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风能协会:中国风电潜力巨大 | 科技环境 | DW | 18.05.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科技环境

世界风能协会:中国风电潜力巨大

世界风能协会日前发布2012年度报告,中国风电装机容量在全球遥遥领先。该协会秘书长格森格就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前景、风电发展的潜力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在德国的许多小镇,正在致力于实现一个并不容易的梦想:100%依靠可再生能源供电。您认为这个目标现实么?

格森格(Stefan Gsänger):其实,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部分小镇实现了这个目标了。而且,不仅仅是在德国、丹麦等富裕的发达国家,也同样包括发展中国家。这些城镇,依靠生物质发电,沼气回收,太阳能电池,小型风机,已经实现了完全依靠可再生能源。

但是,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城镇规模都不大。对于中国、美国这样巨大无比的经济体,又能在多大规模上实现100%可再生能源呢?困难会有多大?

从理论上来说,这同样也是能够实现的。一个小镇实现了目标,那相邻的小镇也一样能行;由点成线,由线成面。现在,已经有国家走在了很前面。比如冰岛,这个国家85%的能源需求来自可再生能源。在丹麦,风电发电量也占到了全国发电总量的30%,许多小镇也实现了100%清洁电力。而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而言,困难主要在于能源产业中,已经有许多燃煤电厂、核电厂。如果突然要关停这些电厂,就会造成大量员工失业,市场投资者也会蒙受巨大损失。单纯从技术上而言,全球范围内实现100%清洁电力已经具备可行性。

Zahlen in Gigawatt/ Steigerungen per Prozent 2013_05_07_windstrom_wachstum.psd

2012年底,中国风电装机容量达75兆千瓦,遥遥领先

但是在技术方面,我们也必须注意到,中国北方的大型风电场的电力如何输送至南方的大型产业区,正面临着巨大的困难,需要在辽阔的国土上大规模扩建数千公里的输电线路。德国的风电现在也面临相似的电网扩容问题。

中国政府其实是有意将发电区域与用电区域分开的,也就是产业战略分工。甘肃的风电场离上海有数千公里之遥。当然,现在也有所转变,中国现在也开始寻求分散式供电,让风电场更靠近用户。这一切其实主要取决于政治意愿。

德国的情况有所不同。从一开始,德国的供电模式就是比较分散的,风电场、太阳能发电装置遍布全国,当然在北边靠海的地方风电机会比较多一点。为了接纳更多的可再生电力,电网当然是需要升级改造的,但也不像许多学者宣传的那样需要大规模扩建。我认为,如果在扩大风电、太阳能供电时,能够分散一些、而非集中在某一地区的话,电网的扩建需求不会非常大。

也就是说,除了在德国北方新建风电场,也应该在南方扩大风电供应。但是南方的产业区、居住区已经非常稠密,有足够的地方来修建风电场么?

德国北方难道不住人么?汉堡、柏林地区的人口密度也很大,但在柏林周边地区,风力发电的比重相当高,它们可以为柏林供电。在南方也是一样道理,城市周边的风电场为城市供电。

Alternativenergie Alternativenergie; Energie; Solarenergie; Technologie; Windenergie; alternativ; alternative; alternativer; alternatives; elektrizität; energie; energieerzeugung; energien; erneuerbar; erneuerbare; erneuerbarer; erneuerbares; gegenlicht; growian; leistung; regenerativ; regenerative; regenerativer; regeneratives; solar; solarenergie; solarzelle; solarzellen; sonne; sonnenenergie; sonnenkraft; strom; stromerzeugung; stromlieferant; technik; technologie; voltaik; wind; windenergie; windenergien; windkraft; windkraftanlage; windpark; windrad; zukunft; Alternative; Energy; Power; Solar; Technology; Wind; back; cell; cells; electricity; energies; energy; farm; future; generation; light; power; renewable; supplier; technology; turbine; voltaic; windmill

长期来看,可再生能源的成本其实更低廉

在许多研究中都提到,如果德国2%的国土面积用来修建风电场,就能够满足全国的用电需求。那么中国又需要多少土地来修建风电场呢?

