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走向消费型社会的艰难险阻 | 经济纵横 | DW | 30.01.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中国走向消费型社会的艰难险阻

赵国平,一位北京的小店主,生意原本应越来越红火,因为中国领导人要建立内需消费型的社会,代替贸易投资型的经济模式。然而,他的小店在财务上却须挣扎度日。中央经济政策面临的挑战由此可见一斑。

(德国之声中文网)成本高,营业额低--顾客都精打细算,赵国平(音译)说,开在社区的小店年营业额下降了一半,为五万元人民币。"物价飙升,老百姓的收入跟不上。日用品我还会买。其它不是非买不可的,我一概不买。"38岁的赵国平如是说。

无论是赵国平,还是他的顾客,在掏钱包时都很谨慎。这也是中共领导人试图平衡经济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一个障碍。北京希望不再依赖投资,因为这一增长模式已经失去动力。

经济"窄路"

过去十年,出口繁荣,新建工厂、高速路,带来爆炸式增长,也帮助中国迅速从2008年全球危机中复苏。但其代价是贷款激增。经济学家警告,一些发展中国家的贷款激增曾导致金融危机。

改革日益紧迫,障碍也日渐明显。个人消费仅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5%,远低于邻国印度(60%)。减少投资意味着,流向建筑业工资以及钢铁水泥等建材工业的资金会更少。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首席亚洲经济师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说,决策者推动的经济政策是一条窄路。"如果投资减速过度,将降低个人消费,从而产生下降螺旋。"

今年的增长率预计为7-8%。2013年为7.7%,而且是在年中北京推行小型经济刺激计划扩建铁路和其它公共设施的情况下。

汇丰银行调查发现,1月制造业削减就业岗位的幅度为五年来之最。去年12月,中国最大型企业增长速度为九个月来最低。工厂产出和零售额均走弱,意味着经济走势可能深度下行。

Symbolbild Wirtschaftswachstum in China

工资是涨了,却赶不上物价上涨的幅度

私有经济改革

对中国政府而言,鼓励个人消费是马拉松式的经济改革的一部分。去年11月,党的领导层承诺允许私人企业家在国有经济控制的行业有更大的准入权。

本月,管理机构宣布今年将允许成立五家民营银行。北京宣布了对上海自贸区的计划,其它城市也有望减少商业限制。但变化需要时间。IHS Global Insight经济师杰克逊(Brian Jackson)预计2014年不会有国家层面上的显著改革,而是有一些小试验。

银行债务风险

许多分析师认为,最大的风险在于中国国有银行体系债务的急速累积。特别是2008年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如果当年的道路等投资项目被证明是急于上马、入不敷出,可能会带来呆坏账的上升。

央行称债务水平处于可控范围内,但专家指出其递增速度值得警惕。过去五年,未偿还的银行贷款已达到中国国民生产总值的70%。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席经济师布兰夏特(Olivier Blanchard)本月表示,中国必须在不过度影响经济增长的情况下控制金融领域的风险累积。 "这总是如同走平衡木。"

与此同时,北京缩减信贷规模、加紧控制民间借贷,对金融市场形成冲击波。去年银行间拆借两次告急出现"钱荒",导致利率上升和市场不安情绪。瑞银经济师王涛(音译)认为,这种对利率上升和流动性紧缩的不确定性可能对企业支出有更广泛的影响。

Symbolbild Wirtschaftswachstum in China

多少年来,到处是建筑工地成为中国的标志性景象

物价上涨吞噬收入

在制造业集中的东南省份,今年的工资水平预计上升10%。但工人抱怨生活成本上涨吞噬了收入增加的部分。对政府促进内需的计划来说,这也并非好的信号。来自上海的一位货运经理雷强(音译)说,每月支付基本开销后,他与妻子已所剩无几,全部都存起来。他们想带着两岁的女儿会西安老家,躲避上海的高物价。38岁的雷强说:"在上海三年了,我的房租每年都涨两三成。这比我涨工资的幅度高多了。"

来源:美联社 编译:苗子

责编: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