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明年进军火星 太空热席卷民间 | 科技环境 | DW | 04.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中国明年进军火星 太空热席卷民间

从硬任务到软实力,中国正掀起一股太空热潮。 今年一月「嫦娥四号」成功着陆月球背面,成就中国和人类的第一次。 趁着全国两会聚集中外媒体的镁光灯,当局也把握机会宣传一系列太空大计。

 Chang'e-4 auf dem Mond (Getty Images/AFP/CNSA)

今年一月,中國的「嫦娥四号」成為全球首個成功着陆月球背面的探測器。

(德国之声中文网) 身兼政协委员的中國探月工程总设计师吴伟仁,周日 (3月3日) 出席中国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官方特意安排他在「委员通道」环节接受采访。

他表示,中国今年年底会再接再励发射「嫦娥五号」,如果探测器成功在月球上采集样本并返回地球,中国将成为继美国和前苏联之后,第三个具备此技术的国家。

吴伟仁也在同场透露,中国计划在2020年发射该国第一个火星探测器,期望实现环绕、着陆和探测火星。 他说「嫦娥四号」的月球车「玉兔二号」正在月球采集新的探测数据,未来会逐步向全球开放数据。

中国大力發展太空技术,希望与西方国家并列太空强国。 中国并没有公开相关的具体开支,但《南华早报》指每年预算花费约80亿美元,仍然较美国太空总署(NASA) 215亿美元的年度预算少。 吴伟仁也承认,中国与其他太空强国相比仍有很大差距﹕「中国的探月工程失败不起,没有退路,只能成功。 」

Werbeveranstaltung für den chinesischen Science-Fiction-Film The Wandering Earth in Qingdao (Getty Images/AFP/STR)

中国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横扫中国国内票房,故事主要角色大部分是中国航天员。 图为导演郭帆出席宣传活动。

民间太空热

太空热潮在最近一个月席卷中国,中国国产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从大年初一 (2月5日) 上映以来,不足一个月已在国内录得44亿元人民币高票房。 就连中国外交部發言人华春莹也曾在例行记者会上,推荐一众外媒入场看戏。

根据中国小说家刘慈欣同名作品改编的《流浪地球》,讲述中国航天员联合其他国家拯救地球。 不过这股热潮似乎并非人人受落,在一河之隔的香港却颇为惨淡。

综合香港媒体报导,上周四 (2月28日) 首映日平均每场不足30人次,部分电影院甚至仅仅卖出7张票。 有影评人认为,《流浪地球》的特技有所进步,但两地文化差异终究令这部国产大片被港人冷待。 纵然如此,电影公司已经宣布它将会登上Netflix平台,准备衝出中国进军国际。

China Mars (China news )

中新社照片顯示,火星营地首批「居民」獲颁发「火星护照」。

平民也能当「火星人」

另一方面,中国第一个火星模擬营地本月也投入运作,带动民间的「太空产业」。 它座落在青海省海西州冷湖地区,干旱而且人迹罕见,地貌酷似火星,距离最近的敦煌机场也達270公里。 这个占地80亩的营地设有睡眠舱和帐篷,总共可以招待160人。

中新社报导,当地政府在2017年启动这个名为「冷湖火星小镇」的计划,目的是要建造以「科学、科普、科幻」为核心的旅游基地,总投资高达1.5亿元人民币。 参加者可以体验在火星生活,营地也有天文设施供研究人员考察之用。

China Mars (China news )

火星营地的「太空舱」(图) 最多能够同时容纳60人,另设帐篷可供100人住宿。

在3月1日的开幕仪式前,主办方特意为参加者安排「仿真火星着陆」实验,不过出现尴尬场面。 「火星着陆舱」升空后降落返回地面,期间却无法打开降落伞,令实验以失败告终。

火星营地负责人高峻岭在事后解說﹕「虽然实验失败了,但使学员更加体会到火星着陆的艰辛。」

李芊/夏立民 (综合报导)

观看视频 01:24

“嫦娥四号”上的德国科研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