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克龙欲与中国重建国际秩序令人忧心 | 时事评论 | DW | 10.01.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专访:马克龙欲与中国重建国际秩序令人忧心

法国巴黎政治学院荣休高级研究员白夏(Jean-Philippe Bega)认为,马克龙访华有新意的地方在于,对中国领导人提出关系应当是"相互"的(reciprocity)。他对马克龙没有公开讲人权表示遗憾。

德国之声:您怎么评价马克龙此次访华,成果如何?

白夏:从具体成果方面,没有太多。法国总统每次去中国都说,他签了很多合同。但实际上没有真正签成。比如空中客车,已经谈判很多年了,但这次也还没完成。EDF(法国电力公司)也是一样的。从这个角度看,没有太多具体成果。

另外一个问题是,马克龙也跟以前的总统一样,  没有提那些人权问题,虽然在现在的中国,人权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想建立一个长期合作方式,解决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但是他说他不要公开讲,比方说刘霞的事,伊力哈木的事。这个我觉得遗憾。在这一点,马克龙和以前的总统也是差不多的。

在他的演讲中有比较有意思的、新的东西。比方说,他讲"一带一路"的时候说,法国想参加"一带一路",但他也说"一带一路"不是单向的,应当有"互相"(reciprocity)的关系。这个我觉得可能是比较新的,就是在中国领导人的面前,坚持说我们双方都必须有好处。不是习近平说的"双赢",而是我们做这个,比如开放我们的市场,你们也应该打开你们的市场。

另外一个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是,他说中国不要走霸权主义的路。他提了法国以前的经验,说法国在殖民主义上犯过好多错误,希望中国不要犯这样的错误。

德国之声:过去有分析认为,欧盟缺乏统一的对华政策,而容易被"各个击破"。现在是否还存在这样的问题?

白夏: 当然这次由于特殊情况,因为默克尔(组阁)的问题,因为英国退欧的问题,马克龙的地位在欧洲是非常重要的。另外,他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总统,他也强调欧盟的重要性。他在中国说,他是代表欧盟的。但是你说得对,欧盟没有统一的(立场)。去中国前,他试图跟德国和别的国家有一个对中国投资的共同态度,但是还没有实现。这个是很大的问题。

另外,中国也利用欧盟内部矛盾,比方说,用"16+1"的政策得到东欧的支持,限制西欧。所以让欧盟有一个共同的态度,是比较困难的。

德国之声:外界对法国的内政外交不太了解。您个人如何评价马克龙作为总统?

白夏:这个是非常复杂的,现在也还早,他5月才(就任总统)。马克龙说他是"新世界",他跟"旧世界"要划清界限。但是那个"新世界" 直到现在还不清楚是什么。在经济方面他好像是更接近新自由主义,比如劳动法方面他都改变了。本来以为在社会和政治方面他是会比较自由主义的,但实际上他的作风是比较霸道的,他想什么都控制。

当然他在外交上,有一些演讲,比较有意思。他的演讲一般都是比较有内容,不是胡说八道的。但是我们还很难判断。好多给他投票的人有点失望。比方说,另外一个就是难民问题。他也有点矛盾。因为他7月份有一个演讲是非常好听的,说法国对难民的政策是不动摇的,说这是一个基本原则。但是现在他们要通过一个对移民的法律,是几十年以来最严格的。所以话语和行动有一定的矛盾。在这一点我们只能观察,不能完全确定他是怎么样的。

德国之声:那是否马克龙执政下的法国政府对华政策也还尚未成形?

白夏:(对华政策方面)以前他好像没有真正确定下来。有几个问题是比较重要的,比如"互相"(reciprocity),我希望他能坚持这一点。但是,"互相"所指的具体政策是怎么一回事。我也觉得当然跟中国要有很多关系,中国是很重要的一个国家。马克龙现在有一个很特殊的机会,因为特朗普退出国际舞台、德国仍在组阁,这种情况下,马克龙的国际抱负是有机会实现的。所以他当然觉得跟习近平的中国谈谈是很重要的。但是我有点担心,他有的时候说我们要改造国际关系、国际舞台,这个我觉得可能有点可怕。

所以他们究竟将来会怎样,我觉得对华政策没有完全确定。但是看来,有一些我所说的比较有意思的方面,也有一些传统的方面,比如法国与中国的友谊、中国文化等等。参加"一带一路"也是比较危险的。怎么参加呢?这个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清楚。

德国之声:您说马克龙希望改变国际秩序"有点可怕",是说像参加"一带一路"存在的风险吗?

白夏:对,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反恐怖主义的合作。因为中国对恐怖主义的概念和马克龙对恐怖主义的概念是不一样的。在中国,实际上一些不提倡暴力的,像伊力哈木,他们也说是(支持)恐怖主义的。所以我想,马克龙在反恐斗争方面应当清楚看到恐怖主义的概念是什么。

在国际秩序方面,中国在亚洲、比方说在南海表现得非常强硬。如果要依靠中国重新建立一个国际秩序,我觉得是比较危险的。我希望马克龙非常清楚地明白,中国制度的本质是什么。

以上内容整理自中文采访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