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黄之锋罗冠聪:有心理准备重回监狱 | 时事评论 | DW | 03.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事评论

专访黄之锋罗冠聪:有心理准备重回监狱

两位香港众志领袖人物即将于下周二接受终审法院有关其“冲击公民广场案”的判刑上诉聆讯。经历过69天牢狱生涯的他们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表示即使要再受牢狱之苦,亦无悔投身政治。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主席罗冠聪及学联前秘书长周永康于2014年9月冲击"公民广场"案,原被判社服令及缓刑,但律政司成功复核刑期,今年8月三人被上诉庭改判实时入狱6至8个月。随后三人提出上诉,其中黄之锋和罗冠聪于10月24日获批保释外出。

周永康因有学业考虑而不申请保释。终审法院将于11月7日听取三人的上诉许可申请。经过69天牢狱生涯,黄之锋、罗冠聪坦言有心理准备重返狱中,强调即使要再受牢狱之苦,亦无悔投身政治。因另有占旺 (占领旺角) 刑事藐视法庭案在身的黄之锋,或于今年再度入狱,黄表示,"政府能困住身体,不能困住思想。"

保释期离上诉聆讯仅两个星期,二人极度珍惜这段时光,争取与家人及朋友相聚。期间二人抽空接受德国之声的专访,剖白狱中的生活、表示对家人感到亏欠、不忘感谢团队的坚守与及寄语年青一代,在政治低沉的时刻,仍不要放弃希望。

德国之声:请形容一下对狱中生活的感受?最难受及感到煎熬的是甚么?如何克服及调适?

黄之锋:监狱是一个迫使人们在只能服从命令的环境下生活的地方。最难受的是失去自主的权利。

罗冠聪:能够在工余及休息时专注阅读,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在苦难中找到慰藉。在狱中无聊是最伤脑筋的事情,因此由入狱开始培养些有生产力的知性劳动。我们都有写写日记,我自己也有写散文和新诗,也有出狱后出书的计划,以更好利用狱内时间。

德国之声:这段时间最想感谢的人是谁?最感到亏欠的人是谁?

黄之锋、罗冠聪:都是家人,这段时间他们比狱中的我们更辛苦。

Demonstrationen in Hongkong für verurteilte Studentenführer (Reuters/T. Siu)

8月20日,香港民众示威抗议“双学三子”入狱

德国之声:你们在狱中服役时,家人及"众志"团队仍然坚守岗位,他们是否成为支持你俩的一股重要力量?你们是怎样看这一支团队?

黄之锋、罗冠聪:对"众志"在三人 ( 另一名众志常委林朗贤因另一案件也在狱中服刑 ) 囚期间更愿意主动提出想法、筹划直接行动并愿意付出更多,十分安慰。相信团队在这两个月来的成长是有目共睹的。

德国之声:不少港人认为,近期香港的政治气氛阴霾低沉,年青一代也沮丧不安;此时此刻你们有什么话要跟香港年轻一代的人说?

罗冠聪:让我引用判刑前一晚发表的文章与年轻朋友互勉:"不是看见希望才坚持,而是坚持才看见希望,这是我们在雨伞学来的,不是吗?路遥遥,找到携手的人,至为重要。政治,或许是妥协的势利;但民主运动,是从枯井取水,是绝望中寻找希望的艺术。"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假如你因香港的颓势而感到气馁,我希望你想到在监狱面对政治打压的朋友时,可以为这个城市,为你的内心,找到一些希望。"

黄之锋:民主运动不应依赖英雄主义,更希望每一名香港人都可以一起投身民主运动。

德国之声:117日上诉聆讯,面对有机会重返狱中,有甚么感受?是勇于面对还是无奈接受?

罗冠聪:对上诉获得许可有期望,因为今次提出上诉重点不在于自己的刑期,而是希望藉上诉得值为日后的抗争者争取撤回如此严苛及无理的量刑准则。无论成功与否,都有心理准备重回监狱。

黄之锋:即使下周二上诉许可获批准,我仍有另一宗案件在身,所以几乎肯定要重回监狱服刑。我只是希望趁这段时间在公共领域上尽最大的努力,唤醒公众关注现时的政治争议和不同光谱的政治犯处境。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