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这不是冠状病毒,是″官状病毒″!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这不是冠状病毒,是"官状病毒"!

新冠疫情爆发后,对中国政府反应迟缓、低估疫情的质疑声音不断出现。历史学家、时评家章立凡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最高领导人不说话,所有人都说假话。这次肺炎疫情的爆发也暴露出中国官僚体系的弊病。

China öffentliches Leben und das Coronavirus

资料图片:天安门广场上戴口罩执勤的武警

德国之声:您怎么看武汉疫情对中共政权的影响?

章立凡:原来吹的一些牛皮破产了,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事实证明完全不具备,而且在2003年非典的时候就说要建立的公共防疫体系,现在看,事实上,经过了17年根本就没有建立起来,所以又重蹈覆辙,而且可能损害要比上次大。

这确实是一种中国病毒。虽然我们说冠状病毒,但实际上是中国官僚体系,所以又可以称为"官状病毒"。中国的官僚体系,实际上是一种专制时代、封建时代的治理体系,不是现代治理体系,所以才在疫情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德国之声:疫情继续延燒,中国政府试图扭转国际社会对他们处理方式的印象,包括控制网络上面的言论,比如活跃人士胡佳,上周原本参加外媒采访,被警方阻止,无法参加,您怎们看北京在疫情爆发后对言论的严格管控?

China Zhang Lifan in Peking

中国历史学家、公共知识分子章立凡

章立凡:这场疫情,疫情延误跟言论管制本身就有很大关系,但是他们为了维稳,完全不顾及这些。对中共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政权,为了保政权,他们不惜一切。看这次疫情领导小组成员就知道,没有一个成员是医疗卫生的专业人士,一帮外行领导内行,其中至少有两位跟意识形态有关的官员,一个常委姓王,还有一位是中宣部长,再加上一个外交部长,所做的工作就是在国际、国内来灭火,三个人都派上用场了,但这不是一个专业的团队,而是一个维稳的团队。从钳制言论上,从所谓的强调正能量方面,这个他们做到了。从外交上,央视每天播什么,都是各国、主要是第三世界政要给中共发来的电报,赞扬中共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为他们的错误涂脂抹粉,而且這些都是被中国撒过币的国家,现在他们用这种方式来回报。

更多阅读:北京打击新冠疫情「谣言」 300中国公民遭强制拘留

德国之声:中共是怎么在国际上"灭火"?

章立凡:在国际方面,一个是掩盖中共在疫情中的责任,再來就是和世卫组织去公关,尽量的拖延不让他们把中国疫情作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並不赞成限制旅行。实际上,我觉得功夫都做在防止批评上,我认为,他们为了维护这个政权,对于事实真相也不顾,对于起码的人伦也不顾。

更多阅读:确诊病例近万宗  世卫组织将疫情列为突发卫生事件

德国之声:您觉得这次疫情的爆发会震荡中共政权吗?

章立凡:中共执政70的历史上,这也是一个最严重的时刻之一。毛时代有一次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邓小平时代有一个八九六四,現在出现了这样一个公共卫生事件,我觉得这次和以往不同。大饥荒和六四的时候都还没有互联网,现在有了网络,以信息的快速传播速度来讲,可能是中共执政以来面临的最严重的一次危机。他们钳制言论,禁止他们所谓负能量的信息传播,其实也完全做不到,很多事情,真相实际上大家很清楚,包括很多官员可能他们自己也清楚,自己在说假话。

但是这并不等于有些人预测的那样,会发生比较大的全民抗议,或者是他们称之为武汉起义的事情。我觉得不大会有,因为中共这个政权很喜欢这种战时状态,其实武汉已经接近一种战时状态,派军队、派生化部队,物资现在也临近一种配给的状态,我觉得可能这是他们的一种历史经验。毛时代就很喜欢这种战时状态。朝鲜战争的时候,利用朝鲜战争搞了一系列的社会整合,比如三反五反、土改等各种政治运动,整肃政治对手、整肃反对的力量。我觉得,现在中共有大数据这一类的现代社会监控手段。我觉得这次利用监控疫情监控人,他们可以作为未来这种应付维稳方面的应急事件的大操练、大演习。还有,就是利用人性很多弱点,你不会看到有大规模聚众抗议事件,因为大家都怕死。现在都躲在家里,没有人会为这类事件上街抗议。那么政府正好利用这点。而且他们现在把街道、居委会、网格化管理都实行起来了,我觉得他可以利用这次机会进一步加强对社会的管控。

德国之声:您认为,习近平接下来会怎么做呢,继续现有的路线吗?您觉得这次疫情会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章立凡:中共的习惯思路,叫做报喜不报忧。事情没出来的时候,都是报喜不报忧,掩盖不住了就改变手法,就是坏事变好事,这个当然也是中共体制特点。这次疫情也是这样,最高领导人不发话,所有人都报说未见人传人,也有说人传人是不大可能发生的事情,传达这种信息给公众。结果,大规模疫情出现的时候,一定要有领导人说话,整个机器才能开动起来,这是集权统治的一个特点,最高领导人不说话,所有人都说假话。然后只有他说了话,才立竿见影,所有事情都启动,但已经为时已晚。

你看得出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领导人讲,他是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但是到新华社的报道,就变成了统一领导,统一指挥,实际上,可能宣传喉舌们也感觉,这种说法对领导人太不利了,虽然领导人还是强调他是唯一的决断者,但事实上,要是追责的话,当然对领导人来讲非常不利。我觉得下一步来讲,似乎中国努力做的事情就是尽快亡羊补牢,一个是尽快控制住疫情,一个是控制住社会。不至于丢失政权,然后再庆功,把这场灾难说成一场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表现,高奏党的领导如何英明伟大的颂歌。我觉得最后可能变成这样,当然不排除我们意想不到的事件。当下来看,现在大家都不敢出门,除非体制内部发生一些变化,或者领导人自己不想就继续连任下去了,或者他面临追责的压力等等,但是会不会导致未来中共高层的变化还很难说。目前是一种形势很不明朗的阶段。

 

章立凡,中国历史学家、公共知识分子。"八九民运"时,章立凡应中共中央统战部的邀请,参与调停学潮。事件结束后,章立凡受到压力,脱离体制成为独立学者。曾出版《君子之交如水》、《记忆:往事未付红尘》等著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