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里贝里:我走后,大家会很伤心 | 足坛体坛 | DW | 21.05.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足坛体坛

专访里贝里:我走后,大家会很伤心

里贝里在拜仁慕尼黑宣布退役前夕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回顾了他在慕尼黑的12年足坛生涯。他对赫内斯敬佩有加,甚至还曾去监狱里探视过他。

里贝里先生,您穿拜仁慕尼黑球衣已经12年了,周末您将最后一次出现在德甲赛场上,这对您意味着什么呢?

里贝里:我脑海里浮现出很多东西。拜仁球衣对我意味着很多东西。我穿拜仁队服已经12年了。这对我来说,是一段快乐的时光,对我的家庭、对拜仁球迷以及对拜仁球队来说,也同样如此。我希望能再穿这身球衣打两场重要的比赛。(德甲最后一场对法兰克福以及德国足协杯对莱比锡队的决赛 - 编者注)

回首往事,哪一幕最让您难忘?

我想大家都清楚,2013年是我们最好的一个赛季,我们取得了惊人的成绩。此前一年非常困难,德甲我们屈居第二,然后在德国足协杯和欧洲冠军杯决赛中,我们又在主场失利。这段惨败经历深深地刺痛了我,让我刻骨铭心。我简直不知道,我们在夏季休假之后是怎么重新鼓起勇气的。接下来的一个赛季里,我们在所有赛事中都赢得了冠军,最重要的是在布拉格超级杯决赛中战胜了切尔西,报了一剑之仇。而我本人又当选欧洲足球先生,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了。

您现在有机会第九次赢得德甲冠军。如果梦想成真,您将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九次赢得德甲冠军的球员。

但愿心想事成。这对我非常重要。效力拜仁的有很多优秀球员。如果我们周六能再次夺冠,而我本人能第九次成为冠军队球员,那将是具有"历史性"的一幕。对我来说也绝对是件好事。

其实效力拜仁慕尼黑这些年当中,您也曾得到过其他球队的邀请。您已经是地地道道的巴伐利亚人了吗?

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也喜欢巴伐利亚人的性格。我刚来拜仁,就学会了一句巴伐利亚话"走一步看一步吧"(Schaun mer mal)。还有就是十月啤酒节,这是一个很特别的传统,到时候会有很多人专程来慕尼黑。

"赫内斯是个讲情义的人"

在慕尼黑的这些年里,您不仅了解了德国和巴伐利亚,同时也认识了许多人,包括一切训练比赛的教练和球员。谁对你的影响最大?

我必须先谈谈赫内斯。我今生今世都不会忘记他。他为我所做的一切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对我和我的家人照顾得无微不至,我们还经常一起出游,他也常常来家里做客。有时候比赛后,我会看我进球场面的回放视频。这样也就看到了坐在替补席的赫内斯当时是什么反应。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是一位特别讲情义的人,他总是希望球员们开心,球队进步。

那您现在想到赫内斯,会有什么感受呢?

我也有过很不顺利的阶段,比如受伤的时候。我球员生涯的任何阶段,都能得到赫内斯的帮助。他和我谈心,给我动力。对我来说,他简直就是一位慈父。我俩有种"特殊关系"。他在监狱时,我曾经去探视他,这对我很重要。

在监狱见到他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这对我很难,也让我感到很痛苦。我问他,我能为你做些什么?我能帮忙吗? 你去告诉你太太,我随时都愿意帮忙。我们的关系就是这么好。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赫内斯有个很好的太太,我太太也很喜欢她。现在赫内斯又回到了拜仁队。他为拜仁的付出真的很大,因为他爱这支球队。

于普·海因克斯(Jupp Heynckes)对您也很重要,是吗?

对,于普也是一名伟人,一位出色的教练。他经验丰富。他知道球员们需要什么,也知道他该怎么做。他执教阶段也是我表现最好的时期,我就是在他手下当选欧洲足球先生的。我们取得的战果,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比如说,他最后一个赛季来拜仁时,我因膝盖伤痛休假已经三个月了,他立即找我谈话:'你必须好好进行康复训练,你肯定能东山再起,这绝没有问题。'

当我重返球队时,第三天就要迎战巴黎队。于普来找我说:'你要上场,而且你是队长。'要知道这是在我伤病离队三个月的情况下。他说:'我知道,迎战法国球队你更有劲头,我很了解呢。'尽管这都是一些小事,但却非常重要。他非常注意这些细节,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

迎战法国球队,对您来说确实特别特别有动力吗?

那当然了,这很特别,因为我本人就是法国人。我当时特别有干劲,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我踢了大约一个小时,然后被换下场。最终我们以3:1获胜,这是件特别开心的事情。

前面谈到了两位让您敬佩,给过您很多帮助的人。现在再谈谈队友大卫·阿拉巴(David Alaba),你和他是不是一种父子关系?

父子谈不上,他更像是个小弟弟。我和他认识时,大卫还是拜仁寄宿学校的学生,大概也就15、6岁。他们当时不准单独出门,必须由一名女士看护。但是我和他们出去,这名女保育员就不会说什么。我会领着他们去市中心走走。

您是阿拉巴的监护者?

我们就是在一起吃点东西,然后就会返队。后来大卫开始和我们一起训练,我也会给他一些鼓励:'小伙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随时都会帮助你,没问题。'这让他也很开心。年轻球员加入我们这个职业选手的团体里,对他们来说很不容易。这倒不是说他们会害怕,而是有时候会有一些矛盾,他们都很紧张。我和大卫在一起已经很久了。更衣室里,我们的柜子是挨着的。他成长速度之快,简直不可思议。对我来说,大卫是他那个位置上,最好的球员之一。

我听说,你们有时候也会做一些恶作剧。

对,我喜欢开玩笑。更衣室里的欢歌笑语对一个球队很重要。既然我们要朝夕相处,那就应当多一些乐趣。我每次去做理疗,都会放松自己,给大家讲讲笑话。也正因为如此,我走了之后,大家肯定会觉得缺了点什么。已经有人和我说:'没有了你可怎么办?' 我相信,很多人会很伤心,但足球就是这样,生活就是这样。

您另一位意气相投的队友无疑是阿尔扬·罗本(Arjen Robben)。周六也是他最后一场德甲比赛。甚至可以说,足坛的一个时代画上了句号。为什么你们俩如此投缘?

罗本来慕尼黑后第三天,我们就一起参加了对沃尔夫斯堡的比赛。我当时就感觉和他一起踢球很愉快。我们一起赢得了所有重大赛事。罗本的足球生涯简直令人难以置信。他经验丰富,在许多重要俱乐部踢过球。我能讲他些什么呢?他每天都很敬业,是一个地道的职业球员,也是年轻球员的好榜样。现在我们在一切的时间可能只有十几天了。这很遗憾,也令我痛心。人们称呼我俩'罗贝里',这个名字太形象了。他们不会忘记我俩的精彩配合。这是终身难忘的经历。

接下来您去做什么呢?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知道的是,我还想继续踢球,只是还不知道在哪里踢。我还没有具体的计划。

法国中场球员弗兰克·里贝里(Franck Ribéry )2007年从奥林匹克马赛队转会拜仁慕尼黑,转会费为2500万欧元。这是截至当时德甲最高的转会费。效力拜仁12年,完成273年德甲比赛后,这位以过人技术高超而闻名的中场队员上周六宣布结束在慕尼黑的足球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