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淘金客梦断“黄金海岸”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淘金客梦断“黄金海岸”

近年来,主要来自广西上林的中国淘金客涌入加纳,开采黄金。但随着加纳政府加强打击力度,他们的黄金梦宣告终结。中国人抱怨称受到歧视。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看到满载军警的开车驶入自己淘金的泥地时,库埃因(Emmanuel Quainn)撒腿就跑。不过,对方并不是来抓他的。

军警们的目标是库埃因的中国竞争者们。大约一年前开始,许多中国人来到加纳中部的顿克瓦地区(Dunkwa-on-Offin),成为"淘金大军"的一份子。这门生意利润丰厚,不过却是非法的。

"大部分中国人去到非常远的地方,因为如果被抓到,他们会被逮捕",库埃因表示。他自己以前是卫星电视天线安装工,后来开始进行小规模淘金,以求获得更为稳定的收入。

今年5月,加纳政府派出军队、警察和移民局官员组成的联合任务组进入该国金矿集中地带,驱逐近年来不断涌入的外国淘金者。

在本月进行的一系列搜查行动中,这一联合任务组逮捕并遣返了218名中国籍公民,遭遇相同的还有57名来自其他西非国家的外国人以及一些俄罗斯人。

在中国驻加纳大使馆的介入之下,还有超过200名中国人达成协议自愿回国。

Flash-Galerie Goldgewinnung Ghana

加纳人的小型金矿

中国淘金者:加纳当局歧视性打击

但是一些突击搜查行动的目击者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加纳安全力量在行动过程中手段粗暴,并且有歧视性地进行逮捕。

一名在当地宾馆餐厅工作的刘姓中国人遭逮捕后被关押超过一个星期。他表示,加纳士兵在夜间搜查时踢开房门,并逮捕了所有貌似中国人的在场人员。

"他们根本不管(这些移民)是财务人员还是有其他工作,他们来这里的任务就是抓中国人",操一口糟糕英语的刘龙飞(音译)对记者表示。

这些搜查行动让中国陷入棘手局面。北京政府近年来在非洲国家大笔投资,以寻找新的市场空间以及天然气石油等天然资源。中国在加纳获得基础设施工程建设订单,并向加纳政府提供39亿美元贷款,加纳政府则以该国石油生产偿还贷款。

这个西非国家急需从中国得到资金,但同时表示,具有国外背景的采矿行动对国家造成损害。加纳移民局一名发言人向法新社表示,相关搜查逮捕行动并不针对任何持特定国籍者,"该项任务是为了确保我们的环境和水源状况不再继续退化。"

"黄金海岸"拒绝外国人

在英国殖民统治期间,加纳就有"黄金海岸"之称,现在采矿业依然是该国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拥有2500万人口的加纳是非洲第二大黄金开采国,去年产量达到420万盎司。

Flash-Galerie Goldgewinnung Ghana

加纳被称为"黄金海岸"

凭借着充满生机的可可业、尚处起步阶段的石油产业,再加上黄金开采业,加纳去年经济增长率达到7.9%。

根据加纳法律规定,该国公民可以开设规模不大于25英亩的小型矿场,但禁止外国人进行采矿。

一名地方官员表示,顿克瓦多年来便是一个以采矿业为主的城镇,但近年来情况有所改变。加纳人开始抛弃此前的手工工具,而更倾向于使用从中国商人处购买的开采机等重型机械。这使得曾经只是手工作坊式的淘金活动成为了破坏性剧烈的大规模开矿。

许多前往加纳的中国淘金者来自广西上林县,当地也有淘金的传统。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博士生焦阳(音译)对法新社表示,2009年,上林人开始听到有关在远方的加纳有淘金机会的说法。中国人经常与当地中间商进行合作,以获得进入加纳的机会。他们还会行贿加纳地方官员已获得开矿土地。焦阳的研究重点是中国人在加纳的投资。

"所有这些中间商,以及地方精英、地方长官……都在这些非法采矿活动中获利",焦阳对法新社表示。

John Dramani Mahama Vereidigung als Staatschef Ghanas

加纳总统马哈马承受巨大压力

"等他们走了,我们自己干"

加纳矿业委员会发言人阿卜拉罕(Isaac Abraham)估计,全国有超过1000个持照经营的小型金矿,但许多小金矿根本不申请执照。

淘金者在产金河道到处挖洞,这使得加纳乡村地区到处坑坑洼洼,新近当选的总统马哈马(John Dramani Mahama)为此承受日益巨大的压力。

6月初,加纳士兵在顿克瓦地区突击了一家当地中国人经常聚会的宾馆。刘龙飞表示自己半夜时分被吵醒,加纳军人用枪和手电筒指向仍在床上的旅客。"他们说'起来,起来',非常粗暴",刘龙飞对法新社记者描述当时场景,"我告诉他们,'我是合法的,我是这里的经理,你们为什么搞坏我的门?'"。

刘龙飞表示,宾馆此后被清空,所有看上去像中国人的住客都被拖上巴士送往位于阿克拉(Accra)的移民中心。

刘云飞抱怨称,有些人试图出示护照和工作许可,但加纳安全力量对此视而不见,并没收所有人的电话的随身钱财,然后把他们投入拥挤的牢房。

该宾馆的饭店经理潘元化(音译)向法新社记者展示了一张照片,他自称这是用偷带进监狱的手机拍摄的。图片中被关押者相互拥叠地睡在牢房地上。

加纳移民局发言人拒绝就相关事件发表评论,仅表示没有对任何人暴力相加。

顿克瓦地区的中国矿工目前大部分都已经回国,但他们带来的开采机以及深层掘金的知识仍留在了当地。加纳淘金者库埃因对此毫不在乎:"我们计划继续开矿。等他们走了以后,我们就自己干,因为我们已经学到了他们的技术,这会让我们干活比较容易"。

来源:法新社 编译:石涛

责编:雨涵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