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审查海外惹议 荷出版商终止合作 | 文化经纬 | DW | 29.04.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中国审查海外惹议 荷出版商终止合作

本月中,两名纽西兰奥塔哥大学的教授披露,荷兰学术期刊出版商博睿 (Brill) 旗下刊物对有關中国文本研究的学术文章进行审查。 此消息一出,中国學術审查的议题再度成为焦点。

China, Proteste in Hong Kong (Reuters/B. Yip)

随着中国对海外学术圈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两位纽西兰大学教授也开始认为需要透过发声来激励其他有类似经历的学者公开分享他们的看法。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中国近代与现代文学界享誉盛名的荷兰出版商博睿 (Brill) 上周四 (4月25日) 透过推特发表公開声明,表示自2020年起,将终止替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 (Higher Education Press in China) 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发行四本学术期刊。根据博睿于4月19日发布的公开声明,这个决定源于两名纽西兰奥塔哥大学 (University of Otago) 教授,公开指控一本学术期刊对投稿文章进行内容审查,博睿也因此决定重新检视与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合作关系。

爆出審查疑雲的纽西兰奥塔哥大学教授埃德蒙 (Jacob Edmond) 与黄洛琳 (Lorraine Wong 音译),是博睿发行的《中国文学研究边境》(Frontiers of Literary Studies in China) 特刊的編輯。4月18日,兩人在网络上分享了他们遇到的内容审查状况。這本期刊是由隶属于中国教育部的高等教育出版社委托博睿在全球发行,编辑群成员也包含了数名美国顶尖大学的学者,而办公室则注册于北京。

埃德蒙表示,他们受委托以後擬定了一个关于「中国文字的理解与运用如何在全球体现中国」的主题。兩人完成收稿程序后,该期刊的编辑群也接受了全部四篇文章。但他们在特刊发布前收到的草稿,卻发现其中一篇由佐治亚理工学院刘今 (Jin Liu 音译) 博士撰写的文章不見了。該文章主題关于中国网络漫画工作者李小乖的作品,他的畫作常常透过讽刺社会弊病、形容中国共产党与人民间的鴻溝以及贫富差距來引人发笑。此外,兩位編輯所撰写有關刘今作品的介紹,也一并被略為篡改。

埃德蒙说:「当我们致函《中国文学研究边境》责编张旭东 (Xudong Zhang) 质疑该期刊的审查时,张说因为他们的办公室位于北京,他们必须遵守中国的审查规则,所以我们不应该对刘今的文章遭移除一事感到意外。他甚至说,刘今的文章從一开始就不应该被选入此特刊,所以他现在要运用他的编辑特权来摒除刘今的稿件。 」

张旭东目前在美国纽约大学任教比较文学与东亚研究,他向美国网络媒体《高等教育内幕》(Inside Higher Education) 表示他不希望透过电邮评论此事,并强调他希望在与编辑委员会商议后再发布声明。该期刊的另一名编辑委员,康乃尔大学中国文学与文化系教授阿德穆森 (Nick Admussen) 则发推文强调他从来没答应出任《中国文学研究边境》的编辑委员,并已要求期刊将他从编委会除名。他说:「这个期刊有一些不实之处,而这个责任不应该由博睿承担。虽然这期刊发表过一些有用的研究,但对我而言并不是真的有用。」

博睿在埃德蒙发表公开声明的隔天,在推特上发表公开声明表示,博睿自2012年开始替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发行《中国文学研究边境》。聲明强调:「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负责期刊的内容审核,博睿只负责替他们在中国以外的地区发行纸本与网络期刊。博睿长期致力于成为国际独立的高质量学术研究出版商,我们也将把推廣知识、提倡独立学术理念跟新闻自由做为我们的营运宗旨。我们正在审视博睿與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的合作关系,我们也会在必要时,毫不犹豫地捍卫出版道德。」

模糊的出版界线

埃德蒙在公开声明中表示,当初他与黄洛琳是因为看到博睿为《中国文学研究边境》的发行商,且不少知名学者都是编委会成员,才误以为这个期刊的审查标准与美国其他相关期刊一样。然而,当他们发现《中国文学研究边境》隶属于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且其办公室位于北京,才明白它会受到中国政府的各种审查。

埃德蒙说:「正因为现在越越难辨别一个期刊是否由中国政府发行,所以我们的案例变得更令人担忧。另外,中国境外的编辑、学者或出版商可能因為仰赖中国的资源,而导致他们愿意替中国政府的审查背书。当全球许多政府试图打压异议人士、新闻自由、司法自由及学术自由时,替学术独立性发聲变得更加重要。」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Wong)

2017年时,剑桥大学出版社曾因在中国删除敏感内容而引起争议。

为了声援刘今,埃德蒙与黄洛琳最后决定将当初替《中国文学研究边境》所安排的四篇文章从特刊中移除,并在另一个名为《中国文学: 散文、文章与评论》的学术期刊重新发表。

在得知博睿宣布2020年起终止替中国高等教育出版社发行四本期刊后,埃德蒙告诉德国之声,这个决定显示博睿对学术自由的坚持,也是国际学术圈对抗中国审查的一个微小胜利。然而,他不认为这足以阻止中国继续向外输出其世界观。他表示:「我跟黄洛琳希望能透过主动发声,来激励其他研究中国的学者公开分享他们遭遇的中国审查。此外,我认为确保学术期刊内部能拥有学术自由及独立学术性等原则也很重要。」

在这起事件受到关注之前,中国官媒人民网在2017年8月便发布一篇报导,介绍中国的商务印书馆如何透过与博睿的合作,让中国学术研究成果走向国际。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