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出炉 中国全球倒数第四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1.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世界新闻自由指数出炉 中国全球倒数第四

无国界记者周二发布了2020年的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报告,除了欧洲续居榜首外,亚洲则是成为违反新闻自由比例最高的地区。在报告中,他们也警告新闻自由正受到多种危机的威胁,而未来十年会是决定新闻业走向的关键期。

(德国之声中文网) 致力於在全球倡导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周二 (4月21日) 发布《2020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欧洲仍是全球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地区,而亚洲则是违反新闻自由比例最高的地区。

根据最新的新闻自由度排名,北欧的挪威连续四年居全球之首,而芬兰丶丹麦丶瑞典与荷兰则是分居第二至五名。相反的,全球新闻自由度垫底的国家排名也未产生太多变化,中国丶厄立特里亚丶土库曼与朝鲜分居最後四名。

以地区来看的话,尽管某些巴尔干半岛的欧盟国家对新闻自由采取压制性的政策,但欧洲仍是全球新闻自由度最高的地区。而虽然美国与巴西逐渐成为仇恨媒体的「新指标」,但美洲的新闻自由度仍是仅次於欧洲。反观亚太地区是过去一年内,违反新闻自由度评分增幅最多的地区。除了中国与朝鲜持续打压新闻自由外,新加坡与香港也分别因通过了「假新闻法」与警察在示威游行中粗暴对待记者,导致个别排名与亚洲的整体新闻自由度持续下跌。

中国严密监控审查

无国界记者表示,中国过去一年来快速提升资讯监控与审查的机制,并持续迫害与关押记者与部落客,这也导致新闻自由在中国与亚洲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他们指出,中国当局在2020年2月逮补了至少三名公民记者,藉此隐匿新冠病毒危机,而这点也突显中国持续透过资讯监控与审查来巩固权力。

根据无国界记者的统计,目前中国是全球关押记者数目最高的国家,约有100名中国记者遭到监禁,而绝大多数遭监禁的记者都是维吾尔人。无国界记者的东亚办公室主任艾玮昂 (Cedric Alviani) 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中国的资讯监控已不只影响中国人民,而是开始对全球的所有人造成威胁。

他告诉德国之声:「中国的资讯监控与其维持政权的必要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从中国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大规模审查与新冠疫情相关资讯的行为来看,便可以了解中国资讯审查机制带来的後果,会影响世界上每个人。所以,各国政府不可能再坚称中国的资讯审查只是他们的国内政策。」

Proteste gegen chinesische Regierung in Hongkong (Reuters/Tyrone Siu)

亚太地区是过去一年内,违反新闻自由度评分增幅最多的地区。除了中国与朝鲜持续打压新闻自由外,新加坡与香港也分别因通过了「假新闻法」与警察在示威游行中粗暴对待记者,导致个别排名与亚洲的整体新闻自由度持续下跌。

艾玮昂强调,民主国家的公众必须意识到新闻自由是个既可贵却也脆弱的权利。他説,自由是个需要时时去培养的价值观,所以人民应该好好把握这个权利,并确保他们能持续拥有这个权利。艾玮昂说,以中国为例,中国政府认为新闻不是人民用来监督政府的工具,而是政府用来做政令宣导的工具。

他向德国之声表示:「随着中国的全球媒体实力越来越强,他们也开始向国际推广这个『新闻是政令宣导工具』的模式。中国积极影响的对象,也包含了民主国家。」

亚太新闻自由堪忧

亚太地区除了排名第九的新西兰与排名26的澳大利亚外,排名第42与43的韩国与台湾是唯一四个被无国界记者列为新闻自由度良好或尚可的国家。艾玮昂表示,台湾与韩国是东亚地区新闻自由的典范,因为两国是此地区唯二被列为新闻自由度尚可的国家。

他说:「相反的,我们非常忧心香港新闻自由度持续恶化的情况。在去年的『反送中』示威活动中,我们看到港警与亲中团体持续以暴力对待记者。此外,香港政府也多次在记者会上,拒绝回答媒体的特定提问。这显示香港政府已将中国政府的利益至於新闻自由之前。」

即便如此,台湾仍因媒体内容的发展越来越两极化,使媒体失信於民,导致台湾的新闻自由排名度微微下滑一名。无国界记者表示,台湾部分持有媒体的财团仍以商业利益为优先考量,这样的发展也更加突显台湾的媒体环境出现了公共信任危机。

趁疫打压

无国界记者提到,这次报告的排名与部分国家在新冠疫情中打压媒体自由的程度有直接关联。其中,排名177的中国与排名173的伊朗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都在国内进行了广泛的内容与资讯审查。排名第89的匈牙利则是通过了「冠状病毒」法案,规定民众若散播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假消息,最高可能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

无国界记者秘书长德洛瓦提到,新冠疫情给予威权政府一个施行「震撼主义」的机会,让他们假借控制疫情的名义,通过一些平常无法实行的措施。他说:「各国威权政府仗着政治停摆丶民众还在惊吓之中无暇上街抗议,趁机采取平时不可能实行的措施。为了不要让未来的关键十年变成灾难性的十年,各地立意良善人士都应不论身分采取行动,让记者可以确实扮演好社会上可信的第三方,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具备相对的能力。」

Reporter ohne Grenzen: Die Welt hat Chinas Zensur zu spüren bekommen (picture-alliance/dpa/AP/N. H. Guan)

无国界记者表示,中国过去一年来快速提升资讯监控与审查的机制,并持续迫害与关押记者与部落客,这也导致新闻自由在中国与亚洲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

该报告也显示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之际,人民取得自由报导与可靠资讯的权利因部分政府的打压,正受到严重威胁。无国界记者直指,未来十年会是决定新闻业走向的关键期。报告指出,目前新闻业的前景正面临地缘政治危机丶科技危机丶民主危机丶信任危机与经济危机等多重威胁,而新冠疫情使新闻自由的整体情况进一步的恶化。

无国界记者组织秘书长德洛瓦(Christophe Deloire)表示:「冠状病毒大流行让大家清楚看到哪些负面因素正威胁大众取得可靠资讯的权利,而且疫情本身就是一个使情况恶化的因素。到了2030年,资讯自由丶多元化丶可靠性将呈现何种样貌?问题的答案取决於现在。」

艾玮昂説,民主国家的公众应该团结一致,并持续捍卫新闻自由,因为他认为没有人能预测现存的新闻价值,何时会消失。他表示:「我们无法保证我们认知中的新闻自由会持续存在,所以为了让下一代能续享新闻自由,我们必续为新闻自由奋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