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贸易战转单效应让台湾长期受益 | 经济纵横 | DW | 25.06.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专访: 贸易战转单效应让台湾长期受益

中美贸易战开打已久,还没有终结的迹象。台湾已经开始出现关于台商回流避险、增加投资置产的报导,但是同时也有亚洲经济受创的警告。面对纷杂的资讯,贸易战究竟对台湾经济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德国之声邀请到智库台湾经济研究院景气预测中心主任孙明德为我们分析。

Foxconn China Shenzhen Technik Selbstmord (dapd)

贸易战提高关税之后,有许多厂商纷纷将工厂移出中国

德国之声: 台湾整体而言受到贸易战的影响是好还是坏呢?

孙明德: 贸易战对台商来说是有不好的影响,因为在中国大陆的台商碰到贸易战,他必须被迫要转移生产据点,不管是转移到台湾或东南亚或是墨西哥,如果说贸易战继续打下去,关税继续加,他们没办法在大陆出货,因为他们商品的毛利非常的低,关税会吃掉它们的利润。

但是对台湾本地来说的话,台湾过去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经济很不错,但是很多都是台湾接订单,在中国大陆生产。其实对台湾本地的就业或经济帮助没那么明显。最近已经有些台商把一部份产能分层活动搬移回来台湾。当然不可能全部都搬回来,因为台湾的地方很小,台湾的人也很贵,把中国的工厂都搬回来是不可能的。而且台湾的生产要素,像土地、工资也都比较贵,不可能把所有的工厂都搬回来。

所以目前,特朗普的第三波关税两千亿清单里面,因为有包含了台湾的网路通讯还有自行车这几样产品,这些就已经在扩大他在台湾的生产的活动。所以从今年的下半年到今年的上半年,台湾本地的投资都有在增加的一个趋势。所以对台湾来说出口虽然受到影响,但是投资也有增加,所以我们经济整个下滑的幅度就没有像别的国家那么明显。 特别,投资对往后几年的经济都有帮助。所以目前提到的转单效应或者是投资,其实对台湾的帮助就比较长远了。 但是光是这个投资在今年是没办法帮助台湾的经济有效成长,因为毕竟出口佔得比较多。 它反映的是未来几年的出口的成长。

第三个就是整个亚洲供应链的转移,很多的外商现在也注意到中国大陆并不是一个很安全的投资地点。 它本身的工资也越来越高,而且还有很多政府的法令法规这几年也在调整,比较慢慢的不是和那么多的制造业在当地营运。 所以有很多传统的制造业像纺织石化钢铁塑料他们都已经外移。 外移的对象可以是越南或其他东南亚国家,另外一个是墨西哥。 墨西哥也是他们转移的一个可能据点。

所以对整个亚洲来说也面临一个重新分工跟洗牌。 我们从美国过去的历史也可以看得出来,1970年它针对日本打贸易战,让整个产业转移到亚洲四小龙。 接下来它在1980年对日本和亚洲四小龙打贸易战,让产业慢慢转移到东南亚和中国大陆。 现在他又对中国大陆打贸易战,所以又有一波产业转移,可见这并不是今天第一次发生,过去大约每隔10年就有一次产业转移,也都跟美国打贸易战是有关系的。

Deutschland Taiwan Wirtschaftstag in Düsseldorf (DW/Juan Ju)

五月底,贸易战开打一年,台商回流资金突破三千亿,也有其他国家的投资客考虑转移阵地到台湾

德國之聲: 对台湾来说,想要从转单效应得到长期的好处的话,贸易战至少要打几年才会产生正面的影响?

孙明德:其实目前就已经有厂商回流。 当然台湾的官方统计跟实际上的或许会有一点出入,但其实台商有一部分的产能已经移回来台湾。 需要打几年这种很难说。

因为美国当初跟日本打贸易战,不同的产品,不同的时间点上,1970年是纺织,1980年是半导体,美国在不同的年代是针对不同的商品打贸易战。 那这次美国对中国大陆似乎是一下子全部都开战了。 所以到底这个贸易战在这个礼拜的G20会不会有好的结果这也很难拿捏。 如果时间长,当这些厂商知道贸易战会变成持久战的时候,他们转移生产线的动机就会更加明确。 但如果美中在这个礼拜得到好的结果,未来贸易战不继续升温,或许他们转移的速度就会慢一点。 不过我觉得这次给大家的想法就是,你必须在中国以外再有一个生产据点。 虽然说不是这么有效率,但是就分散风险的角度来看这样最安全。 所以目前很多台商都在做这样的准备,包含台湾电子资通讯产业也在做这样的准备。

延伸阅读: 中国隐忍着继续发展

德國之聲: 有媒體發表社論認為,转单效应和亚洲整体供应链布局對台灣影響没有这么乐观。 你怎么看?

孙明德: 那篇社论的结论是说,今年经济还是很糟,即使有转单效应,也无法完全抵销掉出口的颓势。 这点我是承认的。 我觉得转单或者是短期的投资它的金额不足以大到我们往下掉的幅度全部都弥补。

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人能对台湾受到的影响作出很明确的预估,连数字也没有。现在台湾没有政府或者是民间机构赞助经费做这样的研究。 你可能觉得奇怪,但是这非常重要。台湾找不到哪个机构有推估美国如果课两千亿的关税,美国课三千两百五十亿又有甚么样的影响。我们的机构也没有。所以我当时只说有转单效应,但是没有说数据有多大,那篇社论也找不到我的数据,它只说我乐观。 其实根本就没有数据,何来乐观?

孙明德现任财经类智库-台湾经济研究院景气预测中心主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