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门迎外资 信用成问题? | 经济纵横 | DW | 06.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中国开门迎外资 信用成问题?

许多外资在中国经营时都会被强制进行技术转让,这也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持续关注、呼吁中国政府改善的问题。在人大会议第二天的记者会上,中国国家發展改革委官員再次强调,《外商投资法》将正面回应这个诉求。

Volkskongress in China

就算中国立法开门,外资真能进门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 3月6日的兩會記者會上,中國国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宁吉喆回答提问时指出﹕「在即将审议的《外商投资法》当中...将明确规定国家依法保护外国投资者和外商投资企业的知识产权,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

美联社评论道,这被视为是正面处理中美贸易战当中,美国最关切的技术转让问题。

过去,华府、欧盟等经济体都埋怨中国的政策阻挡了外资的进入,违反了市场开放的准则,还给予中国企业特殊待遇。

去年年底,《外商投资法草案》首次提请最高立法机关审议,被视为直接回应欧美长期对「强制转让技术」和「市场准入条件」的批评。草案一审稿规定,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强制转让技术﹕「外商投资过程中技术合作的条件由投资各方协商确定。」

中国官媒人民网报道,宁吉喆举出五大方向,除了保护知识产权之外,另外四个措施为﹕第一,将在农业、采矿业、制造业、服务业领域推出更加开放的措施,允许更多领域实行外资独资经营。第二,今年将發布新的《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范围。第三,确保市场准入内外资标准一致,也就是对外资实行准入后的国民待遇。第四,简化备案等管理程序,加快审批速度。

最新消息显示,华府很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就要与北京达成协议,打消再度加征关税的念头。华府一直以来关切,中国以国家力量支持人工智慧与机器人产业而带来的威胁,但是目前还没有具体协议釋除其疑憂。

稳中有进变中有忧

记者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表示,对于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看法是「总体平稳、稳中有变、变中有忧」,但是总体趋势还是稳中有进的。他也重复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闡述何謂變中有憂﹕「全球经济的波动,不可避免地会影响到中国的企业,特别是制造业企业,叠加我们自己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深层次的矛盾、困难、问题的集中暴露,使我们在去年包括到目前,还有许多企业面临一些困难,突出表现在比如融资难融资贵、生产经营成本比较高等问题,这些都是变中有忧的反映。」

他强调,要严格防止各级政府的投资形成新债务,并且鼓励民间投资与政府投资结合。他說很快會推出一系列措施﹕「一是要降低准入门槛,扩大准入空间。二是帮助民间投资解决客观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融资的问题、各种建设过程当中需要政府部门服务的问题等,来促进它能够平稳健康的发展,共同推动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和国民经济发展相适应。」

China NPC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欧美抱怨中国强制进行技术转移,又对外资施加多重管制,成为争议焦点,让中国十分头疼

所谓「开放」是态度还是行动?

《外商投资法》被排定在3月15日在人大第四次全体会议上表决,预计将获得通过。然而,就算这个法案能在大会上获得通过,它是否获得落实,又是另外一个问题。这也将是中美之间能否达成协议的核心重点。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上周对白宫说,他随手就可以举出好几个例子,说明北京签约之后「很少会履行他们的义务」。莱特希泽接着说,北京同意要扩大进口美国大豆或是天然气等商品还不够,只要牵涉到长远协议,就必须处理到智慧财产权、强制技术转让、以及中国给企业的补贴。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高级副主席艾琳·恩尼斯(Erin Ennis)说,要让中美双方能够在长远的执行机制上达成共识十分有挑战性。美国总统特朗普希望将来在中国违背承诺时都可以开征关税,而且不会遭到报复。中国則很有可能认为这样的条件是限缩中国主权。但是如果他不答应,「双方要达成最终协议又很困难。」

香港中文大学的林和立教授对美联社表示,中国也在抵抗美国对企业改革的要求。比如说,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公佈政府工作报告时,不但没有减少对科技研發的支持,还加大支持力度。「中国不可能在这方面同意让步,因为这攸关国家的未来。」他说﹕「社会主义國家在發展高科技产业时,政府扮演重要的角色。中国不可能在这件事情上让步。」

这也就是说,中国可能至少在过去不开放给欧美的金融体系方面,展现出更加开放的姿态。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也在周二 (3月5日) 如此回答记者﹕「可以确定的是金融体系必然会开放,中国和美国已经达成共识。」

欧盟商会:更希望有明确时间表


在上海的欧盟商会会长德安德里亚(Carlo Diego D’Andrea)向德广联表示,新的投资法是朝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还不够。他称赞该法对知识产权有了更好的保护,也让不公平的技术转让更困难。但是,“尚不明确这些改革如何落实”。他表示,一方面,法律条文听上去很好,“另一方面,我们希望的其实是明确的日程表,如何实际地进行下去”。

此前,《外商投资法》二审后,欧盟商会曾向德国之声表示,一方面,外商投资如今被视为重要优先事务,这是欧盟商会所乐见的。不过,针对“外商”仍存在不同的司法框架,这是个很大的问题。中国欧盟商会会长哈博恩(Mats Harborn)当时表示:“此外,《外商投资法》加速审议,也导致公开征求意见这一阶段的意义降低。欧盟商界原本正在为这一阶段准备,如今也很难有机会就相关规定的模糊性提出意见,或者就该法如何在全国范围内得到统一执行提出建议。”
《外商投资法》在3月5日提请全国人大会议审议前,曾在一个月内经过一审和二审。中国官方新华社此前报道,这是“为立法按加速键,显示中国加大改革开放的决心”。
 

罗法/李芊(美联社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