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美国说服欧盟抵制冬奥的努力已经失败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0.12.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专访:美国说服欧盟抵制冬奥的努力已经失败

德国总理肖尔茨刚上任就面临是否和美国一道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的难题。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教授辜学武在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指出,新政府在这个问题上的模糊表态应该是在争取时间和欧盟伙伴协商共同对策。而分析“交通灯”三党联合执政纲领文件中关于中国的表述可以看出,新政府并不打算和中国正面对抗。

BG Merkels letzter Tag

肖尔茨会全面继承默克尔的外交政策遗产吗?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德国大选之前,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曾经表示,不管新政府是谁来主政,德中关系都会经历一段磨合期。如果肖尔茨当选总理,磨合期可能是最短的。现在他的确当上了德国总理,但是对华态度比较强硬的绿党女政治家贝尔博克成了外交部长。在这种情况下,您预计双边关系将经历怎样的摩合呢?

辜学武:其实通过对三党联合执政纲领文件的研究,以及对近一段时间肖尔茨总理的表态进行分析,我觉得这个磨合期可能会更短。执政纲领里面对华的表述整体来讲是非常温和的,虽然中国涉及新疆、香港、台湾的问题都提到了,但都采取了比较折中妥协的方式。
举一个例子,这份文件中提到支持台湾以更多的方式参与国际组织,这是台湾方面很高兴看到的。但这其中还设定了两个前提条件,一个是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第二就是支持台湾参与“事务性的组织”,也就是非主权性质的组织。这其实和中国大陆的态度是一致的,因为北京从来也不反对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只是要以 “Chinese Taipei”的名义参与。
所以可以看出,文件并没有和中国正面对抗,只是用德国的话语表述出来,留下了很多的解读空间。我认为三党在这部分表述中一字一句推敲得很严谨,从德文来看他不是随便写上去的。包括在涉及新疆问题的部分,文件也没有使用美国所提出的“种族屠杀”这个概念,也没有用“集中营”这样的词汇,只用了“人权侵害”(Menschenrechtsverletzungen)这个表述,而且也没说要跟中国抗议,只是说要“沟通”(kommunizieren)。

Deutschland | Live-Talk zur Energie- und Klimapolitik in Berlin | Christian Lindner, Annalena Baerbock und Olaf Scholz

肖尔茨和贝尔博克:对华政策谁说了算?

所以我认为德国新政府上任之后,和中国之间的磨合期肯定还是有,毕竟德国第一次有了一位女外长——贝尔博克,她才40岁,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方刚的时候,对中国的态度也会表现在语言上,会有一些对华比较尖锐的言论。中国必须要接受这一现实,那就是现在德国的执政党内有一批新生代人物,他们对中国的所作所为都不太认同,对中国走的道路也不太理解,肯定会提出批评。但毕竟总理是肖尔茨,他又是另一种风格。所以两国之间的关系肯定需要磨合,但时间不会太长。

专访:绿黄两党“对中国将是巨大挑战”

“大国外交的主导权在总理手中”

德国之声:之前柏林出版的《日报》(taz)曾经援引前总理施罗德的话,把德国总理和外长之间的关系比作“大厨和跑堂”,也就是说总理是外交政策的制定者,而外长只是负责执行。你认同这个比喻吗?

辜学武:这个比喻虽然有点夸张,但从德国的宪政体制来看确实如此。这个体制一方面尊重从“总理原则”,也就是说总理具有最终的政治决策权,另一方面是“专业部门原则”,也就是各部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内要负责任。一个外交部长或者国防部长,虽然来自不同的党派,但一旦进入政府内阁之后,就要受到宪政体制的限制。从实践来看,对大国外交的主导权都是掌握在总理府,对俄罗斯、美国、法国还有中国,都是如此。可能对其他小国家的外交关系上,外交部活动空间大一点,但是对大国的关系总理会把持得非常紧。

德国之声:目前美国带头对北京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媒体也非常关注德国新政府的态度,肖尔茨在日前的记者会上说,暂时不会跟进。当时和他一起出席记者会的绿党和自民党主席的表态也比较模棱两可。这应该算是“交通灯”联合政府在上任之后面临的第一道难题吧。您认为肖尔茨以及他的外长贝尔博克会如何解答这个问题呢?

