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泼墨女现身视频 淚控北京高压监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1.1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国泼墨女现身视频 淚控北京高压监控 

2018年曾因朝习近平画像泼墨而被送进医院的董瑶琼11月30日在推特上发布一个视频,内容指控中国政府持续打压她,并称自己已「不再恐惧政府」,并要争取自由。

Dong Chongyao

中国泼墨女子董瑶琼在消失超过2年后,11月30日上传一个视频到推特上,并在视频中指控中国政府持续对她实施高压监控。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國女子董瑶琼在向习近平画像泼墨而被政府送入精神病院後銷聲匿跡近兩年半。11月30日,她在推特上传最新视频,向各界表示她已不再惧怕中国政府,并指控中国政府在第二次将她从精神病院释放後,仍持续严密监控她。

董瑶琼在视频中说:「我第二次出了精神病院後,被安排在当地政府上班。说是上班,它其实就是一种监控,因为我其实去哪里都是受限制的。我现在决定要发推特是因为,我已经不恐惧他们了,我不害怕他们了。」

董瑶琼在周一上传的视频中强调,如果她再次被中国政府关进医院,她可能一辈子出不来。他强调,自己想透过分享视频争取的是自由。她说:「我工作的自由,我选择朋友交往的自由,我现在所有的自由都没有,都被限制了。我跟谁去交往他们都要打听,都要问。他们没有说恐吓你或威胁你,但他们的意思就是不让你去交往。包含我爸爸,我都是没有联系的。」

董瑶琼的父亲董建彪告诉德国之声,他在今年1月与董瑶琼见过一面後,一直到今年8月才再有机会去董瑶琼母亲的住处短暂探望她10分钟。他告诉德国之声:「她有时候会哭,我前妻以为她中了邪,还请法师到家中替她驱邪。然後我跟她说想用手机帮她拍照,但她当时非常恐惧。我前妻也说,她在家中会又哭又叫,有时会胡言乱语。」

前几日,董建彪工作的煤矿坑发生安全事故,他受到些许轻微擦伤,董瑶琼在透过朋友得知消息後,於12月1日打给她父亲,并希望她父亲过几天能去探望她。董建彪告诉德国之声,他打算等养好伤後,再去探望董瑶琼。

董建彪说:「董瑶琼的情绪不稳定是因为政府对她做出各方面的限制,所以她为了表达不满,情绪才会不好。现在政府不允许她离开当地,她自由的空间变的很小。」

董建彪也向德国之声表示,当地政府仍然不允许他与董瑶琼联系或见面,并不准他在网路上发表言论。对於女儿的自由受到限制,且可能面临第三次被关入精神病院,董建彪坦言,董瑶琼的自由必须靠她自己争取,但他与董瑶琼都不再惧怕中国政府的打压。

董瑶琼在推特的视频中也提到,她不想再过这种高压监控的生活,并坦承自己可能已接近崩溃边缘。她说:「谢谢大家关注我,我也不会去想今晚发的推文会有什麽样的後果,我会去承受这样的後果。我只想问,我做错了什麽?我违法了吗?我精神真的有问题吗?」

China Personenkult Teller mit Bild von Präsident Xi Jinping

在董瑶琼2018年7月朝习近平画像泼墨之后,中国发生了几起仿效事件。

一名熟知董瑶琼近况的消息人士向德国之声证实,推特视频中的确实是董瑶琼本人,而这名消息人士几个月前也曾见到董瑶琼本人。他告诉德国之声:「她状况一直还好。她跟我说自己已经做好最坏打算,但也说会想办法与中国当局斡旋。」

总部位於华府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的研究与倡议顾问蓝宁向德国之声表示,董瑶琼11月30日上传的视频显示,不管过去中国异议人士过着多舒适的生活,一旦被中国政府盯上後,他们生活的每个层面都会受到严重的打压。他说:「中国政府会想办法把异议人士逼到绝境,他们无法自己找工作,也无法自己去交朋友。」

蓝宁指出,董瑶琼2018年对着习近平画像泼墨的举动对中国政府来说,是个非常羞辱的一刻。他认为,中国政府无法容忍一个年轻女性公开的挑战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他告诉德国之声:「我担心她如果再被送进医院的话,她的状况会越来越严重。当异议人士被中国政府冠上『精神病』的名义时,这通常代表中国政府要求他们向极权低头。这是董瑶琼与其他中国异议人士现在面临的处境。」

「泼墨女孩」成「精神病患」

2018年7月董瑶琼用推特在上海海航大厦前直播,在视频中表达对中国政府独裁专制不满,并批评北京对中国百姓进行洗脑逼迫,最後向一幅习近平的画像泼墨。该段视频在网路上引起高度关注。当天董瑶琼便被上海警方抓捕并与外界失联。同月她被送回位於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的老家,并被当局以「精神病」的名义送进株洲市第三医院。

今年5月,专门报导中国人权状况的网站「维权网」披露,董瑶琼在2019年11月被中国政府从湖南省株洲市第三医院释放出来後,她父亲董建彪曾向「维权网」表示,在2020年1月与董瑶琼见面时,得知董瑶琼疑似在住院期间被强迫吃药,所以出院後「判若两人」。维权网写道,董建彪说董瑶琼变得沈默寡言丶神情紧张且有些痴呆的样子。今年5月,董瑶琼又再次被送进株洲市第三医院。

「维权网」今年9月报导指出,董瑶琼被二度送进株洲市第三医院後,於今年7月出院。她除了「痴呆发傻反应迟缓」外,有时小便失禁也不换裤子。董瑶琼有时甚至在夜晚疯狂喊叫,尤其下雨打雷时,她不许人接近她,并疯狂尖叫。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