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锺国斌:国安法压境 商界思去留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5.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锺国斌:国安法压境 商界思去留

港版国安法引起市场恐慌,香港恒指单日泻千点,有银行家透露已陆续收到富豪指示要启动撤资计划。德国之声专访香港商界代表锺国斌,他是自由党党魁丶立法会纺织及制衣界议员,被视为开明建制派。自由党2003年曾反对23条立法。

Hong Kong Abgeordneter Felix Chung Kwok-pan (Getty Images/AFP/A. Wallace)

香港商界代表、自由党党魁丶立法会议员锺国斌

德国之声:国安法消息一出,你有什麽反应?

锺国斌:很错愕。我一早预期有这个可能性,和中央有紧密联系的人如(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丶(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有提过,但沒有人预计到这麽快推出和落实。

德国之声:你在政界提早收到风声尚且感到突然,一般商界想必比你更为错愕?

锺国斌:一定是。我本身是商界背景,但政治层面有很多接触,对政治比较敏感。对商界来说,有一个稳定营商环境和政策,对投资丶运作丶决定去留,非常重要。

德国之声:商界是否在重新评估去留?

锺国斌:必定是,但每个人有不同想法,主要有两种考虑,第一种是欢迎北京此举的,因为23条丶国安法之前一直不明朗,现在反而切切实实做了,无论是否支持这个条例,现在起码有个了断,没有了不确定因素。而一直以来的社会暴乱对营商很差,示威者假期搞事,店铺被逼关门,最严重的时候,外国的买家和商人都怕危险不敢来港,怎做生意?所以国安法对本土营商环境有帮助。

China, Hongkong - PRC Flagge (picture-alliance/L. Chung-ren)

外界认为国安法形同颁布「一国一制」,恐损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德国之声:但短暂太平的长远代价,是不是「一国两制」原则和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受损?

锺国斌:这就是第二种考虑。国际商业社会(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mmunity)怎麽看香港?香港单靠本土经济维持不到,是个向外的开放型经济体。实施国安法,如果外国有很大疑虑,对香港很大影响。

德国之声:你是否担心香港出现撤资潮?

锺国斌:说不定。好像同是开放型经济体的新加坡,也有国安法,条文还相当「辣」。你问我新加坡是不是很民主丶很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我敢说不是,但仍有很多人去投资。说白了,商界其实很简单,只会看有没有商机丶能否「搵钱」(挣钱)。

即使很多人不相信中国政府,觉得中国法制不健全,外企也争相去投资和做生意。特斯拉(Tesla)投资几十亿在上海设超级工厂,苹果三分之一生意在中国,世界主要大企业都在中国有业务。

德国之声:事件料将加剧中美恶斗,美国可根据《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你是否担心?

锺国斌:我相信中央做了所有评估,但那麽高层次的东西,我们当然不知道中央评估到哪儿,欧美的反应如何我们也难以预料亦无法控制,只能够见步行步。

Proteste in Hong Kong (AP)

2003年50万港人上街反对23条立法

德国之声:2003年时任特首董建华推23条引发50万人上街,自由党临门一脚倒戈反对草案,23条自此成为历任特首都不想接的烫手山芋。17年後,北京乾脆推出比23条更「辣」的港版国安法。回头看,自由党反对23条是不是一个错误?

锺国斌:当年自由党不是反对23条,而是看到社会对23条感到不安,叫董生(董建华)延迟立法,适当时候再拿出来。我这几年在不同场合也说要立23条,你去问田北俊(2003年时任自由党主席),他也会这样说。

泛民主派很大错误,是不肯坐下来谈,只说23条是恶法。可以自己谈丶自己审议,总好过现在中央自己做丶不管你什麽,用他的一套施加下来。23条并不恐怖,重点是在於细节。

德国之声:所以你认为泛民要负上最大责任?

锺国斌:最大责任一定是特区政府,立法要由他带头丶摆上台,我们想谈但他不肯做也没有用。当然,泛民令社会和特区政府觉得拿都不能拿上台。

林郑月娥上任後,我们一直有叫她在适当时机立法,但她错失了所有机会——去年是应该立23条而不是《逃犯条例》。

Carrie Lam Hongkong Protest Parlament (Reuters/U. Bektas)

林郑月娥任内错失23条立法时机

德国之声:林郑月娥错失时机,去年「反送中」爆发後局势是否已经不可收拾丶国安法剧本写在墙上?

锺国斌:林郑常说要有「社会共识」才会做,代表今届政府没能力立法,那是否要等到2022年下届政府才做?到时候香港已回归25年,「50年」过了一半,如果计算到2022年港府也没有能力做到,中央就不会等。加上《逃犯条例》演变出来的暴力事件,说要香港独立,拿英国丶美国国旗摇来摇去,中央绝对不能接受。

德国之声:但国安法是否最坏的结果?

锺国斌:公平点说,世界各国都有国安法,美国很多行为是用国安丶国家利益行头,为什麽中国不可以?

Hong Kong | Proteste gegen neue Gesetz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 Yu)

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有示威者举起香港独立标语

德国之声:因为中国不是民选政府?

锺国斌:这次国安法主要针对恐怖主义,任何国家都不会容许恐怖主义,这不是民选与否的问题。美国为何打伊拉克丶阿富汗?因为有恐怖主义。至於颠覆国家政权,西班牙一样打压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公投,一样不容许分裂。这是大是大非的国策。

我认为重点在於条文细节,可能公布後发现原来很温和,正常一般国家都有,执行机制合理。

德国之声:但如果条文非一般的「辣」,而执行机制是让国安人员在港执法?

锺国斌:难道你觉得美国没有中情局(CIA)丶英国没有军情六处(MI6)在香港?现在一切只是「蒲面」(浮出表面)而已。

德国之声:看来你对国安法「看得很化」(看得开)?

锺国斌:我是「看得很化」,亦没能力改变任何事。我说我理解中央。最理想当然是我们自己立法,但特区政府没本事丶没能力丶没决心去做,泛民又阻止你,那中央有甚麽选择?

对商界来说,我们是有很多讨论,但一切还是要看条文细节,现在大家都是对着白纸空谈。

德国之声致力於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观看视频 06:47

香港示威八個月﹕孤立無援的抗爭支援者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