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德已死 建筑永存 | 非常德国 | DW | 13.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非常德国

东德已死 建筑永存

说起东德的建筑,西德人往往立刻联想起千篇一律的社会主义火柴盒式建筑Plattenbau。其实,东德四十年的历史,也为后世留下了丰富的当代建筑艺术遗产。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柏林理工大学的社会学家卡登(Ben Kaden)的眼中,东柏林市中心马克思大街周边的建筑群,就是东欧阵营现代主义的集中展示。从未来主义的国际电影院(Kino International),到国际风格的教师之家,再到亚历山大广场上高耸入云的电视塔:如果一砖一瓦、一柱一梁都能说话,它们一定能够诉说许许多多有关战后重建、与阶级敌人的建筑设计竞赛、为劳动人民谋幸福的故事。柏林墙已经在30年前倒了,但是这些建筑,裹挟了那个时代的语汇,依然在如今这个时代发声。

在最新出版的《民主德国的建筑艺术》这本画册中,建筑艺术评论家耶格(Frank Peter Jäger)指出,东德时期的建筑,让民众以及政治决策者都两极分化,一直到今天依然如此。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十几年前拆除的"共和国宫",这里如今正在重建普鲁士时期的"城市宫殿"。

Deutschland Berlin Palast der Republik (Imago/blickwinkel)

现已拆除的共和国宫

卡登认为,德国联邦议会当时决定拆除"共和国宫"的做法"极其缺乏政治敏感,在经济上也不合理"。该决定"并没有让城市空间向前发展,反而试图退回到东德之前的时代。"卡登指出,这种做法无异于一种挑衅,会唤起东部民众的负面记忆:自己的生活空间要让别人来做主。在东德时代,替民做主的是党中央,统一后的今天则是政客和资本家。"所以,有些民众就将当今时代比作新的东德,当然这种说法也站不住脚。"

建筑评论家耶格则认为,专制政权的遗产,也可以是美丽而值得留存的,"建筑艺术并不一定遵循政治审美。"东德时期的现实社会有着很多个层面,东德时期的建筑也同样地丰富多彩。"建筑师个人的动机、个人的自由程度,也有着很大的差别。"因此,东德时期的建筑艺术,不能简单化地以偏概全。

Bildergalerie Kinopaläste in Berlin (picture-alliance/imageBROKER/T. Robbin)

柏林国际电影院

五个时期

如果非要给东德的建筑进行分类,则大概能分为5种不同时期的风格。1946年到1950年间,苏联占领军当局的最重要任务之一就是重建。比如,卢森堡广场上被战火摧毁的人民剧院(Volksbühne),就是在这个时期基本按原样重建。

1951年到1957年,东德建筑艺术迎来了"民族建筑传统"时期。东德全境都修建了许多宏伟的、充满历史气息的建筑,夹杂了苏联式风格、新巴洛克以及新古典主义风格。柏林的斯大林大街(即今天的马克思大街)一期工程、莱比锡的罗斯广场、德累斯顿的老集市,都有这一时期的代表作。卡登指出,这一时期的"社会主义宫殿建筑",在造型上有意识地偏保守,"这是要与现代主义决裂"。

收听音频 09:56

德国东部的建筑遗产

1957年后,苏联对斯大林时期的反思,也影响到了东德。东德的建筑也重新与现代主义的国际潮流接轨,并且形成了自己的"东欧现代主义风格"(Ostmoderne)。包括柏林电视塔在内的马克思大街二期工程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

而到了70年代早期,这一潮流进一步得到了加强,混凝土预制件被越来越广泛地运用,连绵一整个街区的风格统一的建筑群接连落成。直到今天,它们依然是许多德国东部城市的门面。

东德晚期的工业化建筑风格臻于完善。同时,党的高层也重新认识到了历史建筑的价值。于是,许多工业化的火柴盒建筑,又被贴上了充满历史气息的外墙装饰。在柏林的御林广场、腓特烈皇宫剧院,都能看到这种改建的痕迹。

Deutschland Ostdeutschland Abriss an einem DDR-Plattenbau in Leipzig (picture-alliance/dpa)

Plattenbau不受欢迎,是在两德统一后才发生的事情。莱比锡的一片此类建筑2013年拆除

社会主义的理想

至于常被当作东德建筑特征的火柴盒式建筑Plattenbau,其原意指的是大规模利用楼板、墙体预制件而快速搭建的组合式建筑。这种建筑在东德大为流行,也相当受欢迎。即便是在同时期的西德,不少社会福利住房也是用这种方式建造的。社会学家卡登指出,对这种建筑风格的嘲讽,是在两德统一后才出现的。"但是,西德人没有意识到,这是东德相当常见的建筑风格,绝大多数民众都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作为国家的东德,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它的建筑,依然在传达着那个时代的政治讯号。卡登说:"东德要向外界展示社会主义优越性,而且,住房问题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因此,工业化的住房就是东德的唯一途径,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时间内建造大量房屋。"

社会主义的胜利,应该体现在工人阶级生活的宫殿里。卡登指出,马克思大街就是这种建筑理想的样板工程,是执政党对未来的承诺。然而,伴随着东德的倒台,这种理想也不再有实现的机会。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