辜学武:从目前的表态来看,他们还是非常谨慎的。从这个态度可以看出来,第一他们不愿意跟着美国走,但也表示尊重美国的这个决定。为什么会有这样闪烁其词的表态,就是来自新政府在执政风格上的一个改变,即任何重大决策都需要以欧盟统一的立场来发声。他们现在是通过模棱两可的态度来赢得时间,和欧盟其它国家协商,尤其是法国、波兰等。欧盟一定会商议出一个统一的立场来对待北京冬奥会。我觉得他们可能不会完全走美国的道路,但也不会没有任何动作,应该会尽量选取一个让中方和美方都能够接受的方案,至于具体是什么动作,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德国之声:肖尔茨表示,在外交政策方面还是以延续默克尔时代的路线为主。如今他领导的是德国历史上第一个三党联合的政府,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对待中国各有怎样的主张,最终又如何整合成一个德国政府的对华政策呢?什么样的路线会占据主导地位?

Professor Dr. Xuewu Gu

辜学武教授

辜学武:其实可以说他们已经整合成功了。如果读懂了三党联合执政宣言的话,应该可以看出他们是决定继承默克尔的对华政策遗产。要问什么是默克尔的对华政策遗产,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她和中国的三代领导人,尤其是和胡温体制以及现在的习近平、李克强共同打造了中德政府间磋商机制。这是中德双边关系机制化的一个结构,从政治学角度来看,中德关系、默克尔对华政策能否延续下去,就看新政府是接受还是抛弃这个政府间磋商机制。三党的联合执政纲领中简短地提了一句:我们愿意继续中德政府间磋商机制。由此可见,他们会继续走比较务实的外交路线。

“美国试图说服欧洲对冬奥进行抵制的努力已经失败”

德国之声:法国体育部长12月9日则表示,法国不会抵制本次冬奥会。假设最终德国在欧盟的框架内作出决定,不对北京冬奥会实施外交抵制,那么肖尔茨将如何面对来自美国的压力? 

辜学武:其实美国试图说服欧洲对冬奥进行抵制的努力已经可以说是失败了。我们不会看到美国对欧洲就此作出更强烈的反应。因为上周《美欧中国议题对话》公报出来之后我们就能发现,冬奥会根本就没列为一个话题。换句话说,美国可能在宣布(外交抵制)之前就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去说服欧盟一起行动,但是没有成功。法国方面先表态不抵制,这可能会让肖尔茨感到如释重负。因为他刚上任,肯定不愿意打头阵。所以我估计最终德国可能不会抵制,但是为了不让美国难堪,也不会派很高级别的官员参加。毕竟对于欧盟来说,美国是盟友而中国不是。但对于中国来说,德国只要别跟着美国一起明确抵制,你派谁来都好。
如果最终美国不能说服十个以上的国家来参与抵制冬奥的话,可能都不能称之为真正的“抵制”。因为boycott这个概念,是要一定数量的人参与才能算作真正的抵制,比如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当时西方社会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而发起抵制,50多个国家响应,这才是真正的全面抵制。

德国之声:您跟肖尔茨有没有过接触?你认为他的处事风格、执政风格跟默克尔相比,会有什么不同?

辜学武:我跟他本人没有过接触,但是通过一些信息,以及和跟他熟悉的人进行交谈,我觉得他和默克尔有一些相似之处,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就是他们都是出生在北德,默克尔在汉堡出生,后来跟随父母到了东德;肖尔茨就是在汉堡长大的。北德人民特有的憨厚、内敛,虽然不擅演说,但却做事稳重——在这一点上肖尔茨和默克尔是比较相似的,虽然他们是在不同的政治体制下成长的。
但在政治理想的追求方面,他们还是有很大差别的。默克尔在东德长大,教会家庭的背景使她对东德的体制有刻在骨子里的反感。肖尔茨虽然也是“愤青”,但按照现有的一些资料来看,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曾经是社民党青少年组织的领导人物。后来他们这一代人很多都转型为社会民主党人,但他们的政治理念里维护社会公平,提高社会福利还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再看肖尔茨来自的社民党政治流派,是从前面两位社民党总理施密特和施罗德传承下来的。施密特曾经说过,他不认为自己比当时的中国总理朱镕基更懂得如何治理中国,所以他也没有资格去教训对方。所以我觉得作为这个流派的传承者,肖尔茨应该还是会保持这种务实的理念。虽然他在价值观方面肯定不会认同中国的那些东西,但是在和中国打交道的时候,应该是比较平稳的,是寻求和平共处的。
 

辜学武是政治学教授,德国波恩大学政治学与国际关系学终身讲座教授并兼任全球研究中心主任。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