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 中美之间 欧洲不必选边站 | 经济纵横 | DW | 07.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经济纵横

专访: 中美之间 欧洲不必选边站

在新冠危机中受重创的欧洲驻华企业,如今已经快慢不一的进入了恢复的过程。但疫情中高涨的民族主义和对外企雇员及家属的管制,是如今欧洲企业面临的一大难题。欧盟驻华商会会长伍德克表示,中国当局的许多做法,实际上极大削弱了自身的软实力。

Joerg Wuttke Peking China

欧盟驻华商会会长伍德克

德国之声:新冠危机威胁了许多企业的生存,其中包括像汉莎、阿迪达斯这样的跨国大型企业。作为欧中商会的会长,在中国的德国行业欧洲企业目前的情况怎么样?

伍德克(Jörg Wuttke):与世界其它国家的企业一样,我们感受到的情况仍然很糟糕。业务受到了重创。我们现在看到中国作为第一个陷入危机的国家,如今又第一个走出来。但是我们仍然非常担心的是全球的后续情况将会如何?疫情会复燃吗?研制出相应的对症药品需要多长时间?有太多未知的事情。

德国之声:就像您最近说过的,现在在中国有许多很严重的问题和未知的事情。您能具体的解释一下吗?

伍德克:一个非常未知的事情是我们如何让企业的专业人员和家属重新进入中国?和德国的做法不同,中国彻底关闭了边境,而德国是允许拥有长期居留许可的公民和家属进入的。我们现在真的有许多缺口需要填补。我们不知道中国的边境什么时候能再度开放。

第二方面当然就是中国的消费者会作何反应?经济会怎样重启?是一个缓慢的过程还是会出现V型曲线。中国不是孤立于世界的一个国家,全球市场的崩溃也会影响到中国,尤其是欧洲和美国的市场。对于许多我们的企业来说,现在的问题是既然行驶到了相当危险的水域,那我们就不得不暂停一些投资上的决定,中国最后能得到多少是个问题。

延伸阅读 - 中国欧盟商会主席伍德克:中国制造业恢复的非常好

德国之声:那您能介绍一下哪些德国或欧洲的在华企业目前处境非常困难。那同时哪些企业又属于这场危机的受益者呢?

伍德克:想要找受益者,您得用放大镜。也许有少数医疗行业的企业属于受益者。我们的企业大部分都不在IT领域。腾讯是非常大的赢家,提供游戏内容的企业是大赢家。我们的一些企业很幸运的已经恢复的不错,包括汽车行业。尤其是德国车企涵盖的市场面,它们的业绩如今甚至已经接近去年同期水平。化工产业也经历了还算不错的复苏,当然这也是因为化工企业的主要客户群是汽车制造商,而后者的情况已经有所好转。当然,情况的另一个悲壮的极端就是汉莎航空,还有空房率很高的酒店业。目前都看不到复苏的迹象。

另外很受打击的还包括旅游业。现在不用指望中国人愿意很快的开启他们的德国之旅。但中国游客对于德国来说无比重要。他们是在商店里花费最多的客户。全球范围内,中国游客每年的海外购物支出已经超过了3000亿美金。没有了这些收入,服务业也会面临巨大的问题。所以总的来说,制造业现在的总体情况还可以。但服务业仍然被打趴在地下。

DW.COM

德国之声:就像您所说,虽然现在全球经济都陷入危机,尤其是服务业。但是据欧盟商会的消息,只有大约10%的会员企业考虑在新冠危机的背景下,更加广泛的配置自身的供应商结构。也就是说,只有10%的企业考虑在中国以外的地区扩展业务结构,90%的企业愿意继续留守中国。您觉得这是出于什么原因?

伍德克:不仅是我们欧洲的企业这样想,美国企业也是一样。我们能去哪儿呢?拿化工行业来说,中国贡献了全球增长规模的5至6成。你如果不来中国,就没有出现在前线。另外一个有关多样化的问题是,如果你现在在菲律宾、印尼或者印度投资生产,没有人能保证下一场病毒危机的起源地不会是这些地方。所以出于这些原因,有关"欧洲企业离开中国"的说法其实并不属实。

当然目前思考是否应该让一些医药类的原材料产品生产回归德国或者欧洲是有意义的,这完全是出于供货安全的考虑。多样化仍然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但这不意味着企业应该离开中国。有可能是在中国的范围内实现多样化。新冠危机后,新的趋势是企业在推进新项目时不考虑离开中国,但也会重新审视全世界范围内的可能性。所以说,新冠后企业大举离开中国的事情是不会发生的,但是他们会在选择新的投资地时顾及多样化。也就是说中国独大的情况将会不再。

德国之声:您也说过,未来人们看待中国作为投资地的态度会有所不同,具体的不同会体现在哪些方面?

