脆弱時,就會有組織犯罪集團進入。他認為,這就現在在柬埔寨發生的事。並說:「我們看到中國公民和中國企業進行大量合法的投資,與此同時,也有中國組織犯罪集團來到了這裡(指西港),並與當地的有組織犯罪集團合作,並通過他們進行投資。」

中資大舉進駐的利與弊

由於中國禁止賭博,柯尼指出,若未來疫情緩和,許多愛好賭博的中國遊客,將會快速湧入西哈努克港。中資與來自中國的遊客大舉進入柬埔寨,在當地創造工作機會,促進經濟成長,卻也造成很多社會問題。

柯尼強調,雖然在東盟許多地區,賭博行為並未違法,但賭博業總體上仍常與洗錢活動有關,因此,犯罪行為仍然存在。他擔憂,「如柬埔寨、老撾、緬甸等國家的執法力有限,特別是對跨境、跨國調查能力不足,加上地方政府貪腐嚴重,這將會『非常糟糕』」。

柯尼也向德國之聲指出,中國全力打貪腐的同時,通過「一帶一路」大舉投資其他國家,卻造成其他國家的貪腐問題,相當諷刺。

中国投资柬埔寨 谁家欢乐谁家愁

他表示,如果你在兩個國家之間建造一座新橋樑,但卻不投入更多警察和邊境官員等,那麼顯然是在創造犯罪的「漏洞」。他說:「如果你在柬埔寨的一些地區投入大量投資,並有大規模的增長,而沒有一個明確的監管和監督,那麼當然會有漏洞可鑽。」

大批中國公司及中國公民進入西哈努克港,與當地柬埔寨人的生活卻幾乎是平行線。在金邊的台灣部落客Mr.KJ說,柬埔寨人通常不會去中國餐廳,和中國人不太會有實際交流,中國人通常在自己的圈子內生活。

柬埔寨裔美國學者索帕爾·厄爾(Sophal Ear)向德國之聲表示,「柬埔寨人絕對討厭他們(中國人),畢竟他們曾和家人一起享受這個海濱城市,如今他們在自己的土地上,卻成了陌生人。」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