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与谁有关?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红十字会与谁有关?

“与中国红会无关,请放心捐款!”成为募集善款的口号。网民发现,中国红十字会不过是整个权力系统的一部分。

(德国之声中文网)墙上贴着一张白纸,上面写道: "郑重声明,本次活动与'中国红十字会'没有任何关系,请大家放心捐赠!"这并非是一个笑话,声明的照片在网络中广为流传。

甚至中国红十字会官员也不得不出面来澄清别的机构与自己无关,才能令这些机构摆脱信任危机。民间公募基金会壹基金就遇到这样的尴尬。这是中国第一家被允许成立的民间公募基金会,由着名武打电影明星李连杰创办的民办慈善机构。

当网民们发现,截至地震当天(4月20日)19时,中国红十字总会下属的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收到捐款142843元,壹基金收到2240万,而且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微博的捐款鼓动收到的评论中有数百页的"滚"字时,爆发了一种快意恩仇的狂欢。大量的评论认为,这体现了有官方背景的红十字会信用的破产。

Jet Li One Foundation

壹基金因为撇清与中国红十字会的关系而获得公众信任

接下来有人发现,壹基金的英文网站上写明所有的捐款都将存入中国红十字会,而不是像中文网站那样强调与中国红十字会已经剥离。这一发现引发了网民的愤怒,认为这是有意误导。给它捐款的人也遭到了无情的嘲讽。

壹基金公益支持部总监唐艺蕾通过新浪微博解释称,这应该是英文版没有更新的缘故,英文版的内容是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成立之前的内容。李连杰也在微博上回应说:"壹基金是注册在深圳的独立法人组织……所有善款由招商银行托管,为专用账户。任何组织、个人都不可能私自动用。"

这还不够,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也出面解围,称现在的壹基金已经完全独立于红十字会,二者没有任何关系,壹基金下拨善款不用经过红十字会。

尽管身为一再标榜细致负责的公募基金会,壹基金出现中英文网站的重大差异,仍然有损形象,但是与中国红十字会撇清关系显然是最重要的事,大多捐款者看起来原谅了它的失误。李连杰4月22日在微博公布,截至4月21日壹基金此次收到善款总数超过4000万元。

根据中国红十字总会的官方微博,截至4月22日17时,全国红十字会系统共计收到捐赠款物1亿2234万元,其中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收到4247万元。熟悉中国募捐情况的人士说,这些捐款大多来自企、事业单位、街道办事处和居委会。这些机构募集捐款名义上是个人自愿,事实上带有强制性质,甚至被当作必须完成的任务分派下去。

尽管如此,此次地震收到的捐款数量和速度远远无法和2008年的四川地震相比。根据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1年2月28日,该会累计收到用于2008年四川地震的国内外捐赠款物合计人民币42.97亿元。

Jakob Kellenberger Präsident ICRC

国际红会表示无权监督中国红会的具体运作(图为国际红十字会主席Jakob Kellenberger)

谁能拯救中国红十字会?

中国红十字会因为与政府关系密切,多年来一直被批评官僚作风严重,账目不公开透明,腐败嫌疑明显。2011年4月,网络上流传一张金额高达9859元的餐饮发票,付款单位为"上海市卢湾区红十字会",后经证明属实,爆发了中国红十字会的信任危机。

中国红十字总会通报上海卢湾区红十字会的"高额餐费"行为违规,承诺对其进行处理。两个月后,又爆发了"郭美美事件",再次将该会的信誉降到冰点。事件源自新浪微博昵称"郭美美baby"和实名认证为"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用户郭美美在微博中炫富,称她"住大别墅,开玛莎拉蒂",引发中国公众对中国红十字会所获善款流向的质疑。国家民政部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2011年7月份社会捐款数为5亿元,和当年6月相比降幅超过50%。一年之后,北京警方调查后宣布郭美美及其母与中国红十字总会无直接关联。然而,很多中国民众认为这只是一个触发点,中国红十字会的声望覆水难收。

中国红十字会是否能借助国际红十字会挽救声誉?在中国红十字会出面证实壹基金独立运作之后,4月20日晚上,李连杰在其新浪微博为中国红十字会开脱说:"要允许任何一个公益组织在成长过程中出现技术选择的偏颇。毕竟,红十字会在人类历史上做出过很多贡献。请大家对红十字会的工作给予支持。"这段话引发了中国红十字会与国际红十字会总会的关系的争论。显然,李连杰暗示读者,这二者关系密切。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通过官方微博称,"1919年,红十字会国际协会成立后,中国红十字会于当年7月8日加入。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大陆红十字会于1950年进行了改组。1952年7月,第18届国际红十字大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全国性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因而成为新中国在国际组织中第一个恢复合法席位的团体"。这段叙述明显有误的声明,后来又经该委员会修正后反复引用,以驳斥中国红会未加入国际红会的传言。争论双方都认为,加入了国际红十字会就意味着一定程度的规范。

Commuters walk past a TV showing a live broadcasting of Chinese President Hu Jintao's remarks during the opening session of the 18th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at a subway station in Beijing, China, Thursday, Nov. 8, 2012. Preparing to hand over power after a decade in office, China's President Hu Jintao called Thursday for sterner measures to combat official corruption that has stoked public anger while urging the Communist Party to maintain firm political control. (Foto:Andy Wong/AP/dapd).