首先,中国的人均用电量比德国要低许多;其次,中国的人口密度其实也比德国小(记者注:中国每平方千米居住约135人,德国的人口密度则约为230人/平方千米)。

但是,中国的人口分布非常不均匀,大片国土的自然环境并不适宜人类居住。

不适宜人类居住不代表不适宜修建风机。比如,在甘肃省,有些风机几乎就是在戈壁荒漠里。那里的风力条件相当不错,也不会出现和其他产业争地的情况。而且,风机的占地其实并不大。所以,我认为,中国有许多无法用于工农业开发的土地,可用来发展清洁电力。在这点上,中国风电的潜力比德国更大。

要实现100%可再生电力,只依靠风电显然是不行的。至少我们还需要蓄能电站进行调节。您认为,中国还需要采取哪些措施来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

从长期来看,提高可再生能源比例必须要修建蓄能电站。中国现在已经有许多水电站,这是一个优势。风电富余时,电力存储到水电站;供电紧张时,水电站可以开闸放水发电。两者相辅相成,而且水电站的启动速度非常快,能够灵活适应电网的供求变化。另外,中国的新型电池技术也是居于领先地位的,这也能运用到蓄能电站中去。

当然,可再生能源发电,我们不应仅仅着眼于通过蓄能电站来进行调节。其实,供电需求大小也是能进行调节的。德国已经在着手推广一些措施,比如大型冷库,电网负荷较小时,加大制冷功率,把温度降得更低一些;反之在电网负荷大时,减小甚至关闭制冷功能,冷库温度也能维持好几天时间。德国的这类经验,当然也可以推广到中国等其他国家去。

--- 2013_03_06_asien_atomkraft_V2.psd

"现在大举投资新建核电的国家,多年后会面临高得多的能源成本。"(橙色表示运营中的核电站,黄色表示正在兴建的核电站。百分比表示在该国发电总量中核电的比例)

不可忽视的一个问题:从传统能源过渡到可再生能源,成本会上升多少?

首先我们要明确:能源总是有成本的,修建发电设施需要很多钱。现在很多煤电厂运行成本低廉,主要还是固定资产多年折旧的缘故。如果只比较新建电站的话,如今的风电已经比燃煤发电更便宜了。

这还仅仅是经济账。如果考虑环境因素,风电就更具优势了。中国就是典型例子,大量燃煤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空气污染;许多人都会因此愿意多付一些钱,换取更好的空气质量。

至于核电,它本身经济成本就已经不低了。再考虑到环境风险-比如福岛核电站这样的大事故,就更加划不来了。

我们今天做风电、太阳能转型,还有一个隐藏的优势,即今后数十年的能源价格能够相对更为稳定,不再会受石油、煤炭等有限资源价格波动的影响。这对于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者而言,也是利好因素。

从长期来看,可再生能源要比传统能源发电合算许多。目前新建的风电、太阳能设施,折旧期限通常都是15~20年;完成折旧后,这些设施依然是有不小的发电能力的,届时的发电成本就会非常低。因此,我认为,如果我们今天大规模投资可再生能源,20年后的能源价格就会大大降低;而那些现在大举投资新建核电的国家,多年后会面临高得多的能源成本。

在新能源转型过程中,您理想中的能源结构是怎样的?风电将扮演怎样的一个角色?

Stefan Gsänger ist Generalsekretär der World Wind Energy Association (WWEA). Die WWEA ist ein internationaler Dachverband mit knapp 50 Forschungseinrichtungen und über 100 Unternehmen, der sich für die Förderung der Windenergie einsetzt. Die Organisation wurde 2001 gegründet und hat ihren Sitz in Bonn. Das Foto entstand auf der Welt-Wind-Konferenz im Juli 2012 in Bonn Copyright: WWEA Fotograf: Andreas Birresborn Rechtefrei für die DW

世界风能协会秘书长格森格Stefan Gsänger

风电显然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长期来看,风电几乎就是最便宜的能源形式;太阳能电池则非常适合分布式发电,每栋建筑屋顶都能安装;水电、生物质能发电也会扮演重要角色。具体的能源构成,则还是应该根据各个地区的不同情况,因地制宜。

格森格先生,谢谢您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

采编:文山

责编:雨涵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