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茜茜“丈夫”:感谢中国对茜茜公主的重视 | 文化经纬 | DW | 07.01.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专访茜茜“丈夫”:感谢中国对茜茜公主的重视

德奥合拍的“茜茜公主”三部曲使其片中男女主角-罗密.施奈德和卡尔海因茨.伯姆享誉世界。施奈德43岁早逝,现年79岁的伯姆则依然健在。不过,这位名人之后昔日屏幕俊男早已告别银幕和舞台,于1981年成立了自己的“人人为人”基金会,并在非洲埃塞俄比亚长住下来,帮助当地居民建学校修马路种庄稼,乐此不疲。

卡尔海因茨-伯姆

卡尔海因茨-伯姆

“在非洲政策上,中国人走在了我们之前。”常住埃塞俄比亚的 卡尔海因茨-伯姆亲眼目睹了中国人在非洲的一切。虽然年事已高,但伯姆在电话中的声音却依旧洪亮如旧。伯姆的一生的确颇具传奇色彩,昔日的影坛大腕竟迷上了非洲大陆的扶贫事业,而且无怨无悔,数十年如初。去年年底,一支中国国家电视台的摄制组亲赴埃塞俄比亚拍片,专程采访了伯姆夫妇。在新的一年开始之际,伯姆接受了德国之声中文网记者的专访,使我们有机会一窥这位传奇人物的心路历程。

传奇人生

Karlheinz Böhm Romy Schneider

茜茜公主中男女主角:罗密-施奈德和卡尔海因茨-伯姆

德国之声:伯姆先生,如果我们在搜索引擎谷歌中输入您的名字,就会看到这样的词条:“传奇生涯”,“茜茜公主”英俊男主角为穷人奔波等。请问,曾为电影明星的您何以做出了常居埃塞俄比亚,帮助非洲贫困居民的决定?

伯姆:这可不是一个很容易回答的问题,尤其不是一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这要追溯到1968年以法国为首的席卷欧洲大陆的学生运动了。那时我在德法两国参加戏剧演出。有天,我在一家艺术家们常去的酒馆里遇到了上街游行的人,他们对长辈们的作法表示抗议,认为他们没有认真思考希特勒和纳粹犯下的滔天罪行。战后的德国经历了经济奇迹,德国在很短的时间里实现了经济上的发展,人们有了车和住房,却似乎将历史忘得一干二净。我当时才40岁,于是也开始思考和关注这个议题。另外,我那时正全力投入电影和舞台剧的演出,有幸结识了法斯宾德-他可以算作上一世纪德语国家中最有天赋的导演之一了。“玛尔塔”就是我们合拍的第一部电影,直到今天,这部以婚姻为主题的电影依旧被视为二战后最杰出的德语影片之一。社会批判性电影唤起了我对社会问题的关注,对我的政治取向产生了影响。我的正义,关注他人的意识在那时觉醒。尽管我没有参加某个政党,但我的聚焦所在是不幸中的人民。我认为,不参加政党,反而会对帮助他人的工作更为有利。

Karlheinz Böhm

寻找人生真谛

德国之声:您曾是大红大紫的的影坛明星,总共参加了46部影片的拍摄,难道您就一点也不留恋屏幕和舞台生涯吗?

伯姆:有一点必须要告诉您,如果将挽救一位因饥饿而濒于死亡的人与我最辉煌的电影事业相比,金钱和知名度又何足挂齿。我曾与“人人为人”组织挽救了一位非洲女孩的生命,那个小姑娘几乎因饥饿而死亡,我们不仅抢救了她的生命,还为她提供了求生之路。过去我总以自己为中心,比如想挣更多的钱,具有更大的知名度等,但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世界一片黑暗的话,我个人的金钱和知名度又算得了什么。事也凑巧。当年我正在杜塞尔多夫参加剧组排练,我在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中担任主角。那时脱口秀节目“想挑战吗”才刚刚播出第三集,他们邀请我参加。我就打赌说,如果这个节目的1800万观众每人愿捐献一个马克的话,我会亲自将这笔钱带往非洲大陆的撒哈拉地区,希望看到这笔钱能保证该地区在一年的时间里不会有一个孩子死亡。这样的打赌当然非常不现实。但我却得到了140万马克的捐款。我于是开始打听,撒哈拉地区哪个国家最贫穷,答案是乍得、苏丹和埃塞俄比亚。前两国国家没有接受我的捐赠,所以我只好去了埃塞俄比亚。该国驻波恩大使立即批准了我的签证申请。1981年10月30日,我首次飞抵埃塞俄比亚。我不仅在那儿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意义,还留在了那里。迄今为止,我们一共筹集了3亿多欧元的捐款,帮助撒哈拉地区急需帮助的非洲人民。

心系埃塞俄比亚

Bauer bei der Arbeit in Äthiopien

埃塞俄比亚

德国之声:中文网页上也对这段打赌的经历进行了详细的报道。从那时到现在已过去了20多年,20多年后的今天,埃塞俄比亚最迫切需要的又是什么呢?

伯姆:估计,埃塞俄比亚拥有居民人口8000万。而我们展开项目的地区只能顾及到380万。埃塞俄比亚的领土面积是德国的三倍,我们的援助实在是杯水车薪,但如果没有沧海一滴,也就无谓大海。而我做的工作只是一个开始,为了改变非洲现状,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的救援组织的力量实在是有限的。

德国之声:您是否获得过埃塞俄比亚政府的具体支持?