伍德克:会体现在不同的方方面面。当然中国仍然会被视为全球范围内增长率最高的国家,企业在此该如何面对。另一个问题是,企业怎样面对一个依然不愿意开放的国家。就像刚才所说,不是说它们要离开。已经到这里的企业也很高兴在这里。但是另外一些企业也不愿意一直等待中国开放市场。我们在这里期待看到的是中国政府的改革意愿。

另外一个问题是,我们看到中国的形象已经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尤其是不久前发生的一些情况,包括我们企业的雇员被迫与家人分离都让当前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这已经导致欧洲企业向中国派遣专业人员时会遇到巨大的问题。人员上的安排对于我们来说目前真的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领域。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您认为这一领域是目前最大的挑战?

伍德克:对啊,如果说要离开中国市场,就要考虑到这里有全世界最好的产业结构。包括江苏的化工产业和广东的电子产业。你是无法很快的在世界其它地方复制这些产业结构的,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

德国之声:您这么说不是因为您本人是欧盟中国商会的会长,而是因为您眼观全球?

伍德克:我能看到自己的企业所处市场有多大的价值。化工行业整体60%的增长动力来自中国。汽车产业每年在中国生产2500万辆企业。但同时如果你看中国的人均消费值,在很多领域还非常低,只是达到了土耳其的水平。如果中国民众的消费能力和西班牙人一样。那中国的经济总量就会增加一倍。所以说中国经济的发展未来还很有潜力。我们就是不知道会如何规划,我们的定位会是在哪里?

Deutschland Leipzig Coronavirus - Bundeswehr bringt Schutzmasken

1月底中国接受外国援助防疫物资时,要求外国低调;3月后中国开始援助国外时,反而大肆宣传

德国之声:这一切也和中国政府的改革意愿有关。我们看到目前许多国家向中国发出指责,甚至赔偿要求--这其中也包括德国媒体。这样的背景下,中国处于一种防御的模式。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激情高涨不仅来自官方的宣传,同时也源自民间。在这方面您有所感觉吗?

伍德克:当然,我感觉非常深。我每天都会看报纸。能感觉到一种当然是有原因的爱国主义如何常常变为民族主义的。这与中国的政治宣传当然息息相关。光是把后来回国的感染者称为"境外输入"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因为他们当中有90%都持有中国护照。

今年一月份的时候,如果中国公开的宣布疫情的信息。每个人都会明白中国有困难了,虽然反应有些不及时,但中国是受害者。尽管如此,世界还是向中国提供了20亿只口罩,各国企业拿出了数以百万计的捐款。中国其实可以继续走这个路线的,向世界展现中国是一个知道感恩的国家,会反思后帮助其它国家。但是中国没有这么做,而是要求我们不要报道向中国提供援助的事情,让我们保持低调。所以现在世界会惊讶的看到,中国向其它国家提供的每一批抗疫物资都会在互联网上大肆宣传。让其它国家感谢中国。先是让我们在提供救援物资时保持低调,然后轰轰烈烈的宣传自己给他国提供帮助。所有的这些都让中国自己极大削弱了自身的软实力。

有些时候我在想,美国2001年经历9 11事件的时候,全世界人都是美国人。如今全世界的人其实原本也都愿意成为中国人。然后中国的宣传部门开始了一种混乱的舆论攻势,指责美国。这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损害。

德国之声:确实,中国和美国就新冠疫情的源头以及赔偿问责问题现在进入了每天互相指责,时而以守为攻、时而以攻为守的状态。您觉得欧洲在其中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伍德克:经常会有人问我,欧洲会如何选边站?如果算上英国,欧洲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我们有5亿人口,拥有高精技术,在许多方面制定了全球标准。欧盟现在必须停止不自信的观望其它人的态度。我们已经足够大,足够好到不用在中国或者美国之间做出选择。美国人和中国人强迫我们必须审视华为和5G的问题,但我们欧洲自己就有两家行业内的冠军企业。所以我总是跟我的欧洲同事们说,各位,我们既不需要站在美国人这边,也不需要站在中国人这边。我们必须顾及到自身的利益。也许可以总结为"欧洲第一"。力求实现我们的宗旨:开放的市场、开放的社会。所以说,如果现在有来自美国或者中国针对欧盟的批评,我们没必要顾及,也不应被此要挟。

Berlin Veranstaltung von MERICS

伍德克

德国之声:但我们目前看到的是中美两个大国处于严重的对峙状态,难道说欧洲最后不需要做出立场性的选择吗?

伍德克:欧洲没必要在中美两国之前做出选择。而是应该选择中立。如果涉及到我们和中国的共同利益,比如说气候变化、WTO等议题,我们就站在中国人这一边。如果我们和美国有利益相交的地方,比如南中国海、开放中国市场、我们就站在美国人这一边。不是说我们想站在谁这一边,而是说这其中牵扯了我们的自身的利益。所以说,那些相信现在必须选择是该向中国靠拢还是向美国靠拢的想法,都是毫无建树的。

延伸阅读 - 2019年5月专访伍德克:面对中美争霸 欧洲恐怕不能骑墙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