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奥强调性别多元 同志选手争取发声 | 文化经纬 | DW | 04.08.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东奥强调性别多元 同志选手争取发声

今年的国际奥委会特别强调要庆祝运动员的多样性,在东京奥运会设立了LGBT接待中心骄傲之家(Pride House),希望透过运动赛事展现多元包容的精神。

Bildergalerie Homosexuelle Sportler

英国跳水金牌选手戴利与金像编剧布雷克在2017年结婚后透过代孕育有一子。在社群媒体上有众多粉丝的他经常为LGBT议题发声。

(德国之声中文网) 菲律宾拳击选手佩特西奥 (Nesthy Petecio)周二 (8月3日)拿下东京奥运女子拳击羽量级银牌后,将银牌紧紧抱在胸前,显得非常激动,因为这是菲律宾在奥运女子拳击项目的首枚奖牌。

路透社报道,佩特西奥赛后将这场比赛献给了她的教练,以及对一位已故朋友的纪念,并说为自己对于作为LGBT社群的一员而感到自豪。

她不是第一个这样表态的运动员。2013年公开出柜的27岁英国跳水运动员戴利(Tom Daley)在东京奥运会上与跳水搭档马蒂李(Matty Lee)一起赢得同步10米跳水的金牌。在赛后记者会上他说:「我是男同志,也是奥运冠军,我感到无比自豪。」

戴利表示:「当我还年轻的时候,以为我会因为我的身份而无法取得任何成就。现在成为奥运冠军,表示无论身份,我们可以取得任何成就。」

获得金牌后,戴利编织了一个可以放金牌的袋子,他在赛场上一边看比赛一边编织也吸引了无数的目光,并说编织让他可以更专心。

另一位引起各方关注的LGBT奥运选手是来自新西兰举重运动员哈伯德 (Laurel Hubbard),43岁的她在8月3日出赛是有史以来第一位跨性别奥运选手亮相。

根据法新社,虽然哈伯德最后也未能成功完成举重,但已经是过去被边缘化的跨性别族群一个历史性的时刻。哈伯德感谢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允许她参赛,并赞扬国际奥委会在采取包容性政策方面表现出「道德领导力」。

哈伯德参赛争议不断,批评者认为,像哈伯德这样生为男性,在30多岁时变性为女性的运动员,还是有生理男性天生更大的肌肉量和肺活量,导致竞争不公平。

根据2003年通过的准则,国际奥委会只允许接受变性手术的运动员参加跨性别组的比赛,但在2015年放弃了这一要求,透过检测睾丸激素水平确保赛事公平性。东京奥运会结束后,国际奥委会将发布关于这个问题的新准则。

Tokyo Olympia Gewichtheben Laurel Hubbard

奥运史上第一位跨性别运动参赛者哈伯德在赛后宣布退休。

LGBT参赛选手为历年最多

根据专门报道LGBTQ体育新闻的网站Outsports,这次在东京奥运会上至少有181名公开出柜的同志选手,网站指出:「在东京公开出柜的LGBTQ运动员的数量也超过了以往所有夏季和冬季奥运会上公开出柜的运动员的总和。出柜运动员人数的大量增加反映了LGBTQ人群在体育界和社会中越来越被接受。」

其中有一些选手是近年来才出柜,像是加拿大游泳运动员索梅尔 (Markus Thormeyer),他曾参加里约奥运会,但直到4年后的2020年才公开自己的同志身份。Outsports报道了索梅尔在出柜后得到队友支持,让他取得近年来最好的成绩。

公开出柜的还有25岁的美国运动员桑德斯(Raven Saunders),她不只在社交媒体上将自己描述为「燃烧的同志」,还在8月1日铅球比赛中获得银牌后,在领奖台上用手臂举过头顶比 「X」来替「所有受压迫的人」发声。

一些奥运运动员利用这个平台首次公开出柜。其中包括波兰赛艇运动员齐尔曼(Katarzyna Zillmann),她的团队在4人双桨比赛中获得银牌。齐尔曼在赛后向记者表示感谢,并说:「我知道,我将以这种方式帮助他人」。这番言论在波兰反同浪潮之下给了性少数族群不少安慰。齐尔曼的队友亚莫林斯卡(Aleksandra Jarmolińska)是一名定向飞靶射击运动员,也在东京奥运会前不久公开出柜,宣布她将在回国后与她的伴侣结婚。在开幕式上,她戴上了印有LGBTQ骄傲旗帜的彩虹条纹的口罩。

来自美国的街头滑板运动员史密斯 (Alana Smith)认同为「非性别二元的」(Nonbinary)。对「they」来说,参加奥运会至少和赢得奖牌一样,都是为了发声。她在Instagram上写道:「我的目标是快乐,并成为像我这样的人的能够被看见的代表。在我这一生中,我第一次为自己努力成为的人感到骄傲。我选择了我的幸福而非奖牌认可。」

(综合报道)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