腐败和维稳让中国底层民众的信任度剧减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简称ICRC)东亚代表处官员、国际人道法传播交流代表马文德(Martin Unternaehrer)就此向纽约时报中文网解释说:"确实,ICRC的总部设立于日内瓦,我们与各国的红十字会不存在任何隶属关系。虽然中国在国际红会网络之内,但是,ICRC并无权要求中国红会公开账目,也无权监督中国红会的具体运作","受ICRC的感召,各国随后纷纷成立了自己国家的红十字会,并统一使用ICRC的会标。但各国的红十字会都按照自己的模式管理和运转"。

五年间颠倒的捐赠荣辱观

网民对中国红十字会的怀疑,只是他们对整个权力系统不信任的一部分。网民@南柯舟讽刺说,"这次雅安地震中我最感动的是:很多提着人造革皮包的人,给提爱马仕的人捐款;很多拿山寨机当手表的人,给戴百达翡丽的人捐款;很多为一碗面条加不加蛋想半天的人,给一餐上万的人捐款;很多在汽油涨价前夜连夜排队加油的人,给开玛莎拉蒂的人捐款。"

异议艺术家艾未未宣称,"不相信在这片土地上有任何可信的可以被官方认可慈善组织。"知名媒体人王小山发现牛根生是壹基金的理事之后质疑说:"牛根生是做毒牛奶的,换个国家该自杀谢罪的人,这里居然堂而皇之做慈善!什么样的人会愿意跟这种人为伍? "牛根生是蒙牛乳业集团的创始人,该集团曾牵涉制造毒奶粉事件,但并没有受到相应的惩罚,被认为受到政府权力部门的包庇。

更多的质疑来自对2008年四川"5.12"地震后善款去处的不透明。艾未未团队提醒人们,"从2009年10月开始,艾未未工作室'公民调查'向四川及中央各级部门发出了113份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的函,涉及近万个与512地震相关问题,迄今为止,没有任何部门正面回答任何一条问题。"很多推特网民不断地发出信息,揭示善款可能导致政府官员更多的贪污腐败。艾未未的助手刘艳萍说,"一个能拿出数千亿财政资金去维稳的国家,发生灾难时候轮不到公民去捐款,公民唯一要做的是睁大眼睛盯好政府去履行它应尽的职责,做不好就板砖伺候。"

网民@tufuwugan说: "五年前我傻乎乎的捐了两千左右,五年后你问我要捐什么?我最想捐坟墓埋掉它们,没有它们,人祸就没有。"网民"伯林的微博"说:"一个朋友刚跟我说:五年前以捐款为荣,五年后以捐款为耻。我想不是人心变坏了,而是人们再也无法忍受欺骗和腐败了。更悲哀的是,如果体制腐败,人想行善都变得困难了。"

Pro-democracy activists tear a picture of the 18th Communist Party Congress held in Beijing with Chinese writing reading One party rule in China outside the Chinese central government's liaison office in Hong Kong Thursday, Nov. 8, 2012. Protesters demand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 stop one party rule in China on the first day of a weeklong party congress in Beijing. (Foto:Kin Cheung/AP/dapd).

香港民众抗议中共一党专政。劝阻向内地捐款的声音在香港越来越多。

中国内地每一次灾难发生之后,香港都成为重要的善款来源。但是此次雅安地震之后,香港社会出现越来越多劝阻捐款的声音。有专跑内地线新闻的记者更在个人博客表明一毛钱也不会捐给中国政府机构。多次进出灾区的前香港记者吕秉权说,不会捐款予官方组织,直言有关方面"钱和物资都不缺,缺的是制度"。

网民@CatChen更宣称,"我不会捐款给任何不能拒绝和中国政府合作的机构的。只要一进入中国,政府就会想方设法强迫你跟它合作,反正你不合作还有无数竞争者。如果一家机构没有 Google那样必要时能撤出中国的决心,我一分钱也不会捐给它。我宁愿看到一家机构在坚持原则失败后把钱用于中国以外的慈善活动。"

作者:张平

责编:石涛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