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同性恋″敢爱不敢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9.02.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中国同性恋"敢爱不敢说"

在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同性恋是个禁异话题,属于犯罪行为。直到2001年,中国心理学家联合会才正式将同性恋从精神病名单中取消。

Gay rights campaigners wave rainbow flag during parade in Hong Kong, photo

香港同性恋者的集会

(德国之声中文网)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同性恋者的处境有所好转,有了同性恋者聚会的酒吧和同性恋者网站。虽然政府容忍了同性恋者的存在,但是同性恋仍然是一个禁区,几乎无人敢于公开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据估计,中国共有3000万同性恋者,其中很多人为逃避家庭的压力组建异性婚姻家庭。

位于北京市中心鼓楼大街的"乙烯酒吧",乍看上去,与这一热闹市区的其他酒吧没什么区别。但是如果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里的客人几乎全部是年轻男士。在这里可以看到在其他公共场所几乎永远不会看到的场景:成双成对的男人情意绵绵,亲密无间,甚至拥抱接吻,丝毫不隐讳他们是同性恋。

不敢"出柜"

冬冬和其男友是这里的常客。他今年26岁,在北京上完大学之后在一家电脑公司工作。除了几个最知心的朋友外,没有人知道他是同性恋。他来自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个小县城,他的学业和目前的发展轨迹成为当地的骄傲。因此,向家人和同事表明自己"出柜"对他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和冬冬一样,几乎来这家咖啡馆聚会的所有男士都对家人隐瞒自己是同性恋。除了在这里或者在网上他们敢公开自己是同性恋之外,在其它任何场合都要全力掩饰。他们害怕看到周围人的反应,害怕让自己的家人失望,因为中国的很多家长不惜为自己独子的前程大量投资。

最近几年来,特别是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同性恋者的境况发生了很大变化,有了像"乙烯"这样的同性恋酒吧,甚至还有了一家私营同性恋咨询站。从1997年开始,同性恋不再被视为非法,也不再被列入精神病患者之列。但是人们对同性恋的歧视仍难以消除。中国社科院的社会学家李银河说: "同性恋者面临的压力很大。特别是公众人物都不出柜,害怕压力。社会底层的同性恋者面临的压力更大,更严酷。"

自杀和欲自杀者30%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传宗接代是中国家庭的传统价值观。这使得同性恋者尤其面临巨大压力。冬冬的父母就一再催促他尽早结婚。每次回家,父母都忙着给他张罗介绍对象。这种"盲目相亲"对他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折磨。专门研究同性恋行为的社会学家李银河说:"据统计,有30%的同性恋者自杀或者想过自杀。这个数字远远高于周边人群。这说明这个群体的心理和社会压力都很大,自觉苦闷,压抑,没有出路,没有前途"

为了摆脱压力,起码给父母和周边的人留下一个与常人一样的印象,大多数同性恋者结婚成家。据估计,中国70%至80%的男同性恋者结婚,对妻子隐瞒自己是同性恋,只爱男人。这样的婚姻,特别是对女方来说,常常带来灾难性后果。

不愿透露真实姓名,给自己取了个英文名字的格瑞斯就是一个例子。格瑞斯说,她现在一看到结婚时的照片,就想哭。婚后不久,格瑞斯就发现丈夫是同性恋,有固定男友。丈夫发给男友的手机短信泄漏了天机。她说:"看到丈夫思念男友的短信后,先是感到震惊,不愿相信这是真的。之后慢慢地从希望到失望`,到最后的绝望。他跟男朋友的每一次约会,聊天和短信都会给自己带来巨大伤害,直至最后无法承受这种伤害。"

1600万女性与同性恋者结婚

几个月前格瑞斯离了婚。她说,幸运的是他们没有孩子。她说,他们结婚几个星期后她就发现了丈夫的真相,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因为其他女性常常是伴随着猜疑,默默忍受这种没有爱情的婚姻多年。据估计,中国有1600万妇女生活在这种状况的婚姻中。直到几年前,中国才有了零星的电话咨询和网站。同样与同性恋丈夫离了婚的小姚,两年前在西安设立了电话咨询和一个网站。她说:自从设立了网址之后,每天晚上她至少接到2、3个电话,有时更多。她白天上班,只能晚上提供咨询帮助。打电话的主要是30至50岁之间的女性。"

小姚主要是听她们倾诉。她有过亲身体验,理解这些女性的孤独无助。她知道获得真相那一刻愤怒和失望的滋味。她劝那些求助的女性不要自己欺骗自己,而是敢于正视现实。如果没有孩子,尽快离婚是最佳选择。

中国的公众舆论几乎从不谈及同性恋问题。即便是提到同性恋一词,也都是与艾滋病有关。公众人物,如著名演员,音乐家或者电视节目主持人,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同性恋,更不用说政治家。在党内,同性恋始终是禁异话题。

尽管如此,与5年,10年或者15年前相比,中国的同性恋已经开放得多。在鼓楼大街的"乙烯咖啡",同性恋者经常举行沙龙,讨论艾滋病,出柜、名义上的婚姻等问题。通常有50至100人定期参加沙龙。组织者名叫灵觉丁(音译),除了组织沙龙外,他还设立了一个为年轻同性恋者提供咨询帮助的网站,同性恋者可以通过该网站进行交流。

在"乙烯咖啡"厅举办的一个晚上沙龙,讨论的是一个最棘手的问题:如何告知父母真情。咖啡馆内座无虚席。很多同性恋者的母亲也参加了讨论会,讲述了她们的儿子出柜以及她们接受现实的艰难过程。其中包括一位姓刑的妇女,她的儿子如今公开与其男友同居。她说:作为母亲,我告诉这些孩子们,不要有太多的顾虑,大胆的把事情说出来。与父母互相沟通,及早把事情解决,免得有压力,这也是对父母的尊重。"

同性恋无法改变

这位姓邢的母亲曾希望儿子转变。但是她的希望落空。如今,她已经明白儿子是不可能转变的。但是有很多其他的父母仍没有认识到这一点,他们硬是拖着孩子去看心理医生。

社科院的李银河说:"家长们都以为孩子患有心理疾病,于是带他们去医院治疗。而任何心理学家都会证实,改变一个人的性倾向是不可能的。"

在"乙烯咖啡厅",邢妈妈呼吁在场的同性恋者,不要再继续自我否定,以及出于不必要的顾虑继续瞒着父母。但是年轻的同性恋者冬冬说:"'出柜'需要正确的时机。我选择的时机是,我在经济上非常独立,能够让我的父母远离当地的社会舆论,把他们接到北京和我住在一起,然后逐渐让他们理解这个群体,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生活跟正常人一样。"

冬冬一边说话,一边握住男友的手。他们只能在这个"乙烯咖啡厅"公开地的亲昵几小时,或者在网上表达爱慕之情。除此之外,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自己的家中,他们只能继续隐藏自己的同性恋恋情。

作者:ARD 编译:李京慧

责编:谢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