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上) | 北京观察 | DW | 16.07.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中南海应该成为财产公示的窗口(上)

6月29日,美国彭博社因为报道习近平亲属惊人财富,网站当天就遭到中国当局的屏蔽。对舆论的习惯性封杀,使得高层负面新闻的影响反而更加扩大,这是十八大前舆论监控的又一次弄巧成拙。

default

中共十八大年,真可谓流年不利,震惊世界的底层民众愤怒的街头抗议、恶性人权事件,频发不止;顶层红色家族,曝出薄谷王这样旷世大丑闻,令当局也不能不认账。虽然内情还待公布,但是它的恶劣影响,远远超过六四之后党内打倒的两个政治局委员陈希同、陈良宇,及越反越多的所有腐败案件。海外媒体排山倒海般地爆料,其效果如同在中南海红漆大门上涂上一层厚厚的黑漆。

更麻烦的是,恶劣影响不以薄熙来事件止步,海外聚焦正指向中共的新权贵家族敛财之道,使得黑漆涂抹一层又一层。

《纽约时报》带头对中国顶层财富家庭进行追踪

5月18日《纽约时报》发表长文,从好莱坞最近在中国达成一笔3.3亿美金的交易谈起,梦工厂在上海成立了动画工作室,没有公开的合作伙伴,是江泽民61岁的长子江绵恒。只有通过江绵恒这样的人,梦工厂才能突进中国严加保护的电影领域。江绵恒的商业集团还和微软、诺基亚成立了合资公司,并监督电信、半导体和地产这些由国家支持的投资平台。《纽约时报》揭示“这正是中共如何分赃的方式,让高级领导人的亲属在史上最大的经济繁荣中中饱私囊。”

Portrait Xi Jinping

几个月后将出任总书记?

时报的下文,继续揭示胡锦涛、温家宝、李鹏、吴邦国、朱镕基、曾庆红多位中共前任、现任领导人的儿子及家人,还有略低一级的陈良宇、薄熙来、曾培炎、刘云山家人,如何聚敛大量财富,他们凭借权力,控制了金融、能源、水电、国家安全、资源、电信,私募基金、卫星通信和文化娱乐;他们也为跨国公司和热切盼望跟中国做生意的外国富豪当中间人。作者要说明的是“中共现任和以往其他高官的家人在不同领域掌控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已经瓜分了这个国家的经济蛋糕。”

该文所用材料不乏旧闻,散见于多年来海外媒体和网络,但是《纽约时报》这样的主流大媒体炒出来的“回锅肉”,顿时就掀起了世界性的对中国财富家族追踪和报道的高潮。

封杀彭博对习家族财富报道,使得负面影响倍增

6月29日,美国彭博社突如其来发表重头新闻《从习近平家不少大款关系,看精英们的财富》,更令世界瞠目。“彭博社收集的公开资料表明,在习近平在党内逐步攀升时候,他的亲属们(指姐姐齐桥桥一家和另一个姐夫吴龙以及弟弟习远平)将商业利益扩展到了矿业、房地产、手机设备等领域。总资产达$3.76亿。这个数字,超过5月《中国新闻周刊》揭露谷开来大姐的谷望江,借助喜多来集团,控制20多家公司,价值达1.26亿美元。

彭博社的新闻产生的负面影响之大,可以想象,因为习近平几个月后将毫无悬念地成为中共的最高领导人。新闻发表当天,中共当局封杀了彭博社的网站及旗下杂志《商业周刊》的网站。这犹如在新华门前施放什邡街头的催泪弹和强光爆震弹,造成的结果只能使负面影响成几何数级倍增。

高层家庭经商获得财富早已不是秘密

从邓小平家族起,对海外媒体连篇累牍的财富报道,从来没有做过正面回应,一律以”海内外反华势力,恶毒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以蔽之。1988年,被邓小平亲自点名,已经开除出党的方励之,在堪培拉,因为回答中国留学生提问,一张小字报(提问纸条)写着::"一些中央领导人或他们的子女在外国银行有存款账户。"方励之还没有离开澳大利亚,就接到北京的一些朋友的电话,说邓小平发话了,说方励之说什么"外国银行存款账户",这是对他的诽谤。要把方励之起诉到法院。此事后来因为在统战部任职的陶铸女儿陶斯亮对邓小平说:领导人没有存款账户,但是就她知道,一些高干子女在海外确实有帐户。邓小平才作罢干休。

Jiang Zemin tritt ab

退休的前总书记江泽民

党员领导干部配偶子女不得违规经商办企业,是中共多年抓而不紧的廉政措施,下发中央文件无数,最近的有2010年1月颁布实施的《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简称《廉政准则》),对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准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做了规定。

2011年4月,中纪委正式发布《 <廉政准则> 的实施办法》,对违反规定的8个方面52项禁止性规定如何适用《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予以明确;规定了相应的处理方式。

实施中,所有《规定》、《办法》,都成为一纸空文。原因在中国高层官员的私生活、资产、经商情况以及亲属情况都被视为是国家机密。媒体调查,私下传播都被视为非法。去年2月10日,国防大学退休教授、党史专家辛子陵被科技部部分离退休老干部请去座谈,他在讲话中引用了澳大利亚报纸报道的曾庆红之子曾伟在当地购买折合人民币2亿多巨款的豪宅,结果以违反“四项基本原则”为理由,被软禁至今,被剥夺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已近一年半。对一位有国内外影响的正军级待遇的干部尚且如此,何况平头百姓?

胡温上台之初,当时的教育部副部长张保庆为中南海解脱教育改革失败的责任,公开讲了一句话:“政策不出中南海”。今年两会记者会,温家宝被问及房地产调控问题,他回答:” 2003年至今,调控政策出了很多,但不见成效,被百姓责怪“房价越调越高,政策不出中南海。”,这句话竟然被温家宝重复引用,就变成中南海自己的名言。

《廉政准则》明文规定“领导干部的配偶、子女不准在该领导干部管辖的业务范围内个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办企业活动”,中国哪一个经济领域不在中南海管辖之下?中南海的子女又有哪一个不经商呢?九常委制,被体制内学者戏称“九龙治水”,被个别人士荒唐地称作“九总统制”。这种集体领导的一党专制,是“共在一条船上”进行利益交换的制度保障。我在你的管辖条块进行利益分割,你在他的管辖条块进行利益分割,我再把利益给D。……利益交换结果,可以出现“公共情妇”,自然也可以出现李鹏家族那样的自啃“窝边草”。看来在中国,权势家族最容易变成财富家族,就是因为权力无所不及,百姓、媒体无权监督,既无选票,也无新闻自由。

Gao Yu

作者: 高瑜

因此,已经成为中南海自言自语的“政策不出中南海”,不是真言而是谎言。从90年代呼吁的领导干部财产公示制度,20年推进不了,实际因为“财产不出中南海”。对省、地、县、乡以至村,中共各级干部整体性的腐败,应该用“上行下效”来总结。

作者:高瑜

责编:达杨

作者简介: 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