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债务:软着陆跑道上的定时炸弹 | 经济纵横 | DW | 17.04.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中国地方债务:软着陆跑道上的定时炸弹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多年来一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然而,随着一名金融业体制内领导人物向地方政府发债说“不”,人们再次以听到了地方政府债务这个“定时炸弹”的嘀嗒声。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国地方政府官员在过去几年想方设法发展经济,用不断攀高的GDP为自己增添政绩的过程中,已经彻底明白了一个道理:通过公共建设项目带动地方经济及就业发展最为"方便可行"。对于旁观者来说,这体现在建设水平国际一流,但几乎看不到几辆车走过的省际高速公路上,体现在各个城市争先恐后建设的各种"广场",购物"天地",商业"中心"上,也体现在中国各级地方政府一栋栋"赛白宫"、"超欧美"的办公大楼上。

Autobahn Shenzhen-Shantou in der chinesischen Provinz Guangdong (Juni 1997)

中国地方政府多年来一直相信:“要想富,先修路”

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所有的这些也许可以让他们感到骄傲,成为接待远道而来的客人时,一定要令其领略一番的"风景线"。但也总是会有人问,政府哪里来的这么多钱,修建这些"形象工程"?

地方政府举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对于各级地方政府来说,这在1993年之前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它们可以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为各种公共建设项目融资,而这种债券是以以当地政府的税收能力作为还本付息的担保。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 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为了筹集公共建设资金,都曾经发行过地方债券。有的甚至是无息的,以支援国家建设的名义摊派给各单位,更有甚者就直接充当部分工资。而中国当时另一个有权发放债券的机构--中央政府于1993年"叫停"了地方政府债券的发放,理由是"怀疑地方政府承付的兑现能力"。从那时开始,地方政府如果想要通过举债筹集资金,就必须想别的办法。

对于熟练掌握"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中国地方政府来说,中央的规定并非铁板一块,有很多"理解上的空间"。因此,地方政府将原先的直接发债,改为"借壳",通过成立有特殊目的的实体机构来发行债券,继续为基础设施项目融资。因为官员们明白,归根结底,只有搞基础设施建设才能够弄出一些"看得见"的政绩。

An employee counts Chinese 100 yuan banknotes at a branch of Industrial and Commercial Bank of China in Huaibei, Anhui province, July 6, 2012. China's central bank cut interest rates for the second time in a matter of weeks on Thursday, stepping up efforts to bolster an economy that last quarter probably suffered its weakest growth since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REUTERS/Stringer (CHINA - Tags: BUSINESS POLITICS) CHINA OUT. NO COMMERCIAL OR EDITORIAL SALES IN CHINA

地方政府投资不用看"投资回报"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危机大过美国次贷危机?

而在审计人员的眼中,中国地方政府不断举债的做法已经"离开可控的范围"。一家中国本土会计师事务所信永中和(ShineWing)的董事长张克向英国《金融时报》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可能引发比美国住宅市场崩溃更大的金融危机"。该报发表文章称,张克的担忧意味着,他已基本上不再为地方政府的债券发行"背书"。

这位有志与国际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竞争的管理者向《金融时报》透露,他和公司团队了解了几个项目后,"发现很危险,就退出来了。"因为"大多数的偿债能力都不是很充分,这样将来事情就会变得很严重。"

该报发表的文章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评级机构和投资银行都已表示对中国政府债务感到担忧。但是,中国金融业的一名体制内人物(张克是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发表如此严厉的言论是罕见的。张克表示:"危机是或然的。(但)因为债是滚动、长期的,因此爆发时间不确定。"

不知何时引爆的定时炸弹

为了应对全球范围内的金融危机,中国政府从2008年开始放松了借款限制,随后地方政府"借壳"发行债券的数目大幅增加。据媒体报道,评级机构惠誉(Fitch)认为2012年底中国主权债务占GDP的比例为74%,其中中央政府债务占49%,地方政府债务占25%。而中国前财政部长项怀诚不久前曾表示,地方政府债务可能高达20万亿元,这一水平远高于惠誉(Fitch)12.85万亿元的预估值,甚至是此前中国审计署公布的官方数据10.7万亿水平的两倍。

In this photo taken Wednesday, June 3, 2009, lightning strikes over Guangzhou International Finance Center during a rainstorm in Guangzhou, south China's Guangdong province. (AP Photo) ** CHINA OUT **

地方债务危机已经成为整个金融系统的最大威胁之一

而早在2004年,中国政府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官方新闻媒体中新社2004年援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专家报道称:"目前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实际上已经超过金融风险,成为威胁中国经济安全与社会稳定的头号杀手……中国地方政府所负债务的种类之多,负担之重,已超出一般人想象,如何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风险问题已成为当务之急。"

时过近十年,国际各方依然关注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隐藏的风险。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惠誉(Fitch)一周前下调了中国的主权信用评级,为1999年以来的首次。本周二(4月16日),穆迪(Moody's)将中国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为稳定。

"拆东墙,补西墙"无法继续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2013年第一季度,地方政府旗下的投资公司发售了2830亿元人民币债券,同比增长一倍多。通常人们会预期这样的增长将提振经济,但2013年首季中国经济增长意外放缓至7.7%。张克向该报表示,从公共广场到道路修缮,许多地方政府投资于回报平平的项目,因此只能依靠"发新债还旧债"的方法来偿还债权人。他认为,总有一天这种循环无法继续。

张克向该报表示,最初他不觉得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券有什么问题,因为首批发行人是财政稳固的大城市,而发行额也不大。但他逐渐感到震惊,因为较小的城镇--近期甚至还有一些县政府也发现,借助投资实体发行债券是轻松的融资渠道。这对于他来说"变得有些可怕了",因为中国有2800多个县。如果每个县都在发债,就有可能引发危机。而这"可能比美国的房地产危机更庞大。"

作者:任琛

责编:石涛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