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艾滋救助活动百般受刁难 | 中国 | DW | 30.11.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中国

中国民间艾滋救助活动百般受刁难

今天是世界艾滋日,是呼吁全球关注艾滋病,援助艾滋病患者的日子,本次世界艾滋日的主题是“遏制艾滋,坚守承诺”。德国之声记者就此采访了在中国从事艾滋病救助工作的官员和社会活动人士。这些人士所谈的他们为艾滋病人服务中所遇到的来自官方的阻难,达到了惊心动魄的程度。

default

中国红十字会搞防艾滋宣传活动。但为何给民间组织救助活动设障碍呢?

1988年12月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开展第一届世界艾滋病日活动,呼吁国际社会重视艾滋病,关怀帮助艾滋病患者。在当时的中国,艾滋病还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话题,但是短短17年之后,中国已经面临艾滋病的严重威胁。

根据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提出的报告,截止2003年底,中国已经有83万名艾滋病患者,而这还只是官方数字,许多民间团体和独立研究人士都认为实际数字可能比这高的多。虽然中国成年人中的艾滋病毒携带者只有0.1%,远远低于南非的21%,但是这更多的要归功于中国庞大的人口基数。

许多机构做出了这样的预测:如果现在不对中国的艾滋病蔓延趋势加以重视,到2010年时,中国的艾滋病患可能达到1000万,而这样一个庞大的艾滋病群体,对于中国自身,以及周边国家及地区都将是一场灾难。

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中国高层逐渐改变了原先对于艾滋病讳莫如深的态度,媒体上频频出现国家领导人与艾滋病患握手的照片,并且加大了艾滋病防治的资金投入,数据显示,2003年到2004年,中国中央政府针对艾滋病的拨款翻了一番,达到9500万美元,来自国外的相关援助更是增长了70%,达到5000万美元。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协调员雷斯特罗姆表示:“从2003年以来,我们观察到中国政府与艾滋病进行斗争的政治意愿不断增强,并投入了不少资源当然,我们也一直提醒中国政府,这些投入必须保持下去。不过,中国地域广大,很多地方有不同的情况,有些地方政府还没有认识到严肃对待艾滋问题的重要性,而另一些则没有意识到,政府必须在这一问题上扮演重要角色。还有些地方政府不太愿意与那些提供帮助的组织和机构合作。”

雷斯特罗姆提到了中国目前在对待艾滋病问题上的一个矛盾,一方面是中央政府对于艾滋病的威胁有所警觉,并开始通过一些实际行动遏制病毒扩散,而另一方面,部分国家机构以及地方政权对于民间组织,或者私人机构救助艾滋病患,或者进行艾滋病研究的活动,却始终严格限制。

来自北京的胡佳长期从事救助艾滋病患的工作,但是,他以慈善机构的名义注册非政府组织的想法却始终遭到官方的阻挠,迫使他的艾滋病救援组织只能以公司法人身份注册,而麻烦也就随之而来了。

“我们搞活动的时候就会有人跟踪监视。他们尤其限制我们在大学生中开展艾滋病知识的普及。还有让大学生和艾滋孤儿结对,安全部门的人会告诉这些学生说,我们都是非法组织。北京市国家安全局会向国税局和地税局举报,说我们收受大量海外捐款,有严重的偷漏税嫌疑。然后国税缉查局、地税缉查局就轮番地来进行税务调查。还处我们很多罚款。善款中就有很多的份额要拿出去交税款和罚款。他们就在背后搞这种小动作。有时候我们真的不理解,我们这么做影响他们什么了。可能是我们保障艾滋病人人权方面的行动暴露出我们国家整个人权方面的劣迹?”

尽管遭到种种刁难,胡佳和一些志同道合者还是坚持为河南等地区的艾滋病患提供帮助,但是,他们在一些地方的活动受到监控,甚至人身自由也受到限制。

在谈到今年世界艾滋病日的主题“遏制艾滋,坚守承诺”时,胡佳向我们讲述了就在上星期发生的一件事情,“最近几天有些河南感染艾滋病的朋友到北京来,因为马上世界艾滋病日到来了,这里有民间组织开的会议。河南当地的卫生官员追到这里来。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跟我们回去的话,我们就停止你和你的孩子的抗病毒药物。这就等于说:如果你不就范的话,我就杀了你。完全是赤裸裸的威胁。而且用生命相威胁。这种话只有罪犯才说得出来,只有黑社会才会做出这种勾当。但这是我们政府的卫生部门和公安部门所做的事情。”

胡佳在采访中还提到,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北京办事处虽然对他们的工作也十分关心,并且提供了一些帮助,但规划署官员的主要任务是与政府协调,因此他们对于基层的实际情况并不了解,同时,也无法对一些地方政府,以及中央机构漠视艾滋群体,打压艾滋病救助活动的行为提出批评。

对此,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中国协调员雷斯特罗姆进行了解释,“中国地域广大,而每个地方的艾滋病问题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是因为非法卖血,而吸毒和性行业所引发的艾滋病则在南方比较多见,因此我们必须关注许多不同的领域。我们尽力而为,但也依赖许多其他渠道的资料,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不是非政府组织,也不是基层草根组织,我们所能做的只是提醒政府采取正确的措施。这些年来,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良好的势头。当然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我们希望这一势头能够保持下去。”

联合国有关全球防治艾滋病的策略文件中明确指出,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世界艾滋病运动在国家和地方层面上未能充分发挥潜力,今后该署将活动的监督权转交给非政府组织,以促进民间组织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了有效的与艾滋病做斗争,在2001年通过的全球艾滋病承诺宣言中,各国政府保证向与艾滋病做斗争的人们,包括政府工作人员和非政府组织的工作人员提供支持和所需的资源。但是时至今日,中国救助艾滋病患的民间组织却依然处于倍受打压,生存艰难的境地。艾滋威胁依然未曾远去,中国是否依然坚守承诺?这也许是今年世界艾滋日留给中国的一个最大问号。

德国之声版权所有
http://www.dw-world.de

DW.COM

  • 日期 30.11.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7Xdl
  • 日期 30.11.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广播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7X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