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阿富汗人的故事:被驱逐与被援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9.08.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两个阿富汗人的故事:被驱逐与被援救

这是两个阿富汗人不同命运的故事。一个曾经从德国被遣返回国,如今和家人绝望地生活在喀布尔,每天都面临生命危险;另一个曾经从挪威被遣返回国,这次幸运地成为德国首批救援的7名阿富汗人之一,来到了汉堡。

Afghanistan Taliban-Kämpfer in traditioneller Kleidung

除了杂货店,喀布尔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关闭了。街上人烟稀少,持枪者到处都是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枪声在喀布尔街头响起时,法哈德(化名)将他3岁的儿子紧紧抱在怀里,对他撒了一个谎。不远处正在举行一场婚礼。他说:"射击快乐。"向空中鸣枪是阿富汗的一项婚礼传统节目,用来向新娘和新郎表示祝贺。 

"我的儿子还不能理解他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非常害怕那些巨响。"法哈德说,他无法向孩子解释事实真相。 

每天,法哈德都会在Facebook写下他的境况。自2016年底以来,1000多名阿富汗人从德国被驱逐回国,他是其中的一员。 

他父母双亡,只身前往德国。刚到德国时,他还是一个未成年人。他在德国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尽管德国的朋友全力帮助他,但是他的庇护申请还是被拒绝了。 

备受争议的遣返 

和法哈德一样,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阿富汗人试图在德国获得居留许可,但大多徒劳无获。大约六成阿富汗人的庇护申请遭到拒绝。直到8月11日--塔利班夺回喀布尔的前四天--德国内政部才暂停了备受争议的对阿富汗人的驱逐遣返。 

尽管受到人权组织的批评,但德国政府长期坚持其立场,认为阿富汗足够安全,持续将庇护申请失败者遣返回国。目前,按照法律裁决,仍有大约30,000名居住在德国的阿富汗人应该离开。 

塔利班眼中的危险分子 

像法哈德这样已经被驱逐过一次的人,再也没有机会得到德国救援。但他已经走投无路了。他说:"如果塔利班发现我曾经长居德国,他们会杀了我。" 

事实上,塔利班掌权以后,像法哈德这样被遣返回国者比其他人面临更多危险。阿富汗移民咨询和援助组织(AMASO)负责人加富尔(Abdul Ghafoor)证实了这一观点。 

加富尔解释说,那些在西方生活过的人在塔利班眼里是一种威胁。因为他们在国外生活过,可能改变了生活方式。 

加富尔说的也是他自己的经历。他曾经逃到了欧洲,2013年被挪威驱逐并遣送回阿富汗。回国后,他成立了一个非政府组织--阿富汗移民咨询和援助组织(AMASO),以帮助其他被驱逐回国者以及境内流离失所者。 

加富尔说,并非所有被驱逐者都在他们寻求庇护的国家犯了法,但是回国之后日子不好过。他说:"阿富汗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人一定犯了错,才会被驱逐出境。" 

Abdul Ghafoor | Leiter Afghanistan Migrants Advice and Support Organization in Kabul

阿富汗移民咨询和援助组织(AMASO)负责人加富尔(Abdul Ghafoor)。 

来到安全的汉堡 

加福尔因其工作而为人所知,这也使他自己面临生命危险。长期以来,家人和朋友向他施压,要求他再次离开阿富汗。"我不断收到威胁,但我能够应对这些。"他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不想离开。但塔利班占领喀布尔后,他发现自己别无选择。他迅速销毁了办公室里所有包含姓名和地址的文件。 

如今,加富尔处于安全环境。这是距离喀布尔近7000公里的汉堡。在阿富汗,他很快就被列入了令人艳羡的救助名单,成为8月17日德国联邦国防军第一架疏散航班上仅有的7名乘客之一。他坐在空荡荡的机舱里,难以控制激动的情绪。他在电话中告诉DW,"在整个航程中,我一直在流泪。" 

“你必须撒谎来保命” 

当加富尔获得安全时,法哈德继续生活在现实的噩梦中。自从塔利班入侵喀布尔以来,他的妻子不敢离家半步,只有他外出张罗日常事务。德国朋友给他寄了一些钱。目前,他身上还有大约20欧元的现金。他不知道这些钱花完以后怎么办。 

除了杂货店,喀布尔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关闭了。街上人烟稀少,很少见到孩子。很少见到孩子。鲜有妇女冒险出门,不得不出门的话,也需要男性亲属陪同。塔利班上次统治阿富汗时,对妇女的权利进行了严格的限制。 

到处都是持枪者。法哈德一次又一次地被塔利班士兵拦住审问。"你是谁?你要去哪里?你的职业是什么?你曾经为警察或外国人工作过吗?" 同样的问题,反反复复地问。他总是说,他要去买一些食物,并报上一个假名字。"你必须撒谎来保命。" 他说,到目前为止,塔利班还没有要求他提供身份证明或其他证件。 

有几次,法哈德还带上了他的儿子。这个孩子一直在哭闹,想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为了不吓到孩子,法哈德说这些持枪的大胡子是新来的警察。又是一个白色的谎言。法哈德不相信他的家人很快会有机会逃离喀布尔。 

为仍在阿富汗的员工担心 

抵达德国之后,加富尔一直在不停地工作。每天,他都会收到来自家乡的信息和求助电话。他利用社交媒体渠道,试图组织援救行动。他还与仍在阿富汗当地的员工保持联系。他很为他们担心。他说:"我还没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是否想留在德国或欧洲?加富尔目前难以回答。"我甚至还不能理解所发生的一切,变化太快了。此时此刻,我仍然感到有些迷茫。" 

 

注:法尔哈德是化名。出于安全原因,本文隐去了他的真名。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