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吗? | 科技环境 | DW | 28.0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中国能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吗?

全球最大排放国中国在去年的联合国会大会上承诺2060年达成碳中和。如此雄心勃勃的目标是否能获得实现?

China Sprengung Kühltürme Kraftwerk in Zaozhuang

中国山东省枣庄市十里泉发电厂冷却塔被拆除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九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的一般性辩论上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习近平同时指出,新冠疫情"启示我们,人类需要一场自我革命,加快行程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鉴于全球排放量在各国因疫情实施封锁期间仍持续上升,而巴黎气候协定的承诺不足,中国宣布的目标受到各方欢迎,被认为是2015年巴黎协定以来,为本世纪中期前实现碳中和做出的最重要承诺。

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28%,其碳中和承诺对实现全球净零排放至关重要。经济分析公司"剑桥计量经济"( Cambridge Econometrics)的波利特(Hector Pollitt)指出,即使其他国家不做进一步承诺,凭借中国的承诺全球变暖在2100年前也将被限制在约2.35摄氏度,比预期升温低了0.25度。

在北京做出上述承诺后,周边国家在接下来的数周内也效仿其做法,日本承诺达到净零温室气体排放,韩国则表示将在2050年前实现碳中和。根据绿色和平的数据,中日韩三国2018年的排放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

将日韩承诺的目标也纳入计算后,波利特认为本世纪末全球升温可被控制在2摄氏度左右,但仍超过巴黎协定所制定的气温升幅1.5度上限。

中国的承诺出乎意料?

许多国家都预定在2020年强化巴黎协定的承诺,但很少有人期望全球增速最快的经济体中国会提出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碳中和。

"这可以说非常雄心勃勃。"波利特说道。尤其是中国光在2019年排放量就上升2%。"但要实现全球目标,这是必要的。"

China Kohlegrupe in Shanxi

中国计划在本世纪中期摆脱煤炭,但目前中国57%的能源仍来自煤炭发电

香港特别行政区环境局前副局长、香港科技大学环境及可持续发展学部首席发展顾问陆恭蕙表示,中国订立的脱碳目标"并非出乎意料"。相反的,它证实了中国的模式已经从"世界工厂"转移至清洁、绿色的本土高科技产品制造商,以及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市场。

曾担任中国气候变化首席代表多年的解振华在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COP15)上曾主张,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应有"排放权"。但自此之后,中国对于达成碳中和的雄心不断增加,解振华也与西方的主要气候谈判代表如奥巴马执政时期美国气候变化特使斯特恩(Todd Stern)密切合作,各国终于2015年签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巴黎气候协定。

陆恭蕙表示,尽管美中之间就贸易和人权议题存在分歧,但奥巴马仍能与中国合作,让巴黎协定成真。

2030年"碳达峰"为时已晚?

或许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习近平宣布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达到峰值。波利特表示:"没有中国,世界其他国家将难以实现碳达峰。"所谓的"碳达峰"是指碳排放达到顶点后不再增长,随后逐渐减少。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气候变化项目协调人哈格尔伯格(Niklas Hagelberg)则担忧,如果全球想在2030年达到减排50%的目标(也是实现2050年前脱碳的基本目标),这个转折点为时已晚。

哈格尔伯格解释称,这表示中国的排放量必须在2025年就开始下降,否则不足以在2050年或2060年实现碳中和。

尽管如此,哈格尔伯格仍相信,若中国能表现出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的政治意愿,这是可达到的目标。而波利特表示,想在2060年达到碳中和,必须停止兴建新的燃煤发电厂。

中国能否摆脱煤炭?

中国的半数二氧化碳排放量与电力生产相关,57%的能源来自燃煤发电,若想从化石燃料转型,需要极大的雄心抱负。

在中国提出2021年至2025年的五年计划前,其电力产业游说兴建数百座新的燃煤发电厂。哈格尔伯格指出,中国已经在各地展开总产能达300吉瓦的燃煤电厂建设。

随着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剧减,而中国正试图在迅速壮大的太阳能领域中取得主导地位,煤炭的未来变得越发不稳定。汇丰银行预测,未来五年间,中国每年的太阳能安装容量或将提升至85吉瓦。相比之下,2019年的安装容量仅有30吉瓦。

哈格尔伯格表示:"可再生能源价格的急速下降将提升达成目标的雄心。"

一份去年五月发表在《自然》期刊上的研究指出,若可再生能源价格持续下降,2030年前将能为中国提供62%的电力。

China | Größtes Solarkraftwerk der Welt

太阳能将在脱碳中扮演重要角色,而中国计划在全球光伏领域中取得主导地位

哈格尔伯格认为,北京已透露出解决严重污染危机的政治意愿,中国有可能摆脱煤炭并快速实现能源转型。即使兴建新的煤炭发电厂,也可能要淘汰旧发电厂以抵消这一增长。"如果中国要实现目标,就得走这一步。"

快速脱碳的好处

陆恭蕙认为,从中国制定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目标看来,中国不只计划进行脱碳革命,也对严重洪灾等气候变化影响感到担忧 。

与此同时,根据剑桥计量经济的建模,实现脱碳需要大规模投资,这将能在未来十年提升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最高达5%,长远而言能促进GDP增长1至2个百分点,原因是化石燃料的进口将会减少。

但中国有约500万人受雇于煤炭业,大量人口失业将成为短期问题。剑桥计量经济公司的进一步研究还显示,截至2060年,清洁能源转型带动的大规模基础建设工程所创造的就业机会,最终将与流失的工作岗位一样多。

波利特指出,中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不仅能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量和清洁能源价格,还能再全球创造正面的"溢出效应"。气候界人士将密切关注中国即将于四月初发布的五年计划细节。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