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下) | 北京观察 | DW | 17.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下)

7月13日明镜网发表了特约作者成明对习近平家族的商业调查,这是针对彭博社有关习家族财富调查报道的澄清,也是中共从未有过的最高层家族的一份财产公示。

7月13日,明镜网发表即将出版的《外参》杂志独家新闻《质疑彭博社对习近平家族财富的报道》,作者成明被冠以"特约作者",所用资料均来自未来中国第一家族财富的"知情人"。该文对彭博社主要报道的习近平的三姐齐桥桥、姐夫邓家贵,前夫之女张燕南一家三口,在稀土、房地产、资本市场三领域的六项商业活动,逐一进行了澄清。

稀土与3.1亿美金是天方夜谭

彭博社报道习近平家族财富最吸人眼球的是"资产达$3.76亿的众多公司中的投资,包括在一家资产达到$17.3亿的稀土公司的18%的间接股权($3?14亿)。"稀土与3?14亿美元的股权持有,明显是彭博报道的画龙点睛。

成明调查列出的是详细历史数据: 2008年,齐桥桥、邓家贵拥有60%股权的上海望潮公司,经江西省政府有关部门批准,按江钨集团经审计评估净资产的1.33倍为对价,增资江钨集团。江钨集团合资前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5亿元,净资产为人民币21.22亿元。

协议签署后,因金融危机冲击,资金困难,上海望潮公司又联合深圳建行、江西金源投资公司共同投资,至2010年1月,陆续投资到位6.15亿元人民币,占江钨集团股份17.91%,上海望潮公司资金只占江钨集团股份约7.3%,邓家贵按60%股权计,约占4.5%。根据《江西稀有稀土金属钨业集团有限公司2011年年度审计报告》,截至2011年12月31日,集团净资产为29.55亿元人民币。

成明除了出示投资数据的历史演变,还调查到江钨集团的经营范围根本没有稀土矿业务,成为彭博报道焦点的稀土矿,只存在公司的全称之中。这确实是天方夜谭了。

成明对此项投资最后的调查结果,合资后江钨集团仍由原经营团队管理,因为经营不善,一直没有分红。按照成明调查的数据计算,齐桥桥、邓家贵截至2011年底,这项投资换来的资产市值是1.3亿人民币,而绝非3.1亿美元(24亿港币)。

张燕南风险投资最成功

齐桥桥、邓家贵未取得明显效益的投资,还有大连万达项目,这项投资占大连万达商业地产有限公司总股本的0.83%。

齐桥桥一家投资最成功的是合康变频项目,这是她与前夫之女张燕南个人的风险投资。彭博报道称:张燕南在北京合康亿盛变频科技有限公司投资了317万元,从2009年至今增值了40倍,按照深圳股市昨日的收盘价,已经达到1.284亿万元(2020万美元)。

成明的调查更为详细:张燕南从海外留学回国两年后,接触了从事节能减排等环保设备生产的高新企业北京合康亿盛变频, 07年3月投资200万元,合康公司当时的注册资本金1100万元;张4月又增资100万元;2008年,在增加新股东的情况下,全体股东又一次对所持股份进行增资,张增资135万元。张三次共投资435万元,最终获得企业股权8%。张燕南的投资回报,在于2010年1月,合康变频在创业板成功上市。

成明调查,习家族所有企业都是实名注册,公开透明,合法经营。彭博社承认他们的报道采用的大都是历史数据,在资产的估值上存在较大偏差;这些数字没有计入负债的部分,因此也不反映家族财富的净资产。成明确认这一点,明确证实邓家贵和齐桥桥的公司还有数量不菲的负债。"数量不菲"是多少?没有进一步说明。

令人"恼怒"的房地产

邓家贵投资的房地产,是彭博报道着力渲染的的部分。"公众对飙升的住宅成本非常恼怒,使得房地产对于中国领导人而言成了一个特别敏感的问题。""6月,观缘一套189平方米(2034平方英尺)的三室公寓在网上的挂牌价格是1500万元。每平方米售价79365元,比中国的年度人均GDP的两倍还要多。"

成明调查证实,观缘是邓家贵和友人合伙购买的二手房项目,在收购过程中,被无辜牵涉到前项目方的官司之中,达5年之久。官司了结的2007年,恰遇楼市上涨,才转亏为盈。观缘也成为邓家贵最赚钱的投资项目。

成明认为,官缘赚的钱不能用彭博公布的今年6月的房价计算。因为观缘项目几年前已经售完,当时的售价比现在的房价低得多,房价的飙升,是不能让过去的开发商负责的。

彭博渲染的香港房产,也很刺目。"一年后(指习仲勋退休后的1991年),她(齐桥桥)在当时的英属地香港以300万港币的价格买了一套公寓--当时这一价格相当于普通中国工人年收入的900倍。地产登记记录显示,这一位于香港宝马山的宝马山花园的一套物业仍在她的名下。"

成明的调查澄清了彭博的上述报道,1991年是邓家贵花300万港币在香港宝马山的宝马山花园购买了一处房产,当时两人没有婚姻关系。几年之后,邓将此送给齐桥桥作为定情信物,两人于1996年结婚。

