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检查的猫鼠游戏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中国新闻检查的猫鼠游戏

中国新的领导层从前任那里继承了一套严厉的新闻审查制度。鲜有迹象表明,这一点会发生什么改变。不过,对这个国家来说,控制信息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南方周末》新年特刊的读者看来,"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接近梦想"这样的新年献词并不令人感到惊讶。文中引用了中共新的总书记习近平的话:"实现中国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诸如此类的东西在中国的报纸杂志上随处可见。不过,《南方周末》的编辑们对这篇献词却吃惊不小。因为他们交付印刷的是另一篇文章,标题为"中国梦,宪政梦"。这样的文字在中国的报纸上却极为罕见。一夜之间,原来的献词被"改头换面",成为了新闻检查的牺牲品。《南方周末》编辑部不愿忍气吞声,开始了一场反对新闻检查的罢工行动。

A protester calling for greater media freedom outside the headquarters of Nanfang Media Group in Guangzhou holds up a banner saying freedom of press reflects the public's opinion in Chinese on January 9, 2013. A Chinese weekly newspaper at the centre of rare public protests about government censorship will publish as usual on January 10, a senior reporter said, following reports of a deal to end the row. The row at the popular liberal paper, which had an article urging greater rights protection replaced with one praising the ruling communist party, has seen demonstrators mass outside its headquarters in the southern city of Guangzhou. AFP PHOT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TR/AFP/Getty Images)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事件引发广泛抗议

香港中文杂志《阳光时务周刊》主编、德国之声中文部编辑长平表示,过去几年中,中国的新闻检查机构越来越挖空心思,有关当局不仅事先对能报道什么,不能报道什么向编辑部下达详细指令,还用警告、制裁等手段禁止批评性的文章发表。如果哪位记者坚持发表,那么他,有时甚至报刊总编就会遭到解聘。长平曾任《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南都周刊》副总编辑,却因几篇批评性文章被两度撤职。

长平认为,在新一代领导人治下,现行制度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他说,国内外目前都在谈转折,但现在并没有转折的真正迹象。新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一再强调巩固共产党权力的重要性,甚至更加强调党对军队的领导。长平认为,如果中国发生变革,那么不会来自习近平及领导层。人权组织记者无疆界也没有看到中国新闻检查有所放松。情况恰恰相反。该组织发言人乌尔瑞克·格鲁斯卡(Ulrike Gruska)说,"我们看到,中国政府越来越紧张。"两年来,中国政府手段越来越强硬,尤其是在权力交接之际,记者们的活动空间更小了。据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消息,中国现在有99名记者和博客写手身陷囹圄。

尽管如此,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过去几年里,他们了解国内发生的事有了更多可能性。尽管有新闻检查,但中国的新闻界却越来越具有批评性。90年代以来,国营出版社逐渐转型为商业性公司,必须自己吸引读者,必须拿出真正的新闻内容-在新闻检查的框架内打擦边球。

贝恩哈德·巴尔奇(Bernhard Bartsch)是德国多个媒体在北京的通讯员,在那里工作已经超过10年。他说,过去几年中最好的调查性报告都是中国记者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写出的。而在这一发展中,《南方周末》一马当先。

7常委成7个小矮人

Internet 1

中国网民与新闻检查之间的猫鼠游戏每天都在上演

互联网也让中国的新闻检查官越来越头痛。中国的网上新闻检查堪称全球之最。它由过滤系统以及网上审查员组成。他们封锁网站,向门户网站和社交网站发布指示和禁令。不过,中国网民总能用技术手段和想象力突破新闻检查。长平说,中国的网民也许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网民。他们不断想出新词突破审查。网检不能马上发现这些词,但其他网民却心领神会。比如7个常委就成了7个小矮人。此外,能够帮助人们突破技术封锁的程序也是一传十,十传百。

知道自己的报道无法通过新闻检查的中国记者们也在网上发表东西。长平说,中国记者们非常懂得赶在新闻检查做出反应之前将消息很快发到网上。据记者无疆界组织的消息,99名因言入狱的记者中有69名都是在网上发表了言论。

新闻检查、网民和记者之间的猫鼠游戏带来的结果就是,政府想尽一切办法控制言论,而且必须下越来越多的力气才行。新的领导层深知这一点。

作者: Mathias Bölinger 编译: 乐然

责编: 石涛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