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TikTok员工不应成为中美之争的牺牲品″ | 时事评论 | DW | 09.1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专访:"TikTok员工不应成为中美之争的牺牲品"

因担心特朗普的行政令实施后,他和他的1,500名同事将失去工作,TikTok美国的技术产品经理Patrick Ryan以个人的名义于今年8月起诉特朗普政府。他告诉德国之声,该诉讼的目的是把TikTok的美国员工从中美两大政治强国的利益之争中解救出来。

USA Patrick Ryan, der ehemalige Tiktok-Technikprodukt Manager

Patrik Ryan在担任TikTok技术产品经理前,曾在Google工作过九年

(德国之声中文网)2020年3月,帕特里克·瑞安(Patrick Ryan)离开了履职9年的Google,开始担任TikTok的技术产品经理。5个月后,Patrick以个人的名义对特朗普政府提起了诉讼,以争取保留他和他的1,500名同事的职位。"让TikTok的美国员工成为中美两大政治强国利益之争的牺牲品是不公平的。"Ryan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

根据8月6日特朗普发布的总统行政命令,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任何人或企业与TikTok母公司的任何交易,都将在45天后被禁止。特朗普还在8月14日发布行政令,要求字节跳动必须在90天之内出售或剥离该公司在美国的TikTok业务。

德国之声:特朗普对TikTok发布的总统行政命令对你和你的同事们的工作和家庭带来什么影响?

帕特里克·瑞安(Patrick Ryan):首先,行政命令禁止与字节跳动的"任何关联公司或子公司"进行"任何交易"。这可能意味着没有员工可以得到报酬。即使Bytedance想要向我们付款,银行也不会被允许处理付款。我们的诉讼能阻止这样的结果发生。因为最终,政府同意并答应我们,不会影响员工的工资发放。

德国之声:既然TikTok已经决定在8月24日从公司层面正式起诉美国政府,你为什么还要决定以你个人的名义起诉特朗普政府?

帕特里克·瑞安:公司针对政府的诉讼是公司的权利,而不是员工的个人宪法权利。这两项权利有时是不同的,并且在宪法中,公司不能主张个人的个人宪法权利。因此,我们既有机会,也有独特的立场来提出这个诉讼。

USA TikTok Bürogebäude in Kalifornien

Tiktok在加州的办公楼



德国之声:通过此诉讼,你希望达成的目标是什么?

瑞安:我们的目标是将TikTok的员工从中美两大政治力量之间,以及美国政府和TikTok这家科技巨头之间的纷争中解救出来。让员工处于这场风暴的中心是不公平的,我们的目标是让员工脱离这场纷争。

德国之声:你为此诉讼投入了很多时间或其他资源吗?

瑞安:是的。除了作为该案的原告外,我还是该案列出的律师之一。我虽然没有在TikTok担任律师,但是我受过培训并获得了律师的执照,我此前还曾经是法学教授,这真是一项有用的技能。虽然我们有很出色的外援顾问,但的确,我仍然为此投入了大量的时间,同时我个人也做了很多财力方面的贡献。我们同意支付律师35,000美元的律师费,包括我个人捐助的5,000美金,我们一共在众筹网站GoFundMe上筹集了约30,000美元。所以最后我可能还要再捐出5,000美元,一共是10,000美元。在这里聘请律师并不便宜,但因为我们的团队规模较小且专注,所以我们能够降低成本。与此相对比,微信用户组则筹集了超过150,000美元,法律成本非常高。

德国之声:你的同事和主管对你的诉讼举措有何反应?

瑞安:每个人都非常支持和感激。其实该诉讼还对字节跳动拟聘的移民员工影响非常大,这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有大概30多位潜在员工已经收到了字节跳动的工作聘请,但美国政府已经已冻结了他们的签证申请。这给许多年轻的家庭带来了严重的问题,这些家庭现在可能面临被驱逐回自己国家的风险。这是一场人道主义危机,因为这些员工与政府的问题没有任何关系,但仍受到牵连。我们尚不知道如何解决此问题,但我们正在寻找保护这些员工并撇清他们的办法,以便他们可以在Bytedance为我们工作,或者选择一种允许他们在其他地方找到工作的解决方案。

德国之声:你对目前的诉讼结果满意吗?还会有进一步的上诉吗?

瑞安:是的,我们非常高兴。正如我在博客文章中所描述的,虽然从技术上讲,我们败诉了,我们要求暂时限制总统令的要求被拒绝了。但这是我们故意这样设置的,这样政府就可以通过向我们保证不会将员工的薪水发放置于这场争端中间,来使得我们的诉讼看起来具有"争议性"。就在听证会前一天晚上6点,政府就这一点做出了完全让步,保证不会将该行政令应用在支付员工工资,薪水或福利方面,也不会对员工的工作施加民事或刑事制裁,因此没必要寻求针对政府的临时限制令,以保护TikTok员工。

德国之声:你认为在TikTok与美国政府的博弈中,符合员工利益的最佳解决方案是什么?

瑞安:目前还有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公司的员工不像足球运动员或其他财产那样可以按政府的意志随心所欲地从一个雇主重新分配给另一个雇主。该行政命令将对全球贸易政策和互联网政策产生重大的长期影响,最佳的解决方案就是该行政命令被起诉并推翻。美国政府绝不应被允许做出类似的单方面决定。

Bildkombo Ägypten Influencerinnen Haneen Hossam und Mowada al-Adham

不少青少年是tiktok的用户



德国之声:你认为特朗普针对TikTok的行政命令会影响未来的互联网行业吗?有什么影响?

瑞安:最为重要的影响是,该命令释放出的信息是,政府行政高层可以对互联网政策做出任意的决策。这为信息流动,全球贸易和市场的可预测性带来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德国之声:你此前曾为Google工作,现在为TikTok工作,二者有区别吗?在TikTok的工作面临什么新的挑战?

瑞安:在许多方面,TikTok是Google的镜像。TikTok是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其产品在中国境外运营并遵守其运营地的法规,这与其在中国境内的产品设置完全不同。而在Google,该公司仅在全球范围内运营一套产品,并且拒绝将其产品按当地政府的要求进行本地化调整。比如中国就是其中之一,因此Google多年来一直无法为中国市场提供服务。这与TikTok的做法截然不同,TikTok为不同的市场量身定制产品并使其符合运营地当地的法规。我很喜欢在Google的时光,尽管我认为Google犯了一个大错误,在拒绝产品本地化而错过类似中国这样的市场。

德国之声:我在LinkedIn上看到你将你的家人和女儿放在职业经历的前边,并提醒自己家庭比工作更重要,那针对TikTok的这份行政命令是否会影响你的家人和女儿?

瑞安:我的女儿们毫无疑问是TikTok忠实用户。几年前,当他们还是Music.ly时,她们就向我介绍了该应用。尽管说实话,我的女儿们支持我所做的一切,但他们对我因为该诉讼所必须进行的所有额外工作还是感到有些失望。对她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是父亲可以在身边支持她们,而我这几个月来真的没有太多时间给她们,因为我需要聚焦在诉讼案上,同时需要做公司安全技术方面的项目。现在是时候恢复平衡了,我的大女儿16岁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

德国之声:当TikTok的前CEO梅耶(Mayer)突然离开公司时你有什么感觉?他的离去会影响员工的稳定性吗?

瑞安:梅耶在公司的时间很短,以至于没有给员工留下任何印象。我们现在有了Vanessa Pappas这个在各方面都很出色的领导者,所以公司并没受到什么影响。梅耶离开得如此之快确实令人失望,尽管如此我们都祝他一切顺利。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