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的挑战来自哪里?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9.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国梦”的挑战来自哪里?

中国梦是否能实现、应该如何实现?中华人民共和国70周年国庆日前夕,来自丹麦、荷兰、奥地利、加拿大的四名中国问题专家在柏林举行了一场研讨会,探讨了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环境等多方面的问题。

Kristin Kupfer-Shi; China-Expertin; MERICS; Sarah Eaton (DW/M. Cui)

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中国梦”研讨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 研讨会一开始,来自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主持人古思亭(Kristin Kupfer-Shi)就抛出了一个问题:70周年国庆即将到来,中国当局大张旗鼓地筹备阅兵,对内、对外的宣传力度也都非常之大,中共到底想要借此向外界传递怎样的信号?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来自荷兰的彭轲(Frank Pieke)认为,大张旗鼓地宣传是为了展现中共、中国社会的团结,"中共总是想要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同时也不允许在公开层面上有任何的分歧。"

Frank N. Pieke | Direktor und Vorsitzender der Geschäftsführung (Marco Urban)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彭轲(Frank Pieke)

柏林洪堡大学的加拿大籍中国问题专家伊顿(Sarah Eaton)认为,中国政府近期的强力宣传,一方面是想告诉国内的民众"斗争依然存在"。所谓"斗争",则包括与美国的贸易战、国内的经济结构转型,当然也包括香港问题。而另一方面,则是想对本国民众表示,"尽管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但是共产党依然像70年前一样要捍卫人民的利益,也依然像40年前那样以全民提高民众生活水平为目标。"

随后,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主任顾克礼(Christian Göbel)则反问道,几十年前中国共产党的初心究竟是什么?"要是毛泽东见到如今的中国,肯定会震怒。"顾克礼认为,中共当局并不一定想要回到几十年前的那种意识形态,而是想要再次实现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高度认同。"而想要回到那种状态,中国共产党就必须要真正去倾听民众的诉求。就像70多年前那样,面对民生疾苦,至少做出高度关切的姿态。"

中共意识形态的转变与危机

对于这个问题,荷兰学者彭轲指出,其实,中共建政70年以来,一直有着共产主义、民族主义、沙文主义等多个不同的意识形态方向,只不过在不同历史时期的侧重点有所不同。"始终占据重要地位的意识形态,其实是'全力维护执政权力'。"彭轲半开玩笑地说,至少从这一方面来讲,"习近平干得很不错。"

顾克礼进一步指出,中共当局的主流意识形态,其实在2012年前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当时,胡锦涛治下的中共,成为了一个技术官僚组织,许多民众都觉得非常无聊。然后发生了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一方面颠覆、另一方面也验证了不少人对中共的认知。此时的中共就开始担心一个根本的问题:经济不可能永远高速增长,那么如果经济降温了,又有什么新的意识形态能够掌控中国民众呢?"

这种意识形态领域的危机,也体现在当下的香港问题中。哥本哈根商学院的政治学者穆尔瓦德(Andreas Møller Mulvad)就指出,以往北京的宣传口径一直是,只要让中国人的生活水平不断提升,就可以让中国人放弃一些自由权利、放弃对西方式民主的追求。"但是同样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的香港,那里的民众却打破了中共这种意识形态层面的定义,可以说是打破了北京的既有话语体系,让高层十分地尴尬。"

中国模式是否具备优越性?

彭轲也认同,中共近年来在意识形态方面的一系列大动作,其实都是在因应一个根本性的挑战:"人口红利会消失,经济发展也总有一天会降温,届时北京应该怎么办?"他指出,当前中共以专制手段力推经济发展的所谓"中国模式",在一个社会发展的某些阶段确实会比较适合。

Sinologe Christian Göbel (Andreas Fulda)

维也纳大学汉学系主任顾克礼(Christian Göbel)

维也纳大学的顾克礼教授则注意到,中共当局对发展道路的定义,也就是所谓的"中国模式",近年来也正在向全世界范围内输出。"当然,他们现在遇到了美国的强力阻击。"

对此,丹麦学者穆尔瓦德担忧,西方国家目前很可能并没有能力去真正阻击"中国模式"。他以当前的气候变化为例,指出中国当局至少出台了雄心勃勃的气候保护计划,而且确实在一步一步地有效执行,"相比之下,西方国家还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他认为,如果西方的民主制度想要成功、想要证明自己具有普世性,就必须在气候保护这种关乎全人类命运的问题上真正展现出优越性。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彭轲则进一步指出,长期而言,"中国模式"的真正阻力并非来自外界,而在于专制政权如何才能防止自己走极端。"所以说,每当我们谈论到习近平的'中国梦'时,我们都应该认识到,关键问题不在于如何实现'中国梦',而是如何限制和精简'中国梦',尤其是这种'梦想'走偏或者走得太远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