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中国的「爱国情操」与台湾盼被看见 | 文化经纬 | DW | 02.08.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东京奥运:中国的「爱国情操」与台湾盼被看见

台湾人渴望站上国际舞台,中国则有网民谩骂选手的表现不佳或攻击他国选手,甚至有台湾艺人因支持台湾选手遭挞伐。民族主义和「爱国情操」充分展现在东京奥运会中,背後是哪些原因造成这些现象?

Tokio | Badminton

李俊慧与刘雨辰男双羽毛球输给中华队的李洋及王齐麟(中间深蓝衣),马来西亚选手获铜牌

(德国之声中文网)刚结束的周末,「中国台北羽球」连两天登上中国微博热搜,先是7月31日「中国双塔」李俊慧与刘雨辰在男双羽球金牌赛中,输给中华队的李洋及王齐麟,引发中国网民大肆批评。隔天,中国羽球选手陈雨菲险胜来自台湾的戴资颖摘金,微博则涌入了大量狂贺讯息。

这样的激烈反应,从东京奥运展开後就从未停止过,少数中国选手因表现未达期待而遭中国网民痛批,像是有「射击女神」之称的中国选手王璐瑶,因未能晋级决赛而遭嘲讽;而「中国双塔」刘雨辰和李俊慧则被说「输得太难看」丶甚至被讥称「国家队输给省队」。後来三人分别在网上向中国网民致歉。

另外,在桌球混和双打的金牌战中,打败中国的日本选手伊藤美诚,其社交媒体也涌入大批中国网民留言表示不满,该事件在日本引起广泛关注。而除了选手遭网民攻击,也有台湾艺人因帮选手加油而遭中国网民抨击。在两岸拥有高知名度的台湾艺人小S,因在社交媒体上帮台湾选手加油,遭中国网民挞伐,甚至被贴上台独标签。

Tokyo 2020 | Eröffnung

中国代表团出席在东京2020奥运会开幕式。

民族主义从何来?

有学者认为,因为当前的地缘政治背景,各国民族主义在东奥中的表现,比往年奥运更为强烈。对运动与政治有深入研究的香港中文大学讲师杜文哲(Tobias Zuser)指出,新冠肺炎疫情後,反华言论兴起,使中国更难通过奥运会来向国际展现他们的软实力,所以对内必须向国内的民众展现其大国主导地位,并强调超级大国的论述。

这样的论述与中国的历史有关。研究中国与奥运史的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徐国琦指出,中国参加奥运时始终在强调其民族认同。1949年以前的民国时代,中国对国际体育赛事的兴趣,主要源自于「救国」的概念,希望国家富强起来,寻求「治国良方」,这跟西方对於体育是要修身养性以及追求身心灵健康完全不同,而这样的概念一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後仍持续着。

徐国琦指出,中国南开学校1908年曾提出「奥运三问」,也就是中国人参加奥运丶夺得金牌及举办奥运。这个目标直至2008年北京奥运中达到,成功证明中国富强,且在世界金牌榜上夺得第一。他说:「当时全世界关注北京奥运会,国际开始关注中国,中国则呈现出自信丶友好且发达的形象,中国民族主义在这一年达到高峰。」

当年,中国教练郎平带领美国队打败中国队,被中国网民狠批「叛徒」,一度成为众矢之的,直到2016年奥运带领中国女排暌违12年後夺金,被称为「英雄」。

他认为,2008年北京奥运後,中国民族主义在体育上的表现已不像当年,反而更为「国际主义」,更能享受体育。他向德国之声说:「也许中国民族主义很强,但不在体育上,因为中国的发展,已不需要透过民族主义在体育中呈现。」

新民族主义动员

有台湾学者与徐国琦的看法截然不同。研究民族主义的台湾师范大学台湾语文学系副教授庄佳颖认为,「体育」作为民族主义动员民众的工具,是在前一个世代,现今「小粉红」现象是近几年才发生,他们把中国共产党作为崇拜的偶像,是晚期才发生,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民族主义的动员。

她解释,近年因为「战狼外交」以及疫情,中国目前在世界各国不被喜爱,导致中国国内的球迷丶粉丝更急於想要呈现自己国家很强丶很棒。庄佳颖并指出,中国的新世代熟悉於键盘或很会翻墙的「小粉红」,也是结合资本主义消费社会的民族主义动员,而「体育」只是其中的一环,除了体育赛事,在娱乐界也持续发生。

