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猪脸识别是否有效? | 科技环境 | DW | 03.03.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科技环境

专访:猪脸识别是否有效?

全球生猪总量的五分之三在中国。也正因为如此,非洲猪瘟在中国的肆虐尤为令人担忧。那么,采用“猪脸识别”真的有助于遏制猪瘟的传播吗?德国之声采访了兽医专家迪克·普法伊费尔(Dirk Pfeiffer)。

德国之声:中国是怎样将脸部识别软件用在猪身上的呢?

普法伊费尔:阿里巴巴等大型公司在人工智能方面已经积攒了很多经验。他们正在研制这方面的技术,并在一些农场开始推行这些技术。

德国之声:他们只是对猪进行识别编码,比如,猪1号,猪2号等等。还是会通过对猪脸部的识别来确认这头猪是否是病猪或者受到了传染呢?

普法伊费尔:要想确定一头猪是否生了病,必须要经过更多的步骤。但通过软件监控,可以确定猪的行为是否发生了变化。通过对一头家畜的软件监控可以确定它的行为和体温的变化,从而确定它是否比其它家畜更经常得病或者被传染。但是,这一软件并不是专门针对非洲猪瘟的。我们在养牛场也使用了类似的技术,以监测母牛怀孕及分娩的情况。

德国之声:您所说的家畜监控系统也包括摄像头和定位软件吗?

普法伊费尔:没有,这里只使用了传感器,毕竟这里涉及到的都是大型家畜,在它们身上携带传感器很方便。

德国之声:中国猪的数量是多少,其中有多少受到了非洲猪瘟的影响?

普法伊费尔:全球生猪存栏的大约60%在中国,超过十亿头。中国的养猪面积相当于法国、德国、荷兰、甚至包括西班牙的总和。而且,中国养猪的密度也非常之高,在西班牙、意大利、荷兰、丹麦、德国和波兰等国,也有局部地区有这么高的养猪密度,但是像中国这样,在如此大的面积内有如此高的养猪密度却是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我们不清楚目前有多少头猪受到了猪瘟病毒的感染。我们只能希望我们得到的信息能够较为真实的反映当地猪瘟的实情。

德国之声:既然在猪耳上钉一个标签,就可以达到识别猪的目的,那么使用"猪脸识别"软件又有什么特别的优势呢?

普法伊费尔:首先标签有遗失的可能性。此外,佩戴标签的过程,你必须要和猪有近距离的接触。而如果"猪脸识别"技术能达到标签的精确度,那当然是一个进步。此外,软件并不像标签那样仅局限于识别身份,它还能记录到家畜的活动轨迹、行为变化,它进食如何?睡眠休息的情况如何? 这是饲养者更想知道的信息。

Medizin l Dirk Pfeiffer, Tierarzt (privat)

菲普法伊费尔现在常住香港

德国之声:实现用软件监控猪的目标还有多远? 5年? 10年? 或者永远都达不到目标?

普法伊费尔:距离目标已经很近了。在家畜养殖领域,我们距离目标应该更近。在人脸识别领域,我们似乎离目标很近,但这也就引发了一些数据保护方面的问题。但是,对家畜采用识别技术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但是,无论这些创新技术多么好,我们仍需要看到客观的科研报告。这样我们才能确信,软件确实能够准确的识别家畜以及相关的信息,而不会发生错误。迄今为止,我还没看到"猪脸识别技术"达到了这个水平。对此,需要进行科学调研拿出报告。

德国之声:接下来会实施"鸡脸识别"?

普法伊费尔:中国确实有一家公司推出了类似项目。你可以在该公司的网络平台上查看一只鸡的状况,你可以获取有关这只鸡的所有信息,也可以购买一只小鸡。该公司宣称,他们使用了先进的人工智能,能够确保对鸡的准确无误的识别。

但我还是要重复刚才谈"猪脸识别"时的观点。我必须看到科学性的论证结果,来证明这一切是可靠的。我并不是说,这一切是不可能做到的。五年之内,通过软件进行家畜识别的可靠程度,可能会达到耳签的水平。但眼见为实,我必须要先看到科研试验项目的结果。

 

迪克·菲普法伊费尔是德国人,在新西兰获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伦敦皇家兽医学院,现在常住香港。曾在肯尼亚、索马里、马来西亚以及泰国从事专项研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