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马克思《资本论》的思维错误在哪里? | 评论分析 | DW | 14.09.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马克思《资本论》的思维错误在哪里?

150年前卡尔•马克思的《资本论》出版。曾经担任德国《商报》总编多年的齐瑟默尔认为马克思是首位真正的全球化思想家。

德国之声:齐瑟默尔先生,为了普通读者进一步了解经济学大家,2012年《法兰克福汇报》出版了一套丛书。而您作为自由市场的拥护者,却恰恰撰写了有关卡尔·马克思的书籍,您是出于什么动机呢?

齐瑟默尔:这里有两个原因。青年时代的我并不是自由市场的信奉者,而是共产主义者。当时,我是带着左派的意识形态眼镜来阅读马克思著作的。之后我逐渐发展成为一名自由派、保守派。我一直想重读我青年时期读过的马克思著作。后来我也这样做了。那时我就对《法兰克福汇报》说:"在德国,将卡尔·马克思的主要著作通读两遍的人或许不多,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德国之声:在中国读政治经济学时我学到的知识是:工人向资本家出售其劳动力并因此获得工资。所创造的价值与其工资之间的差额便是剩余价值。资本家总是试图尽可能降低工人的工资,以便最大限度的提高剩余价值。终有一天工人将无法再忍受这样的剥削而奋起反抗,最终推翻资本主义。这是否就是《资本论》的大概内容?

齐瑟默尔:可以这么说,虽然《资本论》涉及内容广泛得令人难以置信。实际上其主要论点就是工人受到剥削,除了进行革命没有别的出路。卡尔·马克思撰写《资本论》有2个目标:一是推翻传统经济学的一个核心论点,二是为工人运动创造推翻资本主义的理论基础。

德国之声:实际上马克思一直在等待资本主义的崩溃。他预言了共产主义的胜利。然而两者都没有发生。他错在哪里?

齐瑟默尔:我认为他的全部理论都基于一个思维错误。他认为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忽略了资本主义不只是通过剥削工人,而是通过不断的技术进步在发展。

他还低估了创造财富的其它来源,例如创新、企业家精神和技术进步。有意思的是他在《资本论》或者《共产党宣言》的有些段落中,也谈到资本主义在全球的胜利将导致所有传统和封建残余的消失。因此我才敢说,我们可以将卡尔·马克思视为首位真正的全球化理论家。

Bernd Ziesemer - Buchautor und Kolumnist (M. Kess)

贝恩德·齐瑟默尔曾在2002年至2010年担任德国《商报》总编。现在是专栏作家。2012年他撰写了《读懂卡尔·马克思》(Karl Marx für jedermann)一书。

德国之声:如果马克思没有将自己作为一个付诸实践的革命者,他是否会成为一个更好的经济学家呢?

齐瑟默尔:实际上他有3个身份。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革命者的生涯,其次是作为经济学家,最后是作为哲学家。马克思撰写"资本论"花费了10多年的时间。在这期间他意识到自己计划失误,他无法完成他的宏伟计划。要知道他的计划是撰写3卷《资本论》,但是他生前只发表了第一卷。第二卷是恩格斯在其前期工作的基础上整理完成的。第三卷实际上只是对其想法的一个归纳总结。因此说,实际上卡尔·马克思并没有一部完整的经济学著作。

德国之声:马克思肯定没有想到,在他发表"资本论"150后,在一个遥远的国度他仍受到如此的敬仰。您如何评判他在中国的作用?

齐瑟默尔:我认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对马克思著作没有完全了解的情况下发展起来的。据我所知,马克思的很多理论对早期中国共产党根本没有产生作用。当时他的有些著作也没有被翻译。我的印象是,中国人对马克思的敬仰并非建立在对其著作有广泛了解的基础上。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