过去,中国网民曾因意识形态在网路上对台港艺人及韩星大肆批评,最近一次就是小S因支持台湾选手而引发中国网民抨击。

Dee Hsu Mailand Fashion Week Italien

小S因在社交媒体上为台湾选手加油遭中国网民抨击,中国品牌宣布解约。(资料照片)

另外,为菲律宾夺下首枚金牌的选手则因为在社交媒体发布身穿有「西菲律宾海」的衣服。并对媒体强调自己身为菲律宾选手,代表菲律宾「打败中国」而引发中国网民群情激愤。

然而,对于中国大批「小粉红出征」,徐国琦不以为然,他认为那只是少数「愤青」或「小粉红」(指通过翻墙发表爱国言论的中国青年)的言论,不代表主流民意。

「反中情绪」推力

民族主义也呈现在其他的代表队上,杜文哲向德国之声指出,今年东奥能看到人数较少的代表队上也有民族主义,他举例:「中国香港丶中华台北及菲律宾都在这次的奥运中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竞争力。」

今年,杜文哲所提及的三个代表队表现精湛,香港是睽违25年後再度夺得金牌,中华台北得牌数则创下奥运史上最佳战绩,至於菲律宾则靠举重拿下该国首枚金牌。

庄佳颖也同意这样的看法,她认为各国民族主义比往年都还要强烈,主因是中国的「战狼外交」引发的反中情绪。庄佳颖向德国之声分析,中国由国家政府发动的战狼外交影响深远。在国际公民社会中,「战狼」们可以随便到其他国家侵门踏户,随意谩骂丶消费文化,是让人们对中国产生厌恶感的主要原因之一。

Hidilyn Diaz wins the first Olympic gold for the Philippines at Tokyo 2020

菲律宾选手迪亚兹为国家夺下首面奥运金牌,右为其中国教练高凯文。

另外,新冠肺炎疫情也是原因之一。她指出,今年奥运台湾丶泰国丶印度及菲律宾等国都有「想击败中国」的声音。他说:「选手除了代表政府,某方面也代表主流社会的好恶,因为他们更在意的是全民的观感和感受,这已经成为东奥以後各国面对中国的基调。」

菲律宾就是其中一个例子,菲律宾举重选手迪亚兹(Hidilyn Diaz)击败中国夺得首枚金牌,而激起当地的爱国情操及反中情绪。菲律宾大学人类学教授内斯特·卡斯特罗(Nestor Castro)向德国之声表示,迪亚兹激起全国的民族主义,因为他们从未得过任何一枚金牌,意义重大。

卡斯特罗也指出,因迪亚兹针对南海争议上的强硬发言,以及在南海议题上与当局的不同立场,则团结了当地的反对派以及激发反中情绪,不过卡斯特罗担心,反中情绪若成反华情绪,会对菲律宾华人社群不利。

台湾:想被世界看见

台湾在奥运中的民族主义,则与疫情及两岸关系有关。今年羽球男双击败中国队後,台湾社交媒体掀起舆论热潮,除了赞颂选手表现,也对台湾的国旗歌在奥运会上被演奏一事热烈讨论。

庄佳颖指出,台湾一直渴望被世界看到,这是台湾战後至今的跨世代的情感需求。她并解释,从奥运名称到不被国际承认,台湾从来不被外界看到,因此「这种心理一直存在於台湾的集体意识之中。」

她举例,每逢国际赛事,若有台湾人拿到奖牌就会被称为「台湾之光」,或是让「世界看到台湾」说法,平常没有国际赛事时也会常常被提出来,但在国际上根本没有「美国之光」或「英国之光」的说法。

Tokio 2020 | Badminton | Goldmedaillengewinner | Wang Chi-Lin und Lee Yang

代表台湾的羽球男双组合王齐麟与李洋击败中国夺金,台媒称他们为「台湾之光」。

事实上,今年东奥夺牌的台湾选手,就有多名被台湾媒体称为「台湾之光」。庄佳颖也从历史角度分析称,台湾日治时期结束时,就有被遗弃的感觉,因此集体心理有没被处里的一块,之後来到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则开始抹除台湾过去作为日本人的身份,但新的政权後来又不被国际认同。

她指出,这种因历史而多重「不被认同」丶被扭曲的集体心理和情感结构会很明显的在过去几次的国际赛事特别是奥运展现出来,「因此台湾会很希望自己被看见,这也成为台湾的主流论述」。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