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美国″后院″扩大贸易领先优势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6.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国在美国"后院"扩大贸易领先优势

虽然美国正在试图说服拉美伙伴,同北京相比华盛顿是一个更可靠、更透明的商业伙伴,但拉美国家领导人抱怨美国只会“说空话”、“画大饼”,不如中国带来的“真金白银”实在。

根据现有的数据,除去墨西哥,去年,拉美各国和中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近2470亿美元,远远高于与美国之间的1740亿美元。

根据现有的数据,除去墨西哥,去年,拉美各国和中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近2470亿美元,远远高于与美国之间的1740亿美元。

(德国之声中文网)根据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统计的数据显示,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中国和拉美国家之间的贸易额不断扩大。中国与这些国家之间的贸易量已经超过美国同这些国家之间的贸易量。

 

路透社对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进行研究之后发现,美国除了依旧是墨西哥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同拉美其他国家的贸易关系已经超出美国。

这显示出,美国在一直被自己看作是后院的拉美地区逐渐失去地位。为了制衡中国的影响力,拜登本周在洛杉矶召开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同墨西哥之间就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美墨两国间的贸易额超过美国同拉美其余所有国家贸易额的总量。

美国同拉美国家之间的贸易逆差在2018年特朗普执政期间首次出现,在拜登上任之后又不断扩大。

拉美一些国家的现任和卸任官员对路透社表示,美国在采取具体行动方面进展缓慢,而中国作为谷物和金属资源的主要买家,在贸易和投资方面为该地区提供了更多机会。

秘鲁前驻华大使胡安·卡洛斯·卡普纳伊(Juan Carlos Capunay)说,除了墨西哥,“对拉丁美洲来说,最重要的商业、经济和技术联系肯定是中国,中国是这个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远远高于美国”。

他还补充说,在政治上拉丁美洲仍然与美国保持着更多的一致。

根据现有的数据,除去墨西哥,去年,拉美各国和中国之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近2470亿美元,远远高于与美国之间的1740亿美元。路透社未能取得拉美所有国家去年的贸易数据,但是数据缺失的这些国家对华和对美的贸易较为平衡。

墨西哥去年与美国的贸易总量为6070亿美元,高于2015年的4960亿美元。去年墨西哥与中国的贸易额达到1100亿美元,高于6年前的750亿美元左右。

美国白宫和国务院都没有回应路透社发出的相关问询。

为了制衡中国的影响力,拜登本周在洛杉矶召开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为了制衡中国的影响力,拜登本周在洛杉矶召开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美国政府官员表示,拜登总统将在本周举行的美洲峰会上宣布一项西半球国家间的经济伙伴计划。这项计划的重点是以现有贸易协定为基础促进经济复苏。路透社指出,这一计划显然是想制衡中国的影响力。

这个被称为“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Americas Partnership for Economic Prosperity)的计划将涵盖五个领域,包括动员投资、重振机构(美洲开发银行)、清洁能源就业、弹性供应链和可持续贸易。

但这一计划很可能在美国国内受到保护主义的抵制,同时还需回答,如何让拉美地区差别甚大的经济体共同实现这些目标的问题。

“吃败仗”

访问过拉美国家的拜登的助手试图说服合作伙伴,华盛顿是一个更可靠、更透明的商业伙伴。美国公开指责中国以投资为名为各国制造“债务陷阱”。

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承认,华盛顿正面临一个艰难的挑战。他说:“只要中国准备好把现金放在桌子上,我们似乎就在打一场败仗。”

如果将美墨之间巨大的贸易量计算在内,美国在同拉美国家的贸易关系中仍处于领先地位,但这掩盖了该地区一个更广泛的趋势,也就是中国制造的商品正在夺取优势,北京从拉美地区大量买进大豆、玉米和铜。

中国在阿根廷以及铜矿资源丰富的智利和秘鲁都在扩大优势。即便是在被极右翼总统博索纳罗怀疑中国商业利益影响过大的巴西,中国同样取得巨大进展。

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公开抵制美洲峰会。

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公开抵制美洲峰会。

BMJ Consultores Associados公司巴西分部的巴莱尔(Welber Barral)说,中国经常在运输和基础设施方面进行投资,这有助于粮食和金属方面的贸易交易。与此同时拉美各国政府经常感到美国只是在说空话。

他说:“拉美各国政府抱怨,(美国)说了那么多,但最后钱在哪里?”

在洛杉矶主办的美洲峰会被看作是美国对抗中国的一个核心平台。由于拜登未邀请独裁国家尼加拉瓜、委内瑞拉和古巴领导人参加今年的会议,结果引发墨西哥总统奥布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在内的拉美多国领导人公开抵制。

前白宫官员、现在智库美洲委员会担任副主席的法恩斯沃斯(Eric Farnsworth)说,美国国内事务议题和乌克兰战争使得拜登的注意力放在了其他地方。

他说:“(美洲)峰会是解决问题的一部分,但是还需要拿具体的东西出来。”

(路透社)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