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特朗普or习近平 世界人民会选谁? | 评论分析 | DW | 04.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专访:特朗普or习近平 世界人民会选谁?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首次在中国与该国领导人习近平会面。中国问题专家戴博(Robert Daly)认为,届时国际观众对这两个人的比较将会特别重要。

德国之声:十九大刚结束不久,美国总统特朗普作为会议后的首位国家元首访华。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首次访华有何重要意义?

戴博:我觉得如果是从十九大结束这个角度看,那么(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已经宣布中国"进入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因此,我觉得习近平会利用特朗普访华,尤其在中国国内观众眼中进一步提高其地位。营造"万邦来朝"的景象-- 美国超级大国的领袖到中国来,和习近平有平等地位。因此我觉得,对中方而言,中美关系在这次会晤中是次要的,中国政府想要传递的信号、要讲的故事是习近平以及中国在习领导下的伟大。

德国之声:那么特习会中,双方都想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

戴博:我觉得,习近平不会想要得到太多东西,就是一个在全世界做宣传的机会。他对特朗普的要求就是不要提出太过分的要求。当然,近日美国商务部再次认定中国属非市场经济体。这一点一定会令习近平不满,他一定会和特朗普提到这个问题。特朗普一定会谈朝核问题:中国有无可能施加更多压力使平壤放弃核武。但是,我觉得,这次在北京不会有太大的进展。另外,特朗普也会在美中贸易逆差问题上所谓的施加压力。可是,不清楚的是特朗普到底能如何施压。因为习近平认为现在的经济情况有利于中国,而用线性外推预测的长期趋势也有利于中国,所以习近平从自身角度而言,没有太多理由对特朗普作出任何让步。

当然,双方官方最后肯定会说有结果。但结果是虚还是实,我们要自行判断。我相信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

他们也许会对一些正常的交易进行包装,就像他们在佛罗里达宣布的"百日计划",都是自欺欺人的包装。我认为,这次首脑峰会最重要的观众既不是中国的,也不是美国的。而是全世界的领导人、媒体和民众,他们会将两个超级大国的领袖放在一起做对比,也会比较两人所代表的国家综合实力的未来倾向。有一部分人要作出决定:这两个国家中将来哪个实力更大。这些国际观众及其印象,比中美国内的观众要重要得多。

特朗普在美国的支持率达历史性低点,其俄罗斯竞选丑闻也在不断发酵。相反,习近平在国内的支持率,至少看上去很高。他要给大家一个"我可以掌控一切"的印象,虽然他并不能控制一切。欧洲民主国家可能比较排斥专制,但是中美两国的竞争是世界范围的,俄罗斯,中亚,拉丁美洲,非洲等全球人民都将在两种制度和两种领袖之间做一个选择。

Robert Daly, Direktor des 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 am Woodrow Wilson Center (Woodrow Wilson Center/2013 Kaveh Sardari)

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戴博

德国之声:中国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近日抱怨称,特朗普访华前,美国政府没有为围绕中美两国经济关系失衡的谈判做好充分的准备。既然没有做好准备,那双方会面,特朗普必然处于弱势?

戴博:虽然特朗普非常尖锐地批评过中国的经济政策,例如说"中国强奸美国,中国抢走美国就业机会"等,但其实他的胆量没那么大,这次他去中国,中国给他准备的红地毯,将比历届美国总统走过的都更宽,更厚。中国领导人觉得他们可以讨好特朗普而操纵他,换言之,他们不怕特朗普,觉得他是纸老虎。到现在为止比较成功地左右了他。而且他们有把握可以继续这样做。

德国之声:那您认为他真的会被这种超国事访问待遇所左右吗?

戴博:很可能被左右。但是,也有消息称,他在越南的演讲将会警告中国,也要说服其他国家,中国的崛起,发展和政治野心将是他们最大的威胁。每次两国首脑互访,媒体都会大幅报道。而关键其实是特朗普回来之后,是否会制定一个针对中国或东北亚的长期战略计划。这是最关键的。不是他在北京做什么,说什么。因为他们都会比较客气。

德国之声: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近日表达了对中国崛起的担忧,而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则回应说:任何国家都无法围堵中国,这种互相"喊话"的情况下,会谈将依旧客气地进行?

戴博:回想一下上次两人会面有关习近平喜欢巧克力蛋糕的言论,我想,很可能还是这种亲切,互相尊重的气氛,还是这些空话。我不认为特朗普会在北京,在习近平作东的情况下挑战中国,可能离开之后会挑战,其实华盛顿和北京都很清楚,虽然美中是竞合关系,但是竞大于合。这是国际战略,经济和价值观的竞赛: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要求自由,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这些国家则要非自由的国际秩序。这是问题的关键,而这次会议也不会改变什么。

德国之声:最后请您展望一下会谈之后的中美关系。

戴博:因为他们还是互相不信任。尤其是亚太地区正在展开地缘政治的竞赛。现在美国国会跨党派议员已草拟一份法案,将扩大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审查外企投资美企的范围,限制中资企业大肆并购美国企业。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一致认为要强调互惠,他们觉得中国占了很多年的便宜。中国公司将不再允许做美国公司不允许在中国做的事情。这个气氛越来越清晰。我估计,2018年,中美关系最大的新发展就是限制中国在美国并购企业的能力。除非中国进行真正的改革和对外开放。如果美国在华投资的条件得到改善,美国可能不会走这一步,但是我认为,习近平领导下,中国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戴博(Robert Daly)是伍德罗·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他也曾担任美国新闻总署驻华外交官,参与和主持过多个中美合作项目。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