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那些父母在国外打工的留守儿童 | 文化经纬 | DW | 15.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东欧:那些父母在国外打工的留守儿童

他们只能从探望或者Skype聊天中了解他们的父母: 在东欧有几百万这样的孩子,他们的父母在国外以工作移民的身份生活。新的欧盟法律可能改善这一“欧洲留守儿童”的困境。

Eurowaisen in Osteuropa

Oksana Heimei

(德国之声中文网)对于Oksana Heimei来说没有比离别更糟糕的了。在她三岁的时候,她的父母第一次离开摩尔多瓦共和国。三年后母亲叶琳娜回来住了几个月。离别的日子到来时,她把女儿打发去祖母家。六岁的Oksana半路返回并在家门口看到已经拎着箱子的母亲。

Oksana今年已经18岁,一头金发,留着乖巧的辫子,她至今还能感受到儿时的愤怒。她说,"那时我还太小,不能理解母亲并不是因为想要离开才离开的。 她的母亲现在还在以色列打工--照顾别人的孩子。"

Eurowaisen in Osteuropa

13岁的Oksana决定告别祖父母,自己在家里生活

欧洲百万留守儿童

在东欧有许多孩子跟Oksana一样,成长的过程中没有父母的照顾。国际媒体赋予他们一个标签:"欧洲留守儿童"。研究表明,在摩尔多瓦共和国超过一半的儿童在没有母亲或者父亲的情况在长大。据非政府组织估算,欧盟成员国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波兰等国,大约有五十到一百万这样的孩子。而据明爱组织(Caritas)称,乌克兰有将近九百万的"留守儿童"。

家庭之间的情况其实都差不多,他们都生活在失业率较高的农村地区,父母挣的钱不足以养家糊口,更别说提供一个安定的未来。于是他们跟随前人的脚步,背井离乡,到国外做农民、建筑工人、护工或者保姆。很多人以非法手段去了欧盟国家。而孩子则被留在家里,或者和父母其中一方,或者跟着爷爷奶奶、熟人一起,或者一个人生活。

一代人的心灵创伤

上课铃声响起,"Hyperion"高中的走廊上又迅速恢复静寂。对于Oksana来说,这是今天的最后一堂课,法语课。毕业班的16名学生都穿着冬衣,这里的秋天已十分寒冷,但学校还没有供暖。

Eurowaisen in Osteuropa

Adriana (re.) 目前跟爸爸生活,妈妈在俄罗斯打工

坐在Oksana旁边的是戴安娜和阿德里安娜。她们的父母也在她们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阿德里安娜的父母夏天从以色列回来了,现在无业。伊昂18岁了,他的母亲八年前开始在意大利工作。另一位头发乌黑的孩子也叫阿德里安娜,她的父母先在韩国工作了很久,现在母亲在俄罗斯打工。在古拉加尔别内村,欧洲最贫穷国家的南部,整整一代人都在伴随着心灵创伤长大。

Skype代替拥抱

问问专家这种家庭模型的后果,很快得到的回答便是:"社会灾难"。"在父母还健在的时候失去他们,对于孩子来说是一种心灵创伤。"心理学家伊恩费尔德曼(Ian Feldman)说道。他参与了一个关于摩尔多瓦共和国大量移民导致的后果的调查。对于"留守儿童"来说,父母的爱被定期以金钱的方式打进账户或者以包裹的方式邮寄过来,虽然包裹里装的都是名牌衣服和玩具,但他们缺少的是和父母的亲近感。电脑传来的声音和模糊的Skype画面不能代替拥抱。

Eurowaisen in Osteuropa

Oksana 周末通过Skypeg跟母亲聊天

"这些孩子缺少亲情。他们在其他成人身上找寻,却被有些人利用。" 费尔德曼说。他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的提醒:身体亲近的尺度在哪里。有数据表明,近一成的摩尔多瓦留守儿童曾经被性侵。社会学家称,他们还缺少医疗保障,营养摄取不好,经常抑郁,在学校有问题。

救命稻草--欧盟?

摩尔多瓦共和国上周末(2013.11.30)在维尔纽斯和欧盟签署了联合协议书。这个小国家希望借此给萎靡不振的经济带来推动,也希望欧盟的自由贸易协议和无需签证的旅行能改善"欧洲留守儿童"的状况。

在邻国罗马尼亚,加入欧盟是否有积极影响备受争议。不受限制的旅行和更方便进入劳动市场导致了新的一轮出国潮,目的地大多是西班牙和意大利。维多利亚·内德斯(Victoria Nedelciuc)是布加勒斯特的索洛斯基金(Soros-Stiftung)的社会学家和移民专家,她坚信认为,成为欧盟成员国还是缓解了留守儿童这一问题:"罗马尼亚人可以自由出入欧盟各国,可以更频繁的探望自己的孩子,旅行的成本降低了,所以孩子们也可以去探望他们在国外的父母。" 内德斯说,出入国自由也让许多家庭实现了将孩子带到国外的愿望。

家庭梦想

Eurowaisen in Osteuropa

摩尔多瓦共和国是欧洲最贫穷的国家

但是,欧洲其实可以为孩子们的幸福做更多,比如,欧盟各国内统一实施家庭团聚的政策,便可带来很大便利。据内德斯称,在移民想要从第三国接他们的孩子的时候,就经常在繁复的政策规定前败下阵来。"欧盟范围内统一的家庭立法必须实现,这是第一步。"她说。当然对于东欧的孩子来说最大的帮助是,他们的父母在家乡有足够的工作。

Oksana希望母亲下次回来能一直留在家乡古拉加尔别内村,她自己则会离开家,读大学。可能在首都基希讷乌,也可能去国外。她的梦想是去加拿大,在那里有一个自己的家庭,她自己照顾。一个Oksana自己从未经历过的家庭。

作者:Martin Nejezchleba 编译:秀人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