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通”泽林:中国新领导层面临巨大挑战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5.03.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通”泽林:中国新领导层面临巨大挑战

德国记者和作家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有多年在中国工作生活的经验。他的每本关于中国的书都能登上德国畅销书排行榜。正值中国全国“两会”之际,泽林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谈了他对中国新政府的期待和评价。

德意志电台:今年是中国政府换届和最高领导层人事变动之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0多年历史中,截至目前只有两次政权平稳交接。去年的"薄王事件"以及引出的一系列中共党内的腐败丑闻,给中共领导层带来了不小的震动。除了反腐,中共还面临如何保持经济稳步增长,同时避免贫富差距进一步加大的挑战。中国新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将从上一届政府延续下来怎样的政策?又会有何新的改革?带着这些问题,我们采访德国记者和作家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泽林的新书《对中国的恐惧》(Angst vor China)是他的又一本向德国读者诠释中国的作品。泽林先生,我首先想问的是,您觉得中国的经济腾飞奇迹已经走到尽头了么?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完全没有!现在就这么说还为时过早。因为中国对于世界经济来说太过重要了!我们所需的许多产品,甚至可以说大部分产品都是在中国生产制造的,而且不仅是一些廉价日用品,还有智能手机和电脑等高科技产品。与此同时,中国正在成为德国汽车的第一大销售市场。也就是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的这一重要角色还会继续一段时间,尽管中国在许多方面也存在着严峻的问题。

Frank Sieren

弗朗克·泽林(Frank Sieren)

德意志电台:中国目前的经济模式是不是已经达到了发展极限了呢?

泽林:这种发展模式显然已经在一些领域触及到了极限。比如在环境领域,过去几个月里,德国媒体也在关注报道中国许多城市的严重空气污染状况。北京的雾霾严重程度达到PM2.5浓度高达900甚至爆表。要知道德国慕尼黑这个数值如果是30就已经是要引起重视的情况了。空气污染就是经济发展的后果之一,而且中国的领导层也意识到,不能再这样下去,而是要抓紧治理。因为人人都要呼吸,即使是高官或是其家人也要呼吸雾霾空气。在环境治理方面,中国一定要有切实的措施。此外,中国的腐败现象严重程度已经达到极限。以前好像还可以理解为,中国经济发展的这么好,个别官员中饱私囊,只要不影响全局发展,就可以不予计较。但是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百姓对官员腐败忍无可忍的程度,腐败涉及的金额和手段也到了无耻的地步。中共领导层必须下大力抵制腐败,否则他们就面临着丧失统治权的危险。

德意志电台:除了您说到的环境污染和腐败问题,批评者说到中国的问题时还会指出严重的贫富差距现象,作为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后果。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也相应地有越来越多的诉求,频频发生的社会群体抗议事件也加深中国的社会矛盾,让中国社会逐步趋向四分五裂。甚至有说法称,即将卸任的"胡温政府"是中国经历的"失去的十年",您赞同这种悲观的表述么?

泽林:我不完全赞同。过去的这十年里,"胡温政府"可能可以再多做一些工作,多取得一些成绩,但在这十年里,这一届政府至少做到了让中国的发展基本保持平衡。如果说到贫富差距,那么应该拿中国与俄罗斯和印度等同样是新兴国家作比较,而且会发现,中国的情况还算是好的。看看印度的教育普及状况,以及国民的医疗保健条件和人均寿命增长情况,可以说中国在过去10年里还是取得了进步的。当然,在中国大城市里生活的人或是沿海发达地区的民众对生活水平的要求和相应的对政府工作的期待也是越来越高。

德意志电台:依您看来,中国新的国家主席和总理上任后首先要着手做什么工作?

泽林:除了我刚才说到的环境治理和反腐这两个最关心民生的问题,还有就是新政府怎么能做到,让全中国的民众都能从该国的经济发展中受益。这当然是一个相当庞大的问题。目前,中国沿海地区的人生活水平已经相当高,而内地一些地区还很贫困。新一届中国政府应当鼓励更多的企业转向内地地区发展,或是将中国通过出口获得巨额收入更多地用于扶贫工作。新一届中国政府必须尽快着手完善中国的福利体系,让比较贫困地区的人也能有福利保障,而不是现象在这样,许多人得了大病小疾只能靠自己度过难关。此外,在培养专业人才方面中国政府也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虽然中国在普及教育和专业培训方面领先印度,但在国际比较中还比较落后。上述这些都是中国的新一届政府面临的艰巨的、严峻的挑战。

德意志电台:那您觉得中国的新政府能完成这些挑战么?

泽林:我相信,中国新一届政府有能力应对和完成这些挑战。我认为,习近平和李克强两人也希望如此。不过,现在的问题时,这两个人究竟有多大的回旋余地。他们在执政过程中当然也会遇到强大的阻力或是政治对手,比如那些国企领导人可能会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和阻挠一些改革措施。在未来的半年到8个月时间里可能会逐渐显现出,"习李政府"有多大的执政回旋余地。

采访记者:Jasper Barenberg 编译整理:谢菲

责编:乐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