成明还采用多维网的报道,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邓就是云南的一名民营企业家,从事与烟草生产设备相关的生意;邓家贵和齐桥桥在香港和北京的几处房产,不少是邓家贵认识齐桥桥之前即已购买,一些是90年代的投资,在习近平进入中央之前已经持有。

China Volkskongress März 2010

中国高层政治一向犹如"宫廷大戏"

吴龙3G投资赔本内情

成明对习近平家族的商业调查,缺少习近平四姐齐安安丈夫吴龙和习远平部分,不能不视为缺憾,想必是没有获得授权。

彭博提到吴龙与新邮通讯,"新邮通信是一家从国家合同中受益的初创公司。它的专业领域是政府强制的、由中国移动部署的家用3G移动电话标准。据BDA的消息,2007年它击败了摩托罗拉等众多的资深竞争者,获得一份手提终端的供货合同。"暗示了权力对这项高科技公司的强有力的干预和利益输送。

多维新闻7月4日所发《习近平家人资产揭秘》也澄清了彭博的这项报道。根据多维向中移动高层的调查,吴龙确实以不怎么正当的手段拿到炙手可热的3G手机项目。"吴龙曾经成功说服中移动个别极高层管理人,将一份电信设备的采购合同授予该公司,吴龙承诺在他升迁的安排上提供帮助。因此该名高管信以为真,以不合理条件将合同授予吴龙的公司,并否决包括摩托罗拉的投标。"

结果如何呢? "据说是其中一家落选的国内大型设备供应商透过其他渠道向习近平反映。习近平立刻通知相关部门的最高主管,终止了这份合同,并将该名管理人给予处分,成为了中移动高层之间的一个大笑话。而吴龙在这次交易中的合作伙伴却无辜损失了几百万元人民币,但无法向中移动或者吴龙追讨。"

北京"知情人"透露,习仲勋因为反对武力镇压,六四之后,离开权力中心,被安排到深圳"静养"。吴龙受株连,被有关部门"裸身"放逐国外。形势安定之后,齐安安亲自到国外把他找回来的。回国后也只能经商,但是业绩乏善可陈,投资3G的失败是代表作。

"知情人"说当前的吴龙是一位与自身疾病和过重的体重终日抗争的人,几乎足不出户。

多维报道,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是最早全面退出商业活动的家人。习近平调到上海后,立刻要求习远平离开上海,不准在上海有任何业务。习远平没有反对,彻底撤出所有生意,包括出售之前已经开始启动的项目,回家陪伴老母亲。

习仲勋是中共的正资产

成明的调查用很大篇幅讲述习仲勋家族的简朴与低调。这符合党内外对习仲勋的公论。习仲勋和胡耀邦、赵紫阳一样,已经被视作中共少有的历史正资产。一,正像习仲勋本人讲的,一生没有犯过左的错误,没有整过人。因为小说《刘志丹》被毛泽东、康生打成"反党集团"头目,被残酷整肃16年,文革在秦城度过。二,1978年4月,被党中央派到广东,是推进改革开放,建立特区的大功臣。1980年9月回到中央之后,是胡耀邦的得力助手,是党内正气的化身。三,反对邓小平召开生活会批判胡耀邦,反对六四开枪。

因为习仲勋家人和子女多年的谨慎和低调,百度百科竟然把习家子女人数都搞错,名字也张冠李戴,令西方大媒体也以讹传讹。习仲勋一生共育7个子女。长女习和平、长子习正平,次女习乾平,为前妻郝明珠所生。郝明珠也是革命老干部,一直与儿女生活在一起。习和平"文革"死于非命。习正平1998年病逝。习仲勋与齐心生育子女四人,这便是已经走入公众视野的齐桥桥、齐安安、习近平和习远平。

传言与公示

成明透露习近平步入权力中心之后,曾多次告诫兄弟姐妹,做事必须遵纪守法,如果出了问题,他不会为他们说半句话。据悉原话是:"就是挨枪子,我也不会为你们说半句话。"几年前习家姐弟就考虑退出企业经营。成明的调查,应该被看作是齐桥桥一家的财产公示,这在中南海的顶层家族,属于第一份。可被监督,也可再被追击。如果习近平有从制度上反腐的设想,并且获得家族的支持,这份公示,应该属于一个良性的开端。

按照成明的调查,江钨集团持股去掉3亿美金,与今年五月,北京消息人士的一个传言基本吻合。据传,从四月至五月初,常委会开会一直发生严重争吵,激烈得以致拍桌子。火苗都燎到习近平。结果彭丽媛主动到中央有关部门申报了家族财产,一共5个亿。并说可以经得起组织调查。彭丽媛此举如同灭火,常委会哑口无声,无人敢跟上。常委会作出除了薄熙来,对其他领导人一律停止调查的决定。

Gao Yu

作者高瑜

成明调查最后说:"近日热炒的彭博社的报道背后有什么不便告人的故事,不得而知。"但是行文之初,谈及4月份彭博社独家报道了三代核心江泽民接见美国星巴克公司总裁;6月底北京市党代会召开前后、郭金龙担任北京市委书记这两件事。以此证明彭博社"有备而来,可谓用心良苦。"这能否看成在北戴河中央碰头会之前,"知情人"勾勒出的高层的草蛇灰线,这点很引人入胜。

作者:高瑜

责编:达杨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