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权: 被消费的抗疫英雌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0.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国女权: 被消费的抗疫英雌

中国官媒将剃发的甘肃省医护称为「最美逆行者」,引发网民批评,就连共青团同天推出的拟人化角色「江山娇」也沦为网友的质问对象。这是否代表中国舆论开始捍卫女权了? 德国之声邀请到专家分析。

(德国之声中文网) 新冠疫情爆发下,性别议题也意外在中国网路上引发关注。其中特别引起讨论的是甘肃女性医护疑似被迫剃头的一段影片。就学者看来,重点已经不只是医护个人意愿问题,而是这种国家英雄号召的论述方式。

深耕性别议题的台湾清华大学社会学研究所副教授沈秀华注意到,就算是女性医护剃头的报导,报导中也强调这些女性获得了父母与丈夫的「允许」,强调女性的从属性。

这个视频17日发布时,主题叫做「剪去秀发,他们整装出征」。视频中集体剃发的女性医护人员面色凝重,有人别过头、有人落泪。随后有声称是知情者的网络社交媒体用户公开表态称,上述女性护理人员是出于「自愿」。

在沈秀华看来,这类的论调是洋溢父权色彩的。她认为,在这次抗疫当中,中国官媒试图以阴柔的女性特质作为感性号召: 「这么阴柔的女性都能加入抗争,他们现在在塑造英雄,他们要用这种东西来动员中国群众。」

动员造成反效果

台湾大学新闻所教授张锦华不认为,甘肃医护落发是为了投入疫情做准备: 「如果用光头可以减少感染率,那为什么男生不去替光头? 为什么是女性呢? 」因此,张锦华批评这个视频是中国政府想要转移焦点: 「中国政府利用医护中弱势的女性,把他们塑造成悲剧英雄的角色,是转移了国家治理的失能,作为爱国主义的宣传,来转移政府的责任。」

这不是中国第一次以英雄色彩的报导来鼓舞群众。这种做法一直以来都存在于中国官媒的作法当中,但是这次女性医护的报导之所以如此引发关注,沈秀华认为,一部分是因为疫情已经影响到了日常生活,再加上对染病与死亡的恐惧,群众的情绪已然累积到了一个引爆点。

「我们对社会的正义一开始都是来自于质朴的愤怒。」沈秀华说: 「因为疫情已经影响到日常生活里面的所有层面,导致一开始没有意识到中国政府问题的人,也会开始在心中留下东西。那这个留下的东西有没有机会让她继续发展,我可能就不会这么乐观。」

沈秀华提到,在习近平上任以后,人权工作者的行动空间被打压,2015年女权五姊妹被捕之后,「女权」二字更是成为敏感词。因此她认为,疫情之下关注女性医护的情绪反应不见得能这么直接的对应到「女权」,也不能这么乐观的判断随着女性医护受到关注,女权意识就可以抬头。

Symbolbild Zeichentrickfiguren der Kommunistischen Partei Chinas - Hongqiman und Jiangshanjiao (Privat)

共青团中央推出虚拟角色「红旗漫」与「江山娇」,甫出道就引发网民挞伐,短短五小时就下架,可能是「史上最短命的虚拟偶像」。

生不逢时的「江山娇」

「江山娇,你爸妈让你考研还是结婚?」「江山娇,你穿裙子要过膝盖么?」「江山娇,你晚上一个人出门么?」「江山娇,你挣的这个角色是不是睡的老板啊?」「江山娇,你为祖国剃头么?」

五个小时间,「江山娇」遭到十万网友质问。这个名字原本只是中共青年团在2月18日重磅推出的拟人化偶像姓名,改编自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网友将其与「剃头医护事件」连结,发出不平之鸣,尖锐问题直指中国女性面临的种种困境。

沈秀华分析指出,女性占中国医护人员多数,说到女性的生理需求与遭遇,不是医护的女性也会有共鸣。她说: 「中国疫情里面女性用日常工作,不管她是街道工作人员也好、医护也好,她做她本来就在做的事。可是它(官媒)不愿意把他们在这种有危险的情况下,本来就在做的日常工作讲出来,偏偏要去报导剃头、怀孕流产等东西,来动员抵抗疫情的情感。我想这也是大家愤怒的原因。」

中国官媒不是第一次用拟人化吸引年轻人。在此之前,几乎能称作莫大成功。例如中共青年团的自称「团团」,江宁公安在线自称「婆婆」,都广受欢迎。在香港爆发抗议以后,维护中国形象的网民们自称「饭圈女孩」,将中国称为「阿中哥哥」,为他打抱不平。

可见江山娇如此短命陨落,最大的原因是生不逢时。

China Peking Menschen mit Schutzmasken (Reuters/China Daily)

许多清洁工都是女性,就算疫情爆发仍持续工作

女性医护被忽视的需求

其实在新冠病毒的疫情当中,性别议题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引发关注。2月6日起,博主梁钰在微博上提问「前线医护人员的卫生巾和考拉裤还够吗?」这条微博引发两百转发。根据上海市妇联提供的数据,医生中有50%以上为女性,一线女护士更是超过90%。在之后的不到一周内,梁钰也开始与前线的医院与慈善机构联络,更在2月11日上线了 #姊妹战役安心行动# ,希望解决10万名女性医护的卫生巾需求。

女性医护都表示非常需要,还有微博网民留言说已经向医院申请了两天都没有发下来,十分心急。但梁钰与医院男性领导的对话时,对方却说「我们其实急缺防护用品,这个不急的」。甚至还有网民留言「人命都保不住了,还管你裤挡里的那些事。」这些话语引发热议,就连联合国妇女署最后也出面提醒:「全球范围内,在自然灾害、疾病、冲突、暴力迫害发生时的性别不平等现象可能会由此加剧或更为突显」。

2月18日,新华网报导,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紧急筹集的近4万包卫生巾已运抵武汉,开始向抗疫一线女医护人员发放。这对于女性来说,无疑是一道曙光。

物资需求也许暂时得到缓解了,但是江山娇对网友提出的问题仍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