伯姆:我从未向埃塞俄比亚政府提出过任何请求。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向我提出各种条件。我从一开始就强调,我们的救援组织不受任何政治、经济和宗教的影响,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救援机构。所以我提出的唯一条件是该国政府不得向我提出任何条件。我的这个建议被对方采纳。但如果建学校,我们会从当地政府那里获得准确的信息,以使我们的工作更加有的放矢。我们希望能帮助当地居民摆脱贫困,实现自我发展。

11.12.2007 DW-TV Journal Wirtschaft Afrika

中国人走在了我们之前

德国之声:在德语媒体中,人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报道,称中国重新发现了非洲大陆。尽管中国不赞同这样的说法,但它对非洲的投入是有目共睹的,中国与非洲保持着密切的关系。您长年生活非洲,您如何评价中国的非洲政策?

伯姆:必须说,我十分看好中国的非洲政策。中国将非洲作为自己的经济伙伴。我一再强调,我们不能只出于怜悯关注非洲。非洲是一个资源丰富的大陆,我们需要非洲,需要非洲作为我们平等的贸易伙伴。在这一点上,中国比我们要领悟得更早。我认为,我们应该将非洲所有国家视为自己平等的经济合作伙伴,展开公平贸易,从而促进非洲大陆的自我发展。

赞赏德国的非洲政策

Deutschland G8 Teilnehmer Gruppenfoto mit Vertretern Afrika

海利根达姆8国集团峰会

德国之声:在去年8国集团于海利根达姆召开峰会之前,您曾亲自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德国的非洲政策进行交谈。请问,默克尔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

伯姆:我必须强调一点,我认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总统科勒是欧洲国家中为数极少的最了解非洲的领导人。他们知道,非洲需要什么,如何帮助非洲。当我不久前发生车祸时,默克尔还亲自来医院探望我,令我非常感动,那时她正在非洲进行国事访问。我希望,欧洲其它国家领导人也能象他们一样。

德国之声:您对德国的非洲政策感到满意吗?

伯姆:我认为,德国在非洲的政策愈发成为他人效仿的榜样。总统科勒曾亲自参观过我们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项目,以后我俩之间逐渐发展了个人友谊。

Freies Bildformat: Hunger in Afrika, unterernährtes Kind in Niger

志在消除贫富悬殊

德国之声:您曾表示,对非人道的,不公平的贫富间悬殊之大的愤怒是您如此投入帮助弱者工作的动机所在。那么今天,您的这腔愤怒是否有所减弱呢?

伯姆:我不得不直言,我的愤怒情绪没有丝毫减弱。这是我最原始的动力,时隔数十年后的今天依旧不变。

渴望中国

Hotel Jianguo Hotel Beijing

北京建国饭店

德国之声:您始终在外奔波,为筹集资金四处做报告。请问,您所领导的救援组织的经济状况运作如何?

伯姆:人们的捐款热情令人感动。我们在奥地利、瑞士和德国设有自己的机构,总部当然在慕尼黑。这三个国家居民捐赠的款项令我非常满意,满足了我的心愿。对此,我深感荣幸,在此对募捐的每一位表示感谢。另外,我很想利用这次采访的机会,说几句有关中国的心里话。我与罗密-施奈德一共合拍了四部影片,其中的“茜茜公主”三部曲得以走红。德国人中有不少人认为,这部影片是肤浅之作,是中国人最先认识到“茜茜公主”作为出色的娱乐片的价值。在拍摄“茜茜公主”三部曲中的第一部时隔53年后的今天,中国电视台再度播放这部影片令我感到非常荣幸。

德国之声:“茜茜公主”在中国非常走红,尤其受到年轻姑娘的青睐。

伯姆:仅仅受到年轻姑娘的喜爱吗?那我得小心了,不要让我的夫人晕倒在地。

Karlheinz Böhm

伯姆和夫人合影

后继有人

德国之声:您不可能永远马不停蹄地外出做报告,筹集资金。如果有一天您不能再外出活动了,谁来接替您的工作呢?

伯姆:我的夫人。我有幸与现在的夫人-一位埃塞俄比亚女子,名叫阿尔马兹结为夫妻,对此我感激不尽。埃塞俄比亚让我找到了我毕生梦寐以求的女人。阿尔马兹译成德语是钻石的意思。我认识夫人时,她还很年轻,现在我们已共同生活了近20年。我们的生活非常美满。夫人讲一口流利的德语,被合法推选为我的接班人。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无法工作了,她会毫不犹豫地接替我的工作的。

德国之声:请问,您还有未了的心愿吗?

伯姆:我最大的心愿是,有一天埃塞俄比亚政府总理对我说,我们不需要您了,我们已完全有能力自行解决自己的问题。

德国之声:您在达姆施塔特出生,在德雷斯顿长大,以后又常年辗转于奥地利、瑞士、德国和埃塞俄比亚之间,请问,您将哪里视为自己的家乡?

伯姆:我在埃塞俄比亚有一栋住所,提到家乡,我认为,我在那里有更强烈的归属感。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