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美对港评估结果恐再次挑起中美争端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8.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 美对港评估结果恐再次挑起中美争端

美国国务院周三宣布他们评估香港已不再享有高度自治,而该评估结果也将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是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根据。德国之声访问美国法律学者古举伦,请他分析美国接下来可能做出哪些重大决策。

德国之声:在美国国务院周三 (5月27日) 评估香港不再拥有高度自治後,美国政府下一步会采取哪些措施?

古举伦:国务院主要是根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规定,评估香港现况是否符合美国法律下让香港成为全球金融枢纽的特殊待遇。在评估过程中,美国国务卿必须要针对香港各方面的现况做出评估,便以此来判定香港是否仍保有高度自治。

与1992年的《美国-香港政策法》(Hong Kong Policy Act)相比,这是一个非常巨细弥遗的要求。然而,评估结果也不代表美国与香港的关系会立即发生改变,因为当国务院向国会报告评估结果後,美国总统将决定他想终止哪些与香港有关的法令或协议。

所以即便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昨天已表示,他评估香港不再拥有高度自治,这个消息只是替特朗普做出最後决定来做准备。

德国之声:根据过去几个月美中双边关系的发展,你认为华盛顿会优先考虑取消哪些香港所享受的特殊待遇?

古举伦:特朗普有非常多选项,但我认为他最先会做的是考虑取消香港目前所享有的特殊关税待遇。一旦特朗普取消香港的特殊关税待遇,往後香港出口到美国的货物会被视为中国出口到美国的货物。

另一方面,特朗普也可能考虑更改美国对香港实行的出口管制。出口管制以往是限制美国出口特定科技产品到特定国家,而对美国来说,把针对中国制定的出口管制法令套用到香港是非常容易的。如果特朗普做了这个改变,往後被限制不能出口到中国的科技产品或其他货物,也都不能出口到香港。更改香港的出口管制条件对特朗普来说,可能是最容易达成的。

Pompeo zu Palästinenser-Absage an Abkommen mit USA und Israel (picture-alliance/dpa/AFP/AP/N. Kamm)

美国国务院周三宣布他们评估香港已不再享有高度自治。该评估结果也将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决定是否取消香港特殊待遇的根据。

第三个特朗普可以考虑的是终止美国与香港的双边引渡条例,因为美国可以假设如果「港版国安法」正式实行後,香港或许便不会完全遵守引渡条例。除了上述三点外,美国与香港之间还有一些与税务或货币相关的协议,所以美国仍有其他的选项可参考。

各界需要了解的是,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非黑即白的概念,因为美国总统有权力选择他想从哪几个方面更改美国与香港的关系。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国务院昨日公布的评估结果会对香港造成什麽样的影响?

古举伦:我认为评估结果对香港的政治影响大过於经济影响。因为从政治上来说,美国做了一个很大幅度的调整。1992年以来,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一直维持一个固定的状态,从未发生任何重大改变。所以我认为国务院此举,政治上的象徵性更重。

这个结果可能改变美国人对香港的看法,也可能让原本打算继续在香港耕耘的外国企业重新考虑。但在美国未宣布他们会对与香港的关系做出哪些改变前,我们很难预估这整个事件对香港经济带来的冲击。然而,我可以想像任何原本希望在香港扩大营运的公司,重新思考这个决定。

德国之声:美国此举会使中美争端再次升级吗?

古举伦:美国与中国之间目前似乎不存在任何协商或是沟通。在经历过去几个月的争端以及昨天国务院公布的评估结果後,中美恐怕很难在贸易谈判上达到任何进展。我预期中国会针对国务院的评估结果做出回应,而中美两国间的争端也会再次升级。

Präsident Donald Trump hält seine schützende Gesichtsmask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Brandon)

古举伦认为,特朗普也可能考虑更改美国对香港实行的出口管制。出口管制以往是限制美国出口特定科技产品到特定国家,而对美国来说,把针对中国制定的出口管制法令套用到香港是非常容易的。

过去几个月来,每件事情都变化得非常快,所以如果中国近期宣布他们不愿履行贸易协议,我也不会感到意外。我认为特朗普会选择拉长他的决策时间,也就是说,他不会马上做出任何会大幅度改变美国香港关系的决定。

这种做法会让中国有更多时间去软化他们的姿态。在我看来,国务院发布评估结果是启动特朗普的决策过程,但这不代表特朗普会马上做出重大决定。事实上,特朗普能决定何时去改变美国与香港之间的关系。但总的来说,我认为香港现在陷入了困境,我也不清楚他们能如何脱离这个困境。

古举伦是美国霍夫史特拉大学法学院的教授,专门研究国际法与